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86章 洛哲之死:咬断他的喉咙…
    慕容雪和洛哲不由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冷月居然有这样的蛮力,居然仅凭她自己就截停了汽车,还将车胎给压爆掉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就摆在眼前,不由的他们不信!

    冷月仇恨地瞪视着车内坐着的慕容雪,“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伸出手去拽车门,力量强大到直接拽下一扇!

    慕容雪早已经被冷月怪异的力量吓到花容失色,不过她并不肯在冷月面前服软,而是趾高气昂坐在车内瞪视着冷月,“你这个野蛮的女人!不,你根本就不是人!别以为你力气大我就会怕了你!”

    冷月目光冷凝成霜,一把揪住慕容雪的头发,直接把她从车里拽下来,厉声质问道,“说!福妈是不是你杀死的?!”

    “痛啊!快放手,你这个疯子!”慕容雪被拽得头皮生疼,只好扬手去打冷月,“你这个该死的狼人,根本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,早就该死了!”

    冷月根本不在乎慕容雪对自己的咒骂,一心只想从慕容雪嘴里问出真相,“说!福妈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!?是不是你将匕首捅进她心口的?!”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

    冷月的话音刚落,洛哲已经从车里下来,用手枪对准冷月的太阳穴,“再不放开,我一枪打死你!”

    慕容雪瞬间得意起来,骄横地瞪视着冷月,“刚才不是很得意么?哈哈,就算你再厉害,也躲不过子弹吧?哼!暴力从来不能解决问题,要靠脑子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雪从冷月手里抢回自己的头发,然后围着冷月转了半圈,评头论足啧啧出声,“哼哼,之前我倒是小看你了,还以为你是个长相甜美的小萝莉,没想到你居然会是一头狼人!狼人,啧啧啧,浑身长满毛的怪物啊!”

    冷月并没有出声,任由慕容雪放肆,眼眸里藏着探究真相的隐忍。

    “哈哈!嚣张啊!你怎么不敢嚣张了?”慕容雪见冷月不再出声,还以为她怕了自己,更加得意起来,“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,用力气解决问题的都是蠢货!云毅那么迷恋你,真不知道他看中你哪一点,还是因为你搞那个的时候会变身,可以玩人兽?”

    慕容雪几近嘲讽,想要把心里知道的所有恶毒的话都砸在冷月身上,羞辱她到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冷月完全不为所动,只淡淡问道,“你只需要告诉我,福妈到底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哈!你还以为自己占着主动权?居然敢这么大小声跟我说话?”慕容雪面目狰狞地瞪视着冷月,“既然你想知道,那好,我就告诉你!她心口那把刀是我亲自捅进去的,不仅如此,怕她不死的我还狠狠转了两圈,哈哈哈哈,她肯定很疼吧?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话令冷月再也无法平静下来,她只要一想到福妈就那么悲惨死在自己面前,心里就抑制不住想要虐杀掉慕容雪!

    这个恶毒的女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!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浪费土地!

    慕容雪还以为自己把冷月给吓住了,越发洋洋得意起来,“哈哈,知道怕了?我告诉你,对付你我有的是手段!别说你那个什么福妈,就连你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!你最好给我乖一点,立即跪下来给我磕头,我还可以考虑下要不要放你一马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声在深夜响起,慕容雪不敢置信地捂住自己的脸颊,控诉地瞪着冷月,“你竟然打我?是不是想要找死?!”

    “找死的是你!慕容雪,你平时怎么作妖都跟我无关,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,就是不该杀害福妈!”

    冷月眼中满是化不开的仇恨,“我一定会亲手送你下去给福妈赔罪!”

    “送我下去?哈哈哈哈,这是我本年度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!”慕容雪狂笑起来,“你以为你是谁?就凭你狼人的身份么?告诉你,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雪冲洛哲一扬手,“弄死她!这个卑微的狼女根本不配活在世上,更不配光鲜亮丽于人前!”

    洛哲微微点头,将手里的枪往前送送,不无嘲讽道,“呵呵,狼人又怎样?等会儿子弹穿脑,还不是一样要爆掉!去死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洛哲就准备扣下扳机,给冷月致命一击!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冷月猛地转身,在洛哲还没有扣下扳机时躲开他瞄准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子弹擦着冷月的发丝飞了出去,惊险地击断冷月一缕秀发。

    不等飘扬的秀发落地,冷月已经猛地化身为狼,直接将洛哲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洛哲倒地时发出闷哼,耳畔传来慕容雪收到惊吓时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在洛哲被摔得头昏脑涨还没有缓过来时,冷月已然变成巨大的白狼,毛绒绒的前爪直接压在洛哲身上,锋利的爪牙没/入他的肉里。

    这还是冷月第一次在人前变身,吓得慕容雪当场呆愣在原地,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!

    哪怕她早已经知道了冷月是狼人,也见过福妈化身为狼时的惊悚,可是看到冷月变成白狼,慕容雪只感觉到无边无际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种恐惧犹如深渊般将慕容雪给淹没,令她瞬间呼吸困难,站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冷月轻蔑回头,看了眼被吓破胆的慕容雪,决定先解决掉碍事的洛哲。

    至于慕容雪,她还要用她的血来祭奠福妈的亡魂,绝对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就死掉了!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冷月扬声怒吼了声,然后猛地低下头,狰狞朝洛哲的脖颈咬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伴随着清脆的骨骼断裂声,刚才还气焰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洛哲,就这么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猩红的血很快自他被咬断的脖颈里流出,汩汩不停宛如被染色的小溪,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慕容雪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,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子,缩着想要逃开。

    然而她一再触犯冷月的底线,迫切等着要为福妈报仇的冷月又怎么会给她机会逃离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