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75章 齐宇带伤守在手术室外…
    这句话齐宇说的极重,他已经彻底认清了慕容怀的真面目,决定与他决裂。

    云毅无声叹了口气,看来他们三人相交多年的三人行,这才要彻底闹翻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谢谢你帮我追回睿儿,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,估计慕容雪已经早不知道带着睿儿跑去哪儿了。”齐宇诚挚的向云毅道谢。

    云毅却摇摇头,“你不应该谢我,真正要谢的是缪春花,如果不是她及时发位置信息到你手机,我不可能及时锁定慕容雪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春花?”

    齐宇愕然了两秒,瞬间想通,“难怪那晚她没有露面,估计是躲了起来,然后跟着慕容雪离开。”

    而除了躲进车后备箱,齐宇想不到缪春花还能躲在哪儿,他不由钦佩起缪春花来,“她真的胆大心细,这份想要救睿儿的诚意,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缪春花对齐睿的照顾简直是无微不至,绝对比慕容雪这个亲生妈咪还要靠得住。

    齐宇对缪春花十分信任,这次的事件更是令他心生感激,“等我好了一定要好好奖励她,多亏她报信及时,简直太给力了。”

    云毅的眼神有些黯淡下来,“只怕等你好了她还没好,现在她人还在急救室里抢救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齐宇惊愕瞪大眼睛,“是不是被慕容雪给打伤了?那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根本无法想象,她做了多么令人钦佩的事情。”云毅说起来不免唏嘘,“我当时已经派人围住了慕容雪,可是缪春花被他们持枪威胁,我只好暂时放他们离开,尾随在后面等待时机。”

    齐宇认真听云毅说着,眼睛都不敢眨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们跟了一段距离,就看到缪春花怀里紧抱着齐睿,毅然从高速行驶的车内跳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云毅说着,声音里带着几分钦佩,“等我们赶到的时候,地上已经被滚出一滩血迹,而她早已经重伤昏迷,现在仍在抢救。”

    齐宇不由倒抽一口冷气,他怎么都想不到,缪春花居然会那么决绝,居然抱着睿儿从车内跳出来,而且是高速行驶中的,这简直跟自杀没什么分别!

    而齐睿如今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势,可见缪春花当时将他保护的很好,几乎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代价。

    这样的胆气和勇敢,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,就算是七尺男儿,也不见得能做到!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哪儿?快送我过去,我一定要等她醒过来,当面向她道谢!”

    齐宇立即催促起云毅,缪春花如此大义凛然,他绝对不能不管不顾,必须守在外面等她醒来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带着伤,怎么去等她醒过来?等她苏醒医生会过来通知的。”云毅轻声劝着 齐宇,“我也不知道她做手术需要多久,因为眼睛可见的伤势都很厉害,两个胳膊肘都磨出了白骨,其他地方擦伤也十分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必须要去!”齐宇的态度十分坚决,一定要过去守着等缪春花醒来,“她是为了救睿儿才受得伤,我如果再当成没事人一样,还算个人嘛?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缪春花的大义凛然,他很可能就会失去睿儿。

    而睿儿就是他生命的全部,齐宇无法想象自己失去睿儿后,会怎样的窘迫潦倒。

    单单是想象他就已经无法接受,如今睿儿失而复得,齐宇认为这绝对是缪春花豁出去命不要的功劳!

    见齐宇坚持,云毅只好无奈点头,“好吧,我去问问医生,看能不能找张轮椅,把你给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云毅说完,就大步离开病房,去找医生询问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快步走回来,身后跟着主治医生和两名护士。

    “快,我需要立即赶往急救室!”齐宇连声催促着,恨不得立即就下床走过去。

    医生却皱起眉头,“齐少,你身上的伤势并不轻,我们不建议你现在活动,还是躺在床上修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刚才云毅过去找医生时,他也是这样的说辞,云毅无奈,只好把医生带过来,让他自己跟齐宇解释。

    果然,齐宇立即恼怒起来,眼睛瞪得像铜铃,“胡说八道!不就是身上带点伤么?又死不了!我不管,立刻,马上,让我坐在轮椅上,我必须要起来!”

    齐宇的坚持果然令医生头疼不已,身为主治医生,他当然希望齐宇能够配合好好医治。

    可是他身为医生,又得罪不起财势通天的齐宇,只好无奈答应下来,“好吧,但是齐少,你一定要注意不能动,不然刚缝合不久的伤口会被撕、裂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赶紧的。”齐宇不耐烦打断医生的话,只想快点赶到急救室。

    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助下,齐宇很快坐在轮椅上,由云毅和齐睿推着,来到急救室门外。

    急救室的灯还亮着,证明里面的手术还在紧张进行着。

    齐宇沉着脸看着那盏灯,心里对缪春花的义气十分钦佩。

    齐睿站在一边,不过却格外懂事的不哭不闹,对他来说,只要能待在齐宇身边,其它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急救室内忙碌成一团,伤势格外严重的缪春花令医生头疼不已,紧张有序地抢救着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慕容雪正暴跳如雷坐在副驾驶内,破口大骂着缪春花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贱女人,她怎么敢?怎么能抱着我的睿儿就这么跳下去?!她不要命也就算了,要是伤到我的睿儿,我一定扒了她的皮!”

    洛哲不满地横了慕容雪一眼,“好了,你骂了一路,还是消停会儿吧!之前如果不是你放松了警惕,把孩子直接丢在后车座,她还能从你怀里把孩子抢走不成?“

    慕容雪被戳中痛脚,气得脸都歪了,“那还不是因为你开车开得太快,我晕车哪儿还有力气抱孩子!”

    本来他们已经有十成的把握带走齐睿的,谁知道中间生出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不仅慕容雪没想到,就连向来心狠手辣的洛哲,也没想到缪春花会那么决绝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个保姆而已,哪儿来得这么大的决心,居然敢抱着睿儿跳下车?”洛哲有些想不明白,再怎样孩子不是自己觉得,换成是他他肯定是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