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月的脸色也十分苍白,情绪仍旧陷在福妈的惨死中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云毅搂着冷月回了卧室,轻轻把仍睡得香甜的小菲凡放入儿童房,这才转过来柔声安抚着冷月,“宝贝,颠簸了这么久肯定很累,再睡一会儿吧?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冷月摇头叹息,眼眸内藏着哀伤,“我只要一闭上眼,就看到福妈惨死在我面前,根本就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冷月红了眼圈,“阿毅,福妈照顾我长大,而我却只顾着自己安逸,忽略了她。如果当时我能拦着她不让她离开,她肯定不会遭遇到这场血腥的劫难,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泪横流的冷月,云毅心疼地环住她的肩膀,把她搂入自己怀里,“乖,你也说了这是劫难,是谁也控制不了的。现在最重要的是振作精神,早点找到杀害福妈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冷月轻轻点头,眼里杀机蓄起,“等我找到那个坏人,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“对,让他血债血偿。现在还没天亮,你还是多少躺一下,”云毅说着,抱着冷月躺在床上,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,“不累也要躺一会儿,陪我躺。”

    冷月知道云毅是不想让自己太劳累,乖巧点头闭上了眼睛,心里翻来覆去的仍是福妈的惨死。

    她们是安葬了福妈的骨灰回来的,等抵达这里时,福妈已经过世了整整两天。

    冷月不知道两天前是谁这么歹毒,但是她发誓一定会把那人给找出来,然后用锋利的狼牙啃断他的喉咙!

    她发誓,一定会为福妈报仇雪恨!

    心里想着这些的冷月闭着眼睛,肩膀被云毅有节奏地拍着,渐渐迷糊起来,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梦想。

    一直在观察她的云毅确认冷月睡着,这才无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对杀害福妈的凶手一无所知,心里恨不得把那人给找出来剥皮抽筋,这样才能一解心头之恨!

    因为自从福妈过世后,冷月的心情都极度郁郁,令云毅十分的心疼。

    云毅眉头微皱,扭头看向窗外依旧深沉的夜色,知道距离黎明还有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他决定暂时眯一会儿,等天亮后就着手去寻找杀害福妈的凶手!

    云毅跟着闭上眼休息,恍惚间正想睡着,突然听到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看向身旁的冷月,生怕她会被突兀的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好在冷月仍睡得很沉,并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云毅这才松了口气,拿起手机朝阳台走去,看都没看摁下接听键了,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云总,拜托你救救我们家齐总,他现在急需RH阴性血,可是医院血库极度缺乏这种血!我知道你是这种血型,只能打电话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电话里响起齐宇助手急切的恳求声,“云总,我们家齐总受伤很严重,如果再不能及时输血,性命就危在旦夕啊!”

    咋然听到这个消息,云毅被吓了一大跳,“齐宇受伤了?在哪里?我立即赶过去!”

    “就在市人民医院急诊室,医院里所有的RH血都拿了过来,可是还缺最关键的600c。”齐宇的助手慌得不行,“云总,我知道这可能会为难你,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,我们齐总他……”

    身为齐宇的助理,他知道云毅的身份金贵,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根本不会打这个求助电话的。

    毕竟普通人输血最多才能输400c,可是现在齐宇需要的却是600c,这样肯定会对云毅的身体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就在齐宇助理慌里慌张生怕被拒绝时,云毅一口答应了下来,“等我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云毅就挂了电话,快步走到冷月床边,低头轻吻了下她的脸颊,柔声说道,“宝贝,齐宇生病住院,我去探视下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冷月睡得迷迷糊糊,轻轻点了下头,并没有听清云毅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而云毅交代自己的去向后,直接大步下了楼,钻入车子朝市人民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他将车子开得飞快,很快就赶到了市人民医院的急诊科。

    齐宇的助理正焦灼等待着,看到云毅过来立即迎了上去,“云总,你来了!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!”

    云毅直接将衬衣卷到手肘,连声催促着,“没关系,快告诉我输血室在哪儿!”

    他知道齐宇的状况肯定十分危急,因此并没有跟齐宇的助理多费口舌,直接问他要去哪里抽血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云总,请跟我到这边来,还需要做个血型比对。”

    在齐宇助理的带领下,云毅做了最重要的血型比对,他的血型完全可以献给齐宇。

    “抽吧!600c。”

    云毅直接将胳膊摊开,救人重要,他没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齐宇助理满怀感激地看向云毅,“云总,过量的抽血可能会令你身体有些不适,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这点还要不了我的命,救齐宇比较重要,放心抽吧!”云毅毅然说了句,一旁的护士这才敢开始采血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液缓缓流出,云毅这才偏头问向齐宇的助理,“齐宇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得齐宇助理眼睛微红起来,“他是被慕容雪的姘头给刺伤的,那个男人心狠手辣,根本就是想要齐总的命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慕容雪的姘头?”云毅不悦皱眉,他记得慕容雪自从跟齐宇离婚后,就远走国外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   “就是慕容雪的姘头,她偷偷抱走了小少爷,我们晚上摸过去她住的地方时,那个男人就跟她睡在一起!”

    齐宇的助理提起洛哲,满脸都是不屑和鄙夷,“他们怎么搞在一起都没关系,可是千不该万不该,就是不该偷偷抱走小少爷啊!”

    云毅认真听齐宇的助理讲起来,这才知道自己折返的路上,齐宇居然遇到了这么糟心的事。

    他知道慕容雪跟齐宇感情不好,离婚后爱上谁都是她的自由,这点并没有什么值得黑的污点。

    但是慕容雪偷偷抱走齐睿,确实惹毛了齐宇,因为齐睿就是齐宇命,这几年父子相依为命,怎么可能分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