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81章 洛哲有人格分裂症(2)
    如今森林里只剩下他和慕容雪两人,洛哲就毫不掩饰自己的欲、望,迫切想要通过凌虐慕容雪,发泄心头的戾气。

    他对慕容雪的感情很复杂,心里既喜欢这只不安分的小野猫,却又无法摆脱自己凶残的本性,忍不住想要折腾到她向自己求饶。

    慕容雪本能想要推开洛哲,换来的确实他愈发残暴的进攻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衣裙很快被洛哲给撕扯下来,甚至连前奏都没有,洛哲就开始肆意起来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感令慕容雪死死咬住下唇,坚决不肯发出半点求饶声。

    她比谁都清楚,洛哲对自己的迷恋只是一时,是畸形变态的占有,根本就不是爱!

    他只是把慕容雪当成有生命的玩偶罢了,如今新鲜感还没过去,有时候心情好了就会对她言听计从,而大多时候,自己只是他肆意凌、辱的对象罢了。

    夕阳一点点滑下,黑暗静悄悄袭来,很快密、林内就看不到什么,周围的树影跟着躲进了黑暗里,宛如静静蛰伏的怪兽。

    而洛哲的凌虐还在继续着,他眼睛死死盯着慕容雪娇嫩的脸,就等着听她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这变态般的迷恋慕容雪再熟悉不过,所以任凭浑身痛到不行,她都死死咬住下唇,不肯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洛哲久久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,索性高高扬起大手,狠狠打在慕容雪身上,“叫!给老子叫!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腰上瞬间浮现出五根鲜红的手指印,她知道洛哲想要的不止是肉体上的征服,还有灵魂上的服从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她见惯了男人傲慢自大的无耻嘴脸,哪怕是愿意为她做事的洛哲,所求的也不过是凌驾于上的征服欲罢了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慕容雪就越不想屈服。

    她死死咬住下唇,很快就咬出血痕来,却仍倔强到不肯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啪!”洛哲抬手又是一巴掌,低头看着慕容雪死死咬紧的唇,左手猛地拽住慕容雪的头发,“赶紧痛痛快快叫几声,我就不打你,乖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洛哲就像精神分裂的变态狂,前一秒他还在凶神恶煞的耀武扬威,下一秒又语气格外温柔,宛如慕容雪的最深爱恋人。

    他这种天差地别的态度令慕容雪毛骨悚然,好在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折磨,知道洛哲等的就是自己的屈服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自己很快就屈服下来,他就会失去逗、弄自己的兴趣,立马会像丢破布似得扔了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慕容雪哪怕浑身被洛哲打得青红不已,依旧固执咬紧牙关,默默等待着洛哲的疯狂过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只要洛哲心头的戾气散去,又会对自己千依百顺。

    慕容雪推断的并没有错,洛哲疯狂凌虐了一阵儿后,这才长舒口气,颓然倒在慕容雪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似乎这时候才清醒过来,看着身下脸颊红肿,头发凌乱不堪的慕容雪倒抽一口冷气,“我又打你了?”

    慕容雪没有出声,只是目光灼灼看着洛哲,不知道这样的折磨还要继续多久。

    她真的怀疑洛哲有严重的人格分裂,他不犯病时就会对她千依百顺,可是一旦犯病,几乎就是恶魔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刻的洛哲跟刚才的狰狞完全不同,他立即从慕容雪身上下来,歉疚地将她从地上抱起来,轻柔放在那张兽皮缝制的粗毯子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宝贝,我肯定是又控制不住自己了,你不要生我的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洛哲柔声说着,低头问着慕容雪红肿的脸颊,眼里带着几分内疚。

    慕容雪早就习惯了他反复无常的病态,伸手搂住他的脖颈,“没关系,既然这样,那就换个温柔的方式,好好爱我。”

    洛哲最迷恋慕容雪就是这点,他以前以为自己是最冷血残暴的,直到遇到慕容雪,他一眼就看出,这个女人的灵魂里住着疯狂的孤狼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羸弱不堪,然而小小的身体却有着大大的能量,随时都能伸出利爪,置人于死地!

    就像她笑得无害接近那只狼人,然后狠狠给她心口致命一刀似得,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被凌虐过得人儿在洛哲看来千娇百媚,再加上慕容雪含泪的邀约,令洛哲呼吸变得粗、重起来,毫不犹豫再次陷了进去,开始了另一波温柔到诡异的索取。

    夜色随着洛哲疯狂的索取逐渐深沉,知道月上枝头,洛哲才终于疲倦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倒在慕容雪身上,“小东西,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脸色却不怎么好,心里依旧想要把睿儿给带回来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拼命都想带走睿儿,并不是因为心里的母爱,而是因为在外面流浪的这一年多来,她早已经失去了生育功能。

    做为女人,慕容雪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,就不由的一阵恐慌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她都坚持要带走睿儿,这样至少自己暮年时还有个孩子,哪怕她并不怎么深爱他。

    洛哲看出慕容雪的不专心,单手捏住她的下巴,“宝贝,又在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雪眼神有些黯然下来,“在想睿儿,我不能没有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孩子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!你要是喜欢,我们随时可以再生一个!”洛哲满不在乎地摇头,“只要你愿意,生养十个八个都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令慕容雪的脸色更加惨白起来,她幽幽叹了口气,实话实说道,“我也这么想过,可是从我生下睿儿后,就丧失了再成为母亲的权利,我再也不是完整的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洛哲对这个倒不怎么看重,他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,甚至都没想过以后会有孩子。

    因此他看着慕容雪消沉的模样轻声笑起来,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,不能生就不能生,并不是能生才能有孩子。再说孩子吵闹的不行,你确定想要个皱巴巴的玩意儿,还要养大他?”

    “不想,”慕容雪直接摇头,“我也不喜欢刚出生的小孩,更无法容忍将他一点点带大。所以我才想要带走睿儿,毕竟他已经两岁多了,只给他吃饱就好,不用费太多心思去照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