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年来,慕容雪对云毅的痴迷从未改变过,无论是她成为齐宇妻子时的那段安心时光,还是在外面颠沛流离饱经磨难时,云毅始终是她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他就是她的精神食粮,不管多累多艰难,只要想到云毅,就有支撑着苟延残喘活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是这所有的爱恋,都在慕容雪亲耳听到云毅说“你的男人”这四个字时,彻底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在慕容雪看来,云毅看向自己的目光是不屑的,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的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她这些年的痴迷和爱恋,在这一瞬间崩塌颠覆,痛得她心都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云毅微微皱起眉头,“慕容雪,你是个怎样的人跟我无关。我只是看不过你让人刺伤齐宇,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,你怎么下得了这个狠心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云毅,你的意识是我狠毒对吧?”慕容雪苦笑起来,“没错,我就是狠毒!这个世上随便哪个女人都比我要好要温柔,只有我慕容雪是这么的不堪,卑劣无耻到了骨子里!”

    看着歇斯底里的慕容雪,云毅知道她仍未放开对自己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淡淡摇头,语气里带着几分劝解,“慕容雪,我不知道你这一年多经历了什么。但是不管怎样,这都不是你伤害齐宇的理由。他已经放下了对你的感情,你不要再偷偷夺走他的睿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睿儿?云毅,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脑?睿儿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,我是他的妈咪,有权利带走他!”慕容雪面容狰狞起来,她无法接受所有人都指控她没立场带走睿儿这件事。

    明明睿儿是她辛辛苦苦才生下来的,凭什么云毅就可以跟睿儿生活在一起,她却不可以?!

    “当年你离婚时就放弃了睿儿,悄然离开了一年多,现在又何必回来拆散相依为命的父子俩?”云毅淡漠说道,眼里蓄着对慕容雪的不满。

    他之前总觉得慕容雪是个性格刁钻的小女生而已,而现在看来,她已经任性到无法无天的地步,不然也不会吩咐手下重伤齐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慕容怀的亲妹妹,云毅刚才就已经令人直接扣住慕容雪了。

    慕容雪定定看着云毅,清楚看到了他眼中的厌恶,心里苦涩的不行。

    原来从头到尾,自己对云毅来说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路人。

    当年她离婚时放弃了睿儿,所以现在也不可以再带走他?

    呵呵,这是什么强盗逻辑?

    慕容雪不爽地翻了个白眼,语气跟着不好起来,“当年我年纪小不懂事,现在我后悔了!睿儿是我的亲生儿子,就算走到哪儿,我也有全力带走他。”

    看着蛮不讲理的慕容雪,云毅眉头紧缩,懒得再多劝她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再怎么劝,慕容雪也是劝不醒的,你永远都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    “慕容雪,我看在你哥哥的份儿上言尽于此,如果你执意不听劝,那就不要怪我手段狠辣了。”

    云毅说着,冲身后自己带来的手下摆手,“去,把睿儿给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!”慕容雪立即将睿儿牢牢抱在怀里,瞪着眼呵斥围上来的众人。

    洛哲直接挡在慕容雪身前,语气阴鹜冰冷,“想要带走她的孩子,先问问我!”

    “哼!你算什么东西!”云毅冷声说着,单手解开衬衣纽扣,活动了下脖子,“据说齐宇就是被你给打伤的?我倒要看看,你有多厉害!”

    “云总千万不要大意,这个人心狠手辣,出手就是杀招!”齐宇的助理连忙出声提醒,他可是眼看着齐宇被洛哲给刺中肋下,至今还昏迷不醒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云毅淡然点头,帅气的脸上满是自信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,眼前这个眼角有疤的家伙看上去就不好对付,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!

    洛哲同样心高气傲,欣然接受下云毅的挑战,“是英雄识英雄,老子就跟你公平打一架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挥拳朝着云毅砸了过来,拳风虎虎生威,令围观的人纷纷朝后退了几步,闪出一大片空地。

    重拳夹着风袭来,云毅不慌不忙,扎稳马步迎战,以硬打硬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人的重拳重重砸在一起,发出震人的声响,然后齐齐后退半步,同时知道这是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。

    云毅眼眸冷凝下来,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确实是个刺头,决定倾尽全力对付他。

    而洛哲也不例外,他学的都是最实用的杀人手段,却没想到在云毅面前讨不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看来,是时候祭出真正的大杀招了!

    洛哲心里打定主意,一个起跳高鞭腿,重重砸向云毅的喉咙。

    这招来势汹汹,云毅却没有半点惊慌,稳稳矮下身子避过,然后左拳直接摆了出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他的拳头砸在洛哲后脊梁上,硬是将洛哲砸得往前踉跄了下。

    云毅趁胜追击,左脚跟着踹向洛哲后腰,力道重如雷均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洛哲被云毅接连的攻势打得狼狈,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云毅的右拳已经扫向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这下避无可避,洛哲已经准备好鼻梁被折断的重击,瞬间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云毅却在拳头即将撞向洛哲的下一秒收回,冷声收拳道,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那拳云毅直接砸下去还好些,现在他却在最后一秒收回,这对洛哲来说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。

    洛哲又恼又气,趁着云毅不注意,想要趁机偷袭重击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动作刚摆出来,就被机警的云毅给察觉,当胸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洛哲再也站不住,直接被踹飞摔出去,重重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云毅利索收回身形,桀骜看向抱着齐睿不肯撒手的慕容雪,“胜负已分,把睿儿还过来吧!”

    此时的慕容雪心中滋味陈杂,她没想到云毅居然比洛哲的身手要厉害的多,刚才那阵攻势简直看得她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可这样完美的男人,却根本没有将她给看在眼里,甚至一举一动都带着淡淡的轻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