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句话像刀子般刺入福妈的软肋,她本来就担心着冷月的安危,这会儿又听到慕容雪这么说,更加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!”

    福妈仰天怒吼了声,恶狠狠瞪向慕容雪,怒不可遏道,“我一定会带走公主,绝对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受伤的福妈就转身朝着森林跑去,目标赫然是冷月居住着的Y国。

    此时的福妈已经完全相信了慕容雪的谎言,她生怕冷月会被云毅伤害,不要命地往Y国赶。

    狼人族只剩下她和公主,她就是拼死也要保护住公主不受伤害!

    福妈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丛林里,慕容雪和洛哲这才长舒一口气,因为终于摆脱了危机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福妈穷追不舍,再没有兵器的他们肯定会被福妈给追咬而死的。

    好在那头狼足够愚蠢,三两句就被骗走了。

    慕容雪心有余悸地坐在地上,擦了下额头的汗,“真是头蠢狼,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,死了活该!”

    洛哲也是一阵后怕不已,轻声责备起慕容雪,“你也是任性,万一刚才一击不中,再被她给反伤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没有么,哼,她带着伤,有一路狂奔,只有死路一条的份儿!”慕容雪朝着福妈离去的方向狠狠吐了口唾沫,恶狠狠的模样俨然是心狠手辣的海盗婆,“没想到世上真有这样的怪物,冷月,等着吧,我会亲手毁了你所有的幸福!”

    之前慕容雪就对冷月妒恨不已,如今无意间猜出了冷月真正的身份,那种妒恨几乎扼住她的喉咙,令她快要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明明她才是最可爱最完美的女人,云毅一定是被狼女冷月给蛊惑了,才会忽视自己选择冷月的!

    如果不是冷月的出现,现在她说不定已经跟云毅三年抱俩,过着恩爱幸福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这些都成了奢望,慕容雪想到自己跟齐宇离婚后的悲惨遭遇,心头对冷月的仇恨更甚。

    仇恨的种子早就悄然埋在了慕容雪的心里,这时只是悄然膨大而已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亲手毁掉冷月所有的幸福,为自己这些年的颠沛流离画上句点。

    刺伤福妈后,慕容雪和洛哲稍作休息了会儿,跟着离开了茂盛的丛林,来到了Y国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得知了冷月的秘密,不过慕容雪并没有急着去揭穿,她要留着这个秘密慢慢玩,将冷月折磨到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而来到Y国后,慕容雪就直接去了齐宇家的别墅,目的就是抱走齐睿。

    如今齐睿已经被顺利抱回来,慕容雪又被齐宇追缉的无论可走,脑海中跳过曾经住过的福妈的那座小木屋,认为那里是处绝佳的藏身处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就去哪儿,我敢肯定齐宇就算想破闹大也找不到哪儿的!”慕容雪得意洋洋笑起来,命令洛哲朝森林进发。

    洛哲赞同地点点头,车子在夜色中快速形式,朝着森林驶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医院里,云毅已经给齐宇献血600c。

    他虽然体质健壮,不过猛地被抽走那么多血,仍旧不可避免的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一旁的齐宇助理感激连连,“云总,真是太谢谢了,我替我们家齐总感谢你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这么多废话,”云毅轻轻挥手,阻止齐宇助理再说下去,“你现在要去做的,是带人把慕容雪给看好了,不要被她给趁机逃了。”

    眼下齐宇受了伤,云毅生怕狡猾的慕容雪趁机带着齐睿逃走,到时候海阔天空的,想要把人给再找回来就难了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刚才慌神都忘了这事,”齐宇助理恍然点头,“我这就去做,这就安排人去住那里!”

    说完,齐宇助理就匆匆离开,去安排人手围堵慕容怀的那处私产。

    接到命令的手下很快抵达了那里,没一会儿就打电话告诉了结果,那层小楼已经人去楼空,根本没有慕容雪的半点踪影!

    “什么?没有人?确定已经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么?”齐宇助理脸都白了,这才后知后觉认识到自己的疏忽。

    “是的,里面亮着灯,但是并没有人住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得到确切的回复后,齐宇助理心急如焚找到云毅,“云总,这可怎么办才好?慕容雪已经趁机溜走了,如果被我们家总裁醒来后知道,我不得被扒掉一层皮?”

    云毅跟着皱起眉头,“你当时离开后就应该派人堵住他们的,现在赶紧派人去追啊,希望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这就去安排,这就去安排!”齐宇助理慌乱应声,立即去吩咐人追缉慕容雪和洛哲去了。

    云毅坐在病房里,看着依旧伤重昏迷着的齐宇,深深叹了口气,暗自祈祷齐宇赶紧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浓重的夜色渐渐褪去,黎明自东方破晓,晨曦穿透云层,揭开崭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洛哲开着带着慕容雪和仍沉睡着的齐睿,驰行在Y国森林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他们刚离开喧闹的城市,眼看着就要下高速,拐向二级公路。

    洛哲的车速渐渐慢下来,他已经开了几个小时的车,眼看着已经离开城市原本紧绷的神经就松懈下来,放缓了车速。

    慕容雪晚上没睡好,这会儿坐在车内昏昏欲睡,头一点一点的,好几次差点撞到车门上。

    洛哲并没有注意这些,他晚上也没睡好,这会儿精神跟着困乏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昏沉了一整天又睡足了一晚的齐睿睁开眼睛,疑惑地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他愣怔看了慕容雪几秒,对她十分的陌生,下意识扭头,看到正在开车的洛哲。

    齐睿并不认识洛哲,不过他虽然年纪小,却没忘记就是这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人,把自己从儿童车上给抱走的。

    有些断层的记忆在脑海中复苏,齐睿有些害怕地看着仍在开车的洛哲,眼睛一点点蒙上了水雾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你是坏人!睿儿不要跟坏人在一起,睿儿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齐睿刚开始还是小声地啜泣,后来越哭越伤心,眼睛啪嗒啪嗒滚个不停,伸出小手拼命揉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