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哲跟着穿好衣服,猛地拉开卧室门,就看到齐宇正气定神闲地坐在真皮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慕容雪想到自己刚才在屋里跟洛哲亲热,很可能声音都被齐宇给听了个一清二楚,顿时气急败坏,“齐宇,你居然摸进来偷听,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脸?呵呵,我才没有功夫关注你的私生活。”齐宇好整以暇地翘起二郎腿,一脸倨傲道,“我是来接睿儿回家的,识相的就赶紧把他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睿儿不是商品,他是我的儿子,我有权利带走他!”慕容雪气冲冲瞪视着齐宇,伸手指向楼梯,“现在请你出去,不然我就告你深夜非法入侵!”

    齐宇不但没有走,反而从口袋里掏出根精致的雪茄,悠悠点燃后吸了一口,然后轻飘飘吐出来,“好啊,你尽管去告,也省得我忙着找*,控告你绑架儿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慕容雪被气得破口大骂起来,“齐宇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,赶紧给我滚!不然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齐宇已经恶狠狠切断手里的雪茄,重重丢在桌上,“慕容雪,是我看在曾经夫妻的份儿上一再忍让,你不要得寸进尺!赶紧让我带走睿儿,不然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看着脸色变得阴鹜起来的齐宇,慕容雪并没有半点怯懦,而是轻蔑冷笑起来,“我说过了,睿儿是我的儿子,这次回来就是专程带他离开的,你愿意也得愿意,不愿意也得愿意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是谁?慕容雪,不要败坏掉最后一点点昔日的情分!”齐宇大咧咧撂下警告,“如果你觉得身后这个男人可以帮你挡住我的势力,那你尽可以试试看!”

    洛哲察觉到了齐宇轻视的目光,挺直脊梁走了过来,“你以为自己又有什么了不起?雪儿是个母亲,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本带走孩子!”

    齐宇倨傲地白了洛哲一眼,“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,滚出去!”

    虽然洛哲一看就是凶神恶煞不好惹的样子,不过齐宇并没有把他当回事,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举动直接激怒了原本就沾满杀戮的洛哲,直接弯腰捡起地上的花瓶,狠狠砸在大理石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细瓷花瓶这次终于应声而碎,洛哲手里握着花瓶茬子,眼神凶狠地指着齐宇,“立即从这里出去,马上!”

    在楼上寻找齐睿的助理听到楼上的喧哗声,三两步冲过来,“齐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齐宇轻轻拜了下手,示意助理不用紧张,站起来扯开自己的领带,冲洛哲摆出攻击的架势,“看来有必要练一下拳脚,你才知道自己在跟谁大呼小叫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在一旁冷眼讥笑了下,悠然抱臂坐在沙发上,等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她知道齐宇很能打,不过真跟血雨腥风中过来的洛哲对打,齐宇根本就是在找揍。

    洛哲本来就是个狠角色,听到齐宇邀战的话轻蔑一笑,丢下手里的花瓶茬子,抬脚就朝齐宇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他横踢出去的脚带着风,直接砸在齐宇防护的手臂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齐宇差点被重踢到后退,稳住身形后心神一凛,这才知道自己遇到了对手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轻敌,立即调整好状态,全力以赴跟洛哲在二楼的大厅里对打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实战的好手,齐宇之前是搏击俱乐部的常驻金腰带,拳风虎虎生威,可以算得上是以一挡百。

    不过他遇到的人是杀人如麻的洛哲,就算经验再丰富的实战,在习惯杀人的招式下,也必然会吃亏的。

    两人缠斗了一会儿,齐宇就挨了洛哲几记狠拳,嘴角渗出血迹来。

    看到齐宇明显受了伤,却仍旧强撑着跟洛哲对打,慕容雪嘴角满是不屑,冷哼了声道,“齐宇,不要再不自量力了。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儿上,你现在离开,并且保证不会再来要睿儿,我保证不让洛哲再伤害你!”

    齐宇没想到自己遇到了狠角色,吃了闷亏后却始终不改初衷,“做梦!睿儿是我的儿子,你别想带走他!”

    洛哲眼里浮现杀机,抬脚就踹向齐宇的脐下三寸。

    这一招格外狠辣,分明是想让齐宇断子绝孙!

    齐宇闪身避过,手已经从腰后抽出手枪,直接顶在了洛哲的太阳穴上,“卑鄙!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对打,你拿枪出来,不知道是谁卑鄙!”慕容雪没好气地瞪了齐宇一眼,不服气道,“就算你赢了也胜之不武,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服不服是你的事,跟我无关,我只带走睿儿就好。”齐宇说着不屑地看向慕容雪,“他是个杀手吧?出手狠毒阴损,跟着这样的人,你以后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住嘴!我以后会怎样,轮不到你来议论!”慕容雪不服气地瞪着齐宇,“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想要带走睿儿,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吧!”

    齐宇兴趣缺缺摇头,“慕容雪,我们昔日的情分已经被你彻底挥霍干净,以后你好自为之吧!睿儿我今晚是一定要带走的!”

    说着,齐宇扭头看向自己的助理,“去隔壁房间找找,把睿儿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助理点点头,朝着走廊上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异变突起!

    被枪顶着太阳穴的洛哲趁着齐宇不备,左手迅速抽出了腰带里藏着的匕首,直接刺向齐宇的肋骨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刀光起,血光现!

    这一刀洛哲刺得凶狠快速,齐宇压根没有任何防备,等感到疼痛时,匕首已经锋利没、入了体内。

    他愕然低头,看着肋下那把匕首,下意识想要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然而凶残的洛哲既然得手,又怎么会给齐宇反击的机会呢?

    这些年洛哲就是凭着临危时的反杀,才能一次次在海上亡命纵横。

    论起真正的卑鄙来,养尊处优的齐宇自然不是心思歹毒的洛哲的对手。

    趁着刺中齐宇的时机,洛哲夺回手枪,轻蔑地顶在齐宇脑门上,“呵呵,齐少?我呸!识相的赶紧滚,不然我就打爆你的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