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64章 发现福妈是狼人的身份…
    看到福妈明显不喜欢被叫老,善于见风使舵的慕容雪立即讨好笑起来,“好的福妈,你不要误会,我这是昵称,是对你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尊重不尊重的福妈根本不在乎,因此她脸上并没有露出半点喜悦的样子,只是淡漠问了句,“称呼无所谓,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里?丛林里蚊虫鼠疫太多,并不适合人类久住。“

    这已经是福妈第二次提起人类这两个字了,慕容雪心里更加怀疑起来,聪明地装作没听到。

    她和洛哲轻易吃掉一只大兔子,这才觉得身上渐渐有了几分力气。

    而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下来,看来只有暂住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福妈,谢谢你的烤兔肉,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款待的。”慕容雪嘴甜地说着,然后讨好笑起来,“现在已经这么晚了,我们赶路也看不清,不知道能不能暂时借住在你这儿?等天亮后,我们就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福妈面有难色地犹豫了下,最终轻轻点了下头,“算了,暂时就让你们住下吧。不过明天等天一亮,你们就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,那是当然的,谢谢你福妈,你真是我们的福星呢!”慕容雪夸张地道谢着,脸上讨好的笑容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福妈不咸不淡地别开视线,眼神投向幽幽篝火,又开始思念起冷月和小公主云菲凡来。

    看着福妈不再理会自己,吃饱喝足的慕容雪和洛哲走回了木屋内。

    老实说里面的摆设虽然不脏乱,但是狭小的空间根本不怎么透风,总有种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在加上那块不知道用什么铺就的大床,上面放着大小不一的兽皮,一度令慕容雪怀疑自己来到了远古时代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福妈是跨越时空,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野人,所以才会说出那么古怪的话。

    洛哲并没有慕容雪想那么多,他等着积蓄体力,对于福妈的异常根本不在乎,决定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“睡吧,有我在呢,就算真有什么异常,她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洛哲轻声安抚着满脸惊异的慕容雪,跟她一起躺在了铺着兽皮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两人在海里折腾了这么久,又在山林里好一通艰难跋涉,这会儿吃饱喝足,已经顾不上屋内的条件有多简陋,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慕容雪这一睡就睡了大半夜,等她再次醒来时,就看到外面的月色正好,白花花铺了一地。

    她心里疑虑着奇怪的福妈,看到亮堂堂的月色再也睡不着,索性从床上下来,轻轻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月色溶溶,放佛开了探照灯似得清晰,周围静悄悄的,颇有几分冷清。

    慕容雪来到外面,却并没有看到福妈的身影,她奇怪到不行,不知道除了这间小木屋,那个奇怪的福妈还能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福妈,福妈?”

    慕容雪轻声呼唤着福妈的名字,身体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姿态,生怕自己转过身,就看到张可怖的毛绒绒的脸。

    然而怕什么偏偏还就来什么,就在慕容雪遍寻不着福妈时,一个转身愕然发现身后立着尊身影,被吓得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要过来!走开!走开!”

    慕容雪之所以被吓成这样,是因为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晚上出来,背面居然会窝着一头狼!

    她敢发誓,现在立在自己面前的,绝对是头弑杀的巨狼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要过来,我身上的肉并不好吃,”慕容雪吓得话都说不利索,“这里还有个老人和男人,他们的肉肯定会更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灰狼低低咆哮了声,伸出巨大的爪子,直接将慕容雪给拍倒。

    之前她只是不太喜欢人类而言,如今听了慕容雪的话,更加坚定了人心险恶这句话的真谛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有着明媚笑脸的小女孩,根本就比不上自己的公主!

    她的冷月公主有颗金子般善良的心,而这个女孩,明显丑陋不堪!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。明天一早你们就走,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

    福妈低声说了这句话后,这才倨傲地转身离开,纵身跃跳到门外的这棵歪脖子树上,悄然卧了下去。

    慕容雪整个人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呆滞不已,在她有限的认知里,只有人类才会说话,为什么刚才那头狼居然也会?!

    而且听那头狼话里的意思,分明是要赶她离开!

    愤怒逐渐占据了恐惧,慕容雪越想越气愤,逐渐接受了那头巨狼能说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已经猜出来,那头巨狼应该就是福妈变的,难怪觉得福妈怪异的厉害。

    夜里的风很凉,吹得瘫坐在地上的慕容雪后背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她积蓄了些力气,鼓起勇气看向卧在树上的福妈,拖着僵硬的腿重新回到木屋内。

    慕容雪出去了这么会儿,被福妈能够变成狼的事震撼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偏偏洛哲像头死猪般睡得格外沉,甚至还全程打着鼾,令慕容雪的心情更是郁闷到不行。

    她缩着肩膀躺回硬邦邦的床上,然后怎么都闭不上眼睛,生怕自己一闭眼,可怖的福妈就会冲进来,咬断她和洛哲的喉咙。

    慕容雪怎么都睡不着,眼看着外面的天色一点点亮起来,洛哲全程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挨到天亮,惊惧不已的慕容雪这才长长舒了口气,似乎黎明的到来能够免去一切危机似得。

    福妈并没有像慕容雪担心的那样冲进来,她自始至终都待在木屋外的那棵树上,对慕容雪危难时出卖别人的行为十分不耻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色大亮,洛哲终于伸着懒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奇地看着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慕容雪,奇怪问了句,“你怎么不睡?还是早早就醒了?”

    慕容雪立即搂住洛哲的脖颈,低声说了句,“我好害怕,昨天那个老妇人根本就不是人,她是头狼。”

    洛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轻声笑起来,“这怎么可能嘛!你这是做恶梦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她真的是狼,昨天我半夜起来看得清清楚楚!”慕容雪生怕洛哲不信,急得鼻尖都冒气汗珠,“真的你信我啊!她昨晚被我发现了真面目,警告我说让我们明早必须离开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