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52章 一年前,慕容雪的遭遇(2)
    颜色不一的毒蛇像蚯蚓般缠绕在金发女人的手臂和腿上,就像带着的一圈圈疯狂扭、动着的花环,看上去格外渗人。

    “喂,喂?”

    慕容雪试探着喊那名金发女人,想要弄清楚自己怎么会在船舱里,她记得自己明明在沙滩上漫步的呀!

    然而慕容雪一连喊了好几声,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眼前的金发女人根本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只见她瞪着眼睛僵硬在地上,再没有半点动静,也不知道是被蛇给咬死了,还是被活活吓死的。

    慕容雪害怕地咽了下口水,心寒到犹如坠入无间地狱。

    向来被娇生惯养的她哪里见过这种阵势?吓得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挪开眼睛不去看血腥的一幕,然而眼睛都不停控制,目怔怔盯视着那个金发女人,看着殷红的鲜血顺着毒蛇的血盆大口渗出来,没一会儿就将白、皙的女人染成了个血人。

    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在狭窄的船舱里蔓延起来,熏得慕容雪喉头干呕不已,却又因为害怕强忍着。

    她生怕自己的任何举动都会招来那些毒蛇,强忍住了身体和感官上的所有不适应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渗人的一幕并没有因为慕容雪的默然而停止,那些毒蛇依旧在疯狂噬咬着金发女人,没一会儿就将金发女身上给啃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慕容雪只觉得遍体生寒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掉入这样恐怖的地方的,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似得,两腿无力到几乎瘫软。

    “沙沙,沙沙沙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啃噬声,金发女人像残破的布娃娃,被那些血盆大口啃得没了人形。

    慕容雪忍住冲口而出的作呕感,瞪着酸涩的眼睛被迫看着一切,心里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,等那些蛇啃厌烦了金发女人,大概就轮到她了吧?

    呵呵,娇生惯养的她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居然会以这么凄惨的方式死去……

    脚下的颠簸依旧,晃得慕容雪头晕眼花,她已经隐约猜了个大概,应该是落单的自己被罪恶的人贩子给盯上,然后打昏绑了过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人贩子简直毫无人性,难道把人绑来,就是为了喂这些毒蛇的?

    人心简直太险恶,就像不能见光的暗冰,隐藏在黑暗中酸腐发臭……

    慕容雪眼睁睁看着刚才还能微弱呼救的金发女人,在自己眼前变成具残缺不全的尸体,脸上满是绝望的嘲讽。

    她已经默默接受了自己即将被毒蛇咬死的命运,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蛇群肆虐了好一会儿,显然对金发女人不感兴趣,纷纷从她身体上掉落,朝着慕容雪所在的位置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过来!你们滚开!”

    慕容雪惨白着脸拼命摇头,身上蹿出一身冷汗,她不要死!她不要以这么悲惨的方式死去!

    然而她的拒绝并没能停止蛇群前行的步伐,那些冷血的东西扭着身体,缓缓朝慕容雪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滚开!滚开!”

    慕容雪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快要崩溃,歇斯底里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尖叫声就像美味的诱饵,令蛇群前行的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些冰冷的毒蛇就快要爬到自己脚步,慕容雪控制不住地厉声尖叫起来,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鬼叫什么?妈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原本密闭的船舱突然别打开,走进来一名矮胖的油腻男人。

    他手里握着手电,凶巴巴瞪视着慕容雪,“想要活命就给老子闭嘴,不然直接把你给丢进太平洋!”

    眼前男人的出现令慕容雪瞬间精神起来,就像溺水的人见到了救命稻草似得。

    她立即冲这个长相龌龊的男人求救起来,“救救我,拜托你救救我,有蛇!有蛇啊!”

    慕容雪说话的功夫,男人已经将室内给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嘟嘟囔囔走进来,“妈的,怎么被这些东西给跑出来的?靠,还被咬死了一头羊,这下亏本了!”

    男人嘴里说的“羊”,指的并不是真正的羊,而是早已经被咬到血肉模糊的金发女人。

    慕容雪心知肚明,连声哀求起来,“救救我,拜托你救救我,我不想死!我不想被毒蛇咬死!”

    男人贱兮兮看着吓得满脸都是泪痕的慕容雪,低声笑起来,“想要我救你也行,可是你必须要有筹码给我交换吧?说吧,你有什么资本?”

    看着脚下不断匍匐靠近的游蛇,以及男人明显不怀好意的目光,慕容雪狠心咬牙道,“只要你救了我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

    眼下她就是待宰的羔羊,早已经看穿了男人赤果果的欲、望,答不答应结果只怕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而困境中的女人,唯一能拿来当筹码的,也只有自己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活下去,这些都不是问题!

    男人貌似十分欣赏慕容雪的识时务,咧嘴笑起来,“呵呵,倒是个聪明的妞儿。放心,既然你这么求我,我怎么舍得让娇滴滴的你死去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从船舱里拎起一瓶灭火器似得东西,拧开口子喷在那些毒蛇的身上。

    随着那些干冰似的东西喷出,船舱内多了股难闻的腥涩味道,呛得慕容雪无法呼吸,不过也成功令那些毒蛇停了下来,就像被定格似得冻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搞定毒蛇的男人将船舱的窗户打开了扇,更多的月光透了进来,里面更光亮了些。

    男人弯下腰,抱起那具被啃得血肉模糊的尸体,将她从窗户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通!哗啦!”

    隔着船舱,慕容雪明显听到了重物坠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白了白,知道那个被毒蛇咬死的金发女人,只怕已经坠入到了苍茫的海水中。

    而她呢?等待着她的,又将是怎样的命运?

    慕容雪还没来得及想好,刚处理完尸体的男人已经大咧咧走过来,伸手就将慕容雪掀翻在地,“现在,是你付出酬劳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慕容雪重重摔在地上,瞬间头晕眼花起来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