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80章 洛哲有人格分裂症(1)
    “不死怎么可能?”慕容雪根本没有这方面的顾虑,“当时我不仅把刀子捅进了她的心口,还握着转了两圈。哼哼,除非是大罗金仙,否则谁也救不了她!”

    如今的慕容雪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,她不仅有着狠戾的手段,还远比任何人都要冷酷凶残。

    当时她出手捅向那个叫福妈的狼人时,是倾尽全力下了杀手的,无比确定被她戳中心口的福妈绝对活不下来!

    得到慕容雪肯定的答复,洛哲无所谓地耸了下肩头,“还是你厉害,果然最毒妇人心呐!”

    说着,洛哲轻佻吹了声口哨,伸出手指挑了下慕容雪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惹起慕容雪的不满,她下意识偏开头,避开洛哲的碰触。

    之前在海上时,那些男人想要欺负她时,都会做出这种动作,如今洛哲轻车熟路地伸手过来,令慕容雪下意识想到自己曾经遭受过的屈辱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内心深深痛恨着冷月的原因,她原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高贵公主,应该被云毅捧在手心里呵护的。

    都是冷月!如果不是冷月出现勾走了云毅的魂,她怎么会阴差阳错过得如此凄惨?

    她的过往有多不幸,心里就有多想弄死冷月!

    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里,慕容雪都梦到自己当时手刃的并不是福妈,而是夺走她一切的冷月!

    她手里握着柄尖刀,狠狠戳进冷月的心口,然后握着刀柄疯狂旋转,肆意看着殷红的鲜血自刀身淌出,任由自己最憎恶的冷月一点点气绝身亡!

    这就是跟她作对的下场,凡是辜负她的,绝对不会有好下场!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呢?马上天就要黑了,还不走?”

    洛哲在慕容雪眼前挥挥手,打断了她的沉思。

    慕容雪这才从幻想的场景中惊醒,收敛起满心满脸的仇恨,匆匆跟上洛哲的步伐。

    走进森林的路跟他们离开时一样崎岖,脚下到处都是歪斜的杂草,还有条他们走出来时踩出来的小径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来到福妈之前搭建的小木屋,还没走到跟前就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虽然慕容雪保证自己确实捅进了福妈的心口,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狼人到底有多强悍,万一福妈并没有死,他们现在过去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两人无声对视了下,洛哲低声说道,“我觉得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等比较安全,谁知道那只狼人死没死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死,我就再捅她一刀!”慕容雪眼里满是狠戾,“怕什么?走!”

    此时的慕容雪被逼着逃亡,满心都是仇恨,正找不到地方发泄。

    如果那只狼人死了正好,没死的话,她绝对会用更加残忍的方法杀死她!

    洛哲有些意外地看向慕容雪,“看不出来,你最近越来越狠戾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调、教的好,”慕容雪不无讽刺地说了句,转身率先走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并不喜欢洛哲,甚至恨不得早点甩掉他,可是又因为害怕会被洛哲残害不敢太过明显地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洛哲心里也清楚慕容雪对自己的态度,不过他并没有生气,反而很享受这种被人憎恶,却又拿自己无可奈何的*。

    他要的就是把人玩弄于手掌心,看着慕容雪卑微谨慎,满心愤懑却又不敢吭声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凌虐摧毁一个人的意志,远远比*的伤害得到的满足更爽快!

    慕容雪在前面走着,洛哲很快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奔逃,这会儿已经是夕阳西下,林间的光线有些昏暗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着,脚下不时发出杂草的沙沙声,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听着有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来到小木屋前,四下里除了他们的脚步声,依旧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虽然慕容雪嘴里说着不怕,当她真的来到小木屋前,心里也担忧被自己刺中心口的福妈会突然扑出来。

    她上次之所以得手完全是靠着出其不意,慕容雪心里比谁都要清楚,一旦狼人变身,那锋利的爪牙和利齿,将是她无法抵挡的。

    木屋的门半掩半敞开着,一如他们离开时那样。

    慕容雪定定站在门前,久久不敢伸手去推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嘴巴说的那么硬,还是怕了吧?”洛哲仰头大笑起来,一脚踹开了半虚掩的木门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简陋的木门被洛哲大脚给踹开,露出里面同样简陋的物什,福妈并不在里面。

    慕容雪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终于放了下来,看来她之前猜测的没错,那只被自己刺中心口的狼人,应该早就死得透透的了。

    洛哲大步走进去,随意看了眼屋内,满不在乎地摇头,“呵呵,那只东西看来并没有回来过,这里跟我们走时一样,连倒下来的瓶子都没有被扶起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下意识看去,这才发现桌上有只倾倒了的瓶子,里面原本放着的鲜花已经枯萎,原先的粉红已经被丑陋的黑所覆盖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抓起那只枯萎的花,从窗口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秒,慕容雪却皱眉捂住手指,她刚才丢花时带着发泄的情绪,并没有注意到花茎上的刺,这会儿被细刺给戳破了两个小口子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渗血的手指,心里的烦躁更甚,用力摁住冒血的伤口,嘴里恶声低咒起来,“该死!一定是那只恶心的狼人在阴魂不散!”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洛哲故意在慕容雪耳边学起凄厉的狼叫,吓得毫无防备的慕容雪肩膀重重抖了下。

    恶趣味的洛哲被慕容雪惧怕的反应逗得扬声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,你也会怕?真是有趣!”

    慕容雪狠狠瞪了洛哲一眼,“不是谁都像你一样,杀了人就像杀只鸡一样,不受半点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人也好,鸡也好,只要我愿意,轻松就能拗断他们的脖子,夺走他们的性命。”洛哲邪肆说着,大手已经掐在慕容雪脖颈上,低头狠狠咬了口,“倒是你,怎么都百吃不厌呢!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的逃亡,早就令洛哲不爽到极点,他还从没有这么狼狈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