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毅冲医生使了个眼色,让他赶紧趁机为齐睿检查。

    很快,医生就收回听诊器,恭敬地向云毅汇报,“云总,小少爷只是脸上有些轻伤,有冰块冷敷就可以缓解,其他一切都正常。”

    云毅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,“好,我知道了,你去拿些冰块过来。”

    等医生刚一转身,齐睿就仰头看向云毅,“伯伯,你说过的,带睿儿去看爹地,还有花花阿姨……”

    齐睿期待的小眼神看得云毅有些不忍,他微微叹了口气,“好,我先带你去看你爹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听到云毅要带自己去见爹地,齐睿开心到几乎要跳起来,要知道他从昨天开始就没有见过爹地了呢!

    “好!太好了!伯伯你真是个大好人,快带我去见爹地。”

    齐睿直接从椅子上滑下来,都不用云毅抱着,拽着他的手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。

    云毅只好点头,“好,我带你去,不过先说好,等下可不许哭鼻子,咱们睿儿是小小男子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只要伯伯带睿儿去见爹地,睿儿保证不会哭得!”睿儿开心的不行,晃着云毅的胳膊催促起来,“走吧伯伯,我们快去!”

    之前齐宇偶尔会带着齐睿去云毅家里玩,所以对云毅说的话,齐睿还是相信几分的。

    云毅指了下前方,“走吧,就在拐角处,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齐睿着急见到齐宇,立即松开云毅的手,快步朝着拐角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慢点,小心跌倒!”云毅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层楼是急诊室,出了拐角就是病房,齐睿慌忙跑到拐角处,却不知道该去哪个房间,只好停下来等着云毅。

    好在云毅腿长脚快,转瞬就来到齐睿身边,指着前面第三间私人病房,“你爹地就在那里,咱们说好了不准哭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齐睿重重点头,一溜烟儿跑过去,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齐宇被刺伤,已经过了几个小时,不过齐宇依旧昏迷着,并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等齐睿推开门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齐宇,眼泪顿时不听使唤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快步跑到病床边,想趴在齐宇身上,又怕碰到齐宇手上的输液枕头,只能无奈围着床边转悠,“爹地!爹地!”

    等云毅走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几不可闻叹息了声,这才低声说道,“齐宇,我已经帮你带回了儿子,你也该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地,你快醒醒啊,睿儿想让你抱抱!爹地!”

    齐睿跟着大声喊起来,他认为只要声音够大,就一定会叫醒自己的爹地。

    整个病房里都充斥着齐睿略带哭腔的呼喊声,听得云毅心里有些不忍,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凄楚画面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齐睿稚嫩的呼唤声,齐宇真的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睡了很长一觉,头有些昏沉沉的,看着眼前雪白的墙壁有些恍神儿,自己怎么进医院了?难道之前昏迷了?

    齐宇的脑海中刚跳出这个想法,就听到齐睿不停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地扭过头,就看到齐睿红肿着脸站在他床边,眼泪汪汪呼唤着他。

    “睿儿?真的是你?爹地没有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齐宇惊讶问出声,他觉得自己之前一直睡得很沉,隐约听到了齐睿带着哭腔的声音,下意识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真的睁开眼睛,这个小家伙就在自己眼前!

    “爹地!”

    看到齐宇醒来,齐睿瞬间转哭为笑,像小燕子一样扑向齐宇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跑两步,又不得不停下步伐,为难地看着齐宇手上的输液针,“爹地,睿儿想要抱抱。”

    云毅弯腰将齐睿抱起来,直接放在齐宇没有输液的左边怀抱里,“呐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如愿以偿靠近齐宇怀里,齐睿开心地冲云毅露出抹灿烂的微笑,“谢谢伯伯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客气。”云毅笑着摇头,他一向很喜欢齐睿这个有礼貌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齐宇紧紧搂着失而复得的齐睿,视线早已经被模糊,“睿儿,睿儿,你终于回来了,爹地不是在做梦吧!”

    齐睿凑近齐宇身边,软软亲了下他的脸颊,“爹地,睿儿给你个甜甜的吻,这就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柔嫩的*贴在齐宇脸颊,令他瞬间心花怒放,忘掉了肋下的伤痛,“乖,乖,爹地没有在做梦,真的是爹地的睿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宇说着,这才看到齐睿的脸颊红肿的厉害,立即询问起来,“睿儿,告诉爹地,你的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关切声,齐睿委屈地红了眼睛,低声抽泣起来,“是妈咪,妈咪说睿儿太吵爱哭闹,睿儿不是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齐宇被气得脸都白了,心疼地轻拍着齐睿的肩膀,“睿儿乖,不要听她胡说八道,你是全天下最乖最听话的宝贝,不信问你伯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云毅跟着点头,“睿儿乖巧又懂事,小菲凡一直闹着想要找他玩耍呢。”

    齐睿将信将疑看着齐宇,“真的么爹地,可是为什么妈咪要打睿儿呢?一定是睿儿做的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会她,你只要做爹地的宝贝就好。”如果不是当着齐睿的面,齐宇肯定会大爆粗口。

    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,一直消失不就好了,为什么要突然跑回来?

    现在回来就大犯疯病欺负睿儿,他平时连、根手指都不舍得碰,那个疯子怎么下得去手!

    齐宇恨不得现在就撞见慕容雪,狠狠抽她几个耳光!

    云毅看出齐宇眼中的心疼,遗憾说道,“可惜被慕容雪和那个男人给跑了,不然一定抓回来给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迟早还会再见面的,那个女人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。”齐宇十分了解慕容雪的性格,眼神变得冷厉下来,“等再见面,我绝对不会再留情面的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应该跟慕容怀提前打个招呼,咱们好歹相交一场。”云毅沉声提醒着齐宇。

    “哼!所谓的相交有个屁用,如果不是他的偏帮,你以为慕容雪能躲起来那么久?”齐宇眼神冷冽不已,“等我好了,一定会去好好谢谢慕容怀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