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55章 老子这辈子就认定你了…
    这些船有落单的渔船,有走私的小货轮,甚至还有些环保科考的船只。不管它们是什么用途,一旦被慕容雪和洛哲撞到,结局只有一个,那就是被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而慕容雪也渐渐变得跟洛哲一样心狠手辣,好几次都亲手处决了人,然后再把他们的尸体给抛入水中。

    学坏实在太容易,慕容雪逐渐迷恋上了这种对别人性命有着生杀大权的滋味,在杀人的路上一去不返,且乐此不疲!

    白天她围着洛哲各种出谋划策,打劫洗掳各种船只,在笑声中看着血肉横飞,然后再将尸体丢入水中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她竭力讨好洛哲,用自己的身体彻底迷倒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唯有等夜深人静时,那才是属于慕容雪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常常整夜整夜睡不着,看着身旁睡着的洛哲,眼泪不知不觉滚下来。

    慕容雪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公主,可是现在却沦落成了杀人越货的海盗,这一切的悲剧都源于自己爱错了人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自己不是疯狂迷恋云毅,又怎么可能会一怒之下嫁给齐宇?

    如果不是和齐宇离婚,又怎么会想到放松心情来到异国他乡被绑走?

    而为了活下去,她只能逼着自己委于虚蛇,假惺惺和根本不爱的人各种如胶似漆,直到双手沾满血腥。

    而这所有一切的一起,慕容雪认为都是因为自己爱错了人!

    当她像牲口般被人凌、辱时,自己痴迷了多年的云毅又在做什么呢?大概在和冷月那个恶心的女人如胶似漆吧?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儿,慕容雪的心就愤懑刺痛,恨不得冲到冷月面前,把她给捅成个血窟窿!

    大家都是女人,冷月到底有什么好,被云毅那么爱护?!

    凭什么她像根不值钱的破草,想被谁羞辱,就被谁羞辱?!

    慕容雪半点都不甘心,妒恨和愤懑令她疯狂,把自己所有苦难的根源都算在了云毅和冷月的头上!

    慕容雪的遭遇有多凄惨,她心里的恨意就由多疯狂!

    她发誓只要她慕容雪活着,就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安宁!

    她要报复!她一定要狠狠报复!

    只是眼下她还没有时机,必须等收复眼前这个男人的心,才能让他为自己所用!

    决定隐忍的慕容雪耐心等待着时机,辗转间,已经跟着洛哲在海面上游走了大半年。

    因着当海盗的缘故,她的枪法越来越娴熟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弹无虚发。

    而血腥的杀戮增长了她近身搏击的机能点,洛哲甚至专门送给她一把短刃,让她专门用来割喉。

    杀戮使慕容雪快速成长,心肠越发冷硬如霜,而且越发歹毒。

    而在慕容雪的期待下,一场火拼意外到来,桀骜阴鹜的洛哲撞上了另一帮海盗,双方在海面上展开生死搏杀。

    搏杀是惨烈的,猩红的血水染红了海面,船舷边掉落了数不清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场浩劫以洛哲惨败告终,他的手下几乎死伤殆尽,对方也被拼杀的不剩几个人。

    最后,洛哲被持枪的对方逼到船边,眼看就要中弹身亡,是慕容雪拼死将他撞下海,然后纵身跟着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慕容雪之所以如此决绝,是想从绝境中拼出生机。

    她清楚的知道如果洛哲死了,自己只怕也很难活下来,还不如一起坠海,还有机会博个未来。

    慕容雪的估算并没有错,洛哲虽然负伤,但是在海上叱咤多年的他并不是吃素的,落水后就带着慕容雪捞到一块破碎的甲板,在对方的枪声中游走。

    自此后,洛哲彻彻底底爱上了慕容雪,认为她是真心实意爱着自己,才会愿意跟自己一同赴死。

    洛哲不知道的是,支撑慕容雪跳下海的并不是拳拳爱意,而是心里辗转放不下的刻骨恨意。

    她终于熬到了洛哲跟她上岸,携带着仇恨归来的她,必定要掀起阵血雨腥风,才对得起自己在海上的那些磨难。

    “东西买回来了,都是你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正站在窗边回忆着不堪的往昔,身后突然传来洛哲的声音,原来他已经买好了吃的回来。

    洛哲的出现将慕容雪从回忆中带回来,她迅速收拾掉眼眸里复杂的心虚,冲洛哲露出抹甜甜的笑,“还是你对我好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因为你是我的女人!当年你肯跟着老子一起跳海,老子这辈子就认定了你!”

    洛哲笑着说着,看向慕容雪的眼里满是喜爱。

    他见惯了杀戮,性格早就被血腥历练的残忍嗜血,不过对慕容雪的喜爱,却是发自内心的真挚。

    慕容雪立即奖赏地在洛哲脸上亲了口,“这可是你说的,什么时候都不能后悔哟!”

    洛哲大手搂住慕容雪的腰,带着她来到沙发上坐下,然后帮她拆开刚打包回来的食物,“你先吃点垫垫,我买了些新鲜的海鲜,现在就去烧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他们常年住在海上,早就习惯了海鲜的味道,几天不吃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因此洛哲决定亲自下厨。

    慕容雪根本就不喜欢海鲜的腥味,不过仍是笑得格外开心,“好,我好几天没吃,正馋着呢!”

    “小馋猫,等下就喂饱你。”洛哲轻拍了下慕容雪的脸,转身拎着刚买的海鲜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等洛哲做好饭出来,慕容雪正抱着刚醒来不久的齐睿,“睿儿乖,睡了很久是不是很累?妈咪抱抱啊!”

    之前为了顺利从商超内抱走齐睿,洛哲用了麻醉药,令小小的齐睿足足睡了十个小时,这会儿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年幼的齐睿睡得昏沉沉的,眼里根本没什么精神,困倦靠在慕容雪怀里,眼皮耷拉着,明显药效还没完全褪去。

    他异常的乖巧却令慕容雪心花怒放,抱着齐睿向洛哲炫耀起来,“看看,到底是我儿子,乖乖被我抱着,真乖!”

    洛哲伸手过去拍了下齐睿的脸,似笑非笑道,“也是我儿子,妈的,这次当了便宜爸爸!你的肚子什么时候争点气,赶紧给老子也生一个!”

    慕容雪压根不想再生孩子受罪,跟洛哲在一起后,就偷偷做好了避孕措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