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72章 缪春花抱着齐睿跳车(1)
    慕容雪越想心里越恼恨,妒恨冷月轻易就偷走了云毅的心,令他一叶障目,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优秀!

    越是得不到越渴望,然而慕容雪早已经从渴望变成绝望,知道自己已经再也没办法、令云毅对自己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她索性破罐子破摔,傲慢翻了个白眼,“就算他输了又怎样?我并没有答应输了就把睿儿给你!睿儿是我的,谁也别想夺走!“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云毅被气得不行,“慕容雪,你不要执迷不悟,一条道走到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没有资格来教训我!云毅,做人不要太霸道,这是我跟齐宇之间的事情,轮不到你来插手!”

    慕容雪和云毅呛声起来,这可急坏了缪春花,眼巴巴看着被慕容雪强行抱着的齐睿,真想立即抱回来。

    齐睿自从看到缪春花,视线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,这会儿更是伸手可怜巴巴道,“花花阿姨抱,睿儿想花花阿姨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花花阿姨这就来,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被稚嫩的呼声喊得心神不宁,下意识朝慕容雪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!离我儿子远一点!”慕容雪直接破口大骂起来,“你愿意怎么跟齐宇勾搭都行,就是别想打我儿子的注意,抱都别想抱!”

    缪春花被慕容雪粗鄙的词汇气得脸都白了,“慕容小姐,你怎么能出口伤人?我跟齐少是清白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清白?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那么久,你说没有猫腻,谁相信啊?指不定早就睡在一起,被搞成什么样子呢!”

    慕容雪满满都是负能量,一开口就言语恶毒,气得缪春花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许你胡说!我……啊!”

    缪春花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突然暴起的洛哲给扼住脖子,发出短促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此时的突变实在太过突然,没被任何人想到,就连云毅都给疏忽了。

    洛哲恶狠狠扼住缪春花的脖颈,狠戾咆哮起来,“让开!让我们走!不然我就拗断她的脖子!”

    缪春花拼命挣扎着,用尽力气摇头,“不要管我,救小少爷要紧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洛哲厉声呵斥着,右拳重重砸在缪春花头顶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砸得缪春花头晕眼花,耳朵里嗡嗡作响,几乎快要站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妥协,依旧努力发出呼声,“救……救小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雪生怕云毅会不顾缪春花的安危,出声警告起来,“云毅,她可是齐宇依赖的人,要是就这么死了,你这一辈子都在齐宇面前抬不起头!”

    “少往别人身上泼脏水,春花是个十分称职的保姆,根本不像你想的那么不堪!”云毅断喝了声,冲自己的手下挥手,“让开!让他们走!”

    齐宇助理瞬间慌了神,“云总,这……这让他们走了怎么行啊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春花死在这儿么?”云毅已经看出洛哲动了杀机,他不想缪春花无辜受伤,毅然挥手命令道,“都让开!”

    年幼的齐睿被吓得嚎啕大哭起来,拼命在慕容雪臂弯里挣扎着,“花花阿姨……呜呜呜……花花阿姨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并不怎么明白眼前的局面,不过也知道缪春花这时处境危险,心里更是害怕的不行。

    慕容雪被齐睿吵闹的哭声烦的不行,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一巴掌,“鬼哭狼嚎什么?给老娘闭嘴!”

    如果换做平时,慕容雪可能还会轻言细语哄齐睿几声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局面令她心急如焚,只想快一点摆脱云毅的围堵,根本没时间去装什么慈母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打他……不要打他……”缪春花被洛哲勒得喉头几乎喘过气,艰难冲慕容雪摇头,“拜托你……不要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你屁事!他是老娘生的,老娘想打就打!”慕容雪心头的戾气被唤醒,扬手又狠狠给了齐睿一巴掌,“我让你闭嘴,你是不是听不懂?再敢哭一声,我扯出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响亮的耳刮子打得齐睿小脸红肿的厉害,再也不敢放声大哭,只眼巴巴看着缪春花,小眼神令人格外心疼。

    缪春花心疼的快要昏过去,恨不得冲上去替齐睿承受这几、巴掌,心里暗自懊恼自己刚才没注意,居然被人给挟持用来威胁云毅。

    洛哲看着包围圈让开一条路,立即看向慕容雪,“你抱着小东西先走,不用怕!这个女人在我手里,量他也没有胆量做什么!”

    慕容雪点点头,快步抱着齐睿从餐厅走出去,洛哲则扼住缪春花的喉咙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云毅的手下不甘心地看着两人走出包围圈,亦步亦趋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洛哲等慕容雪坐上车,恶狠狠转身瞪着跟过来的云毅众人,“告诉你们,识相的就不要跟过来,不然我随时会掐死她从车里丢出来!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后,洛哲这才押着缪春花坐上车,猛地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齐宇助理连忙请示云毅,“云总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暂时按他说的做,先不要追那么紧,免得狗急跳墙。”云毅胸有成竹地轻笑起来,“现在已经找到他们,随便他跑也插翅难飞!”

    云毅对眼前的形势看得分明,挟持了缪春花的洛哲又何尝不是?

    他阴沉着脸将车子开得几乎飞起,吓得慕容雪脸色苍白起来,“不要开这么快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闭嘴!再不开快些,迟早被他们的人给追上!”洛哲恶狠狠喝断慕容雪的话,脚下油门直接踩到底,车子飞一般继续往前狂飙着。

    慕容雪原本就有些晕车,这会儿坐在堪比云霄飞车的车内,胃里更是翻腾的厉害,直接将怀里的齐睿丢向车后座,“你给我安分点!不准哭,小声抽泣也不行!”

    原来自从上了车,齐睿就小声抽泣着,小手更是固执地冲缪春花伸过去,想要她抱抱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弄得慕容雪异常烦躁,自顾不暇的她再也懒得去抱齐睿,直接把他丢向后车座缪春花的位置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是在车里,她谅那个蠢女人也不敢多做什么举动,除非她活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