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60章 齐宇失血过多,在抢救…
    齐宇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疏忽,吃了这么大的闷亏。

    肋骨下的匕首刺得他疼出一脑门子汗,不过依旧强硬的跟洛哲对视着,“做梦!把睿儿还给我,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!”

    “哈!”慕容雪幸灾乐祸翻了个白眼,冲齐宇的助理挥挥手,“还愣着干什么?不赶紧把你们家齐少送医院,难道等着他流血而亡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!你们等着!”助理气得不行,他快步来到齐宇跟前,赶紧把他往外搀扶,“齐总,我认为我们还是先离开的好,我去通知我们的人,你需要立即去医院医治。”

    齐宇固执地不肯离开,“不行,我要带走睿儿!”

    “做梦去吧!”慕容雪恶狠狠瞪着齐宇,“劝你走是为你好,你不要执迷不悟死在这儿,害我背上杀人凶手的恶名!告诉你,只要我活着,这辈子都不可能让你带走睿儿的!”

    “齐少,留得青山在,才能有柴烧啊!”助理低声劝着齐宇,“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,再从长计议的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助理才提高声音,“走吧齐总,你这伤势太严重,不能再拖下去了!”

    不是助理太胆小,而是齐宇肋下那根匕首实在刺得太深,鲜血汩汩不停躺着,已经将齐宇的身体给染红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样的伤势,如果去医院晚了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,与公与私助理都必须劝阻齐宇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其实助理担忧的事请,齐宇又怎么不知道呢?

    洛哲那一刀齐柄没、入,身体的疼痛几乎要将齐宇给撕、裂,尤其是伤口处不停流淌的鲜血,更是令齐宇清楚感觉到了体能在飞速流逝。

    齐宇犹豫了下,眼睛看向走廊紧闭的房间门,不甘心地扭过去头,“走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助理长长松了口气,立即扶住受伤的齐宇朝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鲜血从齐宇身上流淌下来,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,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啊,”慕容雪注视着齐宇离开,得意洋洋笑起来,“齐宇,好好养伤,咱们毕竟夫妻一场,我可不想看到你这么年轻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对了慕容雪的嘲讽,齐宇只当看不到,刚才确实是他太轻敌了,才会被洛哲反制。

    现在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,部署人手把这栋小楼给围起来。

    助理扶着齐宇下了楼,这才敢低声询问起来,“齐少,缪春花呢?我怎么没看到她在?”

    齐宇阴沉着脸看了眼楼上,并没有回答助理的话,而是轻声催促道,“走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体力不支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下更是吓得助理六神无主,硬是扛着齐宇上了车,快速朝着医院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齐宇的伤势太严重,直接被助理送进了急救室抢救,担心的助理原地打转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而此时慕容雪住着的小楼里,洛哲正在帮慕容雪打包东西,“我们真的要走?他已经受伤了,而且流了那么多血,肯定要养很久才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现在他受伤,正是我们离开的好机会!”慕容雪果断下着指令,“咱们必须现在离开,免得等下齐宇养好伤掉转头来对付我们。刚才是他太轻敌,不然没那么容易被你得手的。”

    洛哲很不满慕容雪当着自己的面称赞齐宇,抬手打了下她的屁股,醋味十足道,“所以你舍不得他?还对这个前夫恋恋不忘?”

    在海上横行无忌惯了的洛哲十分粗野,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,从来都不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慕容雪察觉到洛哲心情不爽,连忙伸手捏捏他的脸,“瞎说什么呢?这怎么可能嘛!我最爱的是你,无论是体能还是技术,你都比他强一百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得了慕容雪的奉承,洛哲的脸色这才舒缓了些,“哼,最好是这样。你既然跟了我,就是我的女人,不能再对任何男人动心!如果被我知道你有二心,绝对会活剥了你。”

    洛哲的话令慕容雪打了个冷颤,脸上笑得更加甜美,“我又不是傻,怎么可能会舍掉你这个大宝贝,却照搬别的小弱鸡呢。乖,你是我的最爱,我们不是说好了,要带走睿儿,然后再去海上快活的么?”

    回来Y国之前,慕容雪就跟洛哲做好了功课,答应他只要他帮自己抱回齐睿,她就跟着他重新在海上逍遥。

    洛哲自由惯了,最喜欢的就是海上肆意打杀的日子,听到这话终于来了力气,打包的速度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时并没有带什么,不过这次要带着个幼童上路,要带的东西可就多了。

    洛哲皱眉将齐睿要用到的奶粉这些用具全部打包,然后又塞了些换洗衣服进去,直接拎着箱子下了楼。

    慕容雪抱起齐睿,跟着从二楼下来,两人来到楼外停着的车前,直接弯腰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洛哲说了声,打了个邪肆的呼哨,“咱们继续回海上,继续逍遥快活的日子!”

    车子很快发动起来,踏着黎明破晓前的黑暗,很快消失在慕容怀的私产前。

    黎明前的黑暗浓的像墨,厚重无声,颇有几分山雨欲来的意思,吞没掉远去的车尾灯。

    Y国的上空沉寂似海,一架私人飞机划破云层,降落在云氏别墅前。

    等机舱门打开,云毅抱着小菲凡,右手牵着冷月的手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好意带着她们母女俩去云尚那里度假,谁知道却令冷月亲眼目睹了福妈的惨死。

    而且令云毅更愤怒的是,那个可恶的凶手居然说是受他的指使,蓄意害死福妈的。

    云毅不知道这个居心叵测的人是谁,却清楚感觉到了藏在暗处的可怖心机,那人分明是想让他和冷月反目成仇!

    这件事绝对不能忽视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他都必须揪出那个躲在幕后的混蛋!

    他们回来时忘了时间差,抵达别墅时天还没有亮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沉寂的夜色还是福妈的惨死,云毅的心情十分沉重,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