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87章 深夜,将慕容雪丢下高架桥…
    冷月转身看向慕容雪,雪白的狼吻和毛发上被洛哲的鲜血染红,再加上她那双幽灵的眼眸,令人格外毛骨悚然,就像从地狱爬上来的勾魂使者。

    慕容雪这才知道害怕,搂住自己的脖子拼命后退,“走开!快走开!你……你不要靠近我!”

    “哼!你残忍杀害福妈时,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被人虐杀的这一刻吧?”冷月三两步就迈到吓到瘫软的慕容雪面前,仍滴着血的狼吻居高临下,杀气腾腾,“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这么痛快的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张开嘴巴,冲慕容雪咬了下去!

    “啊——不要啊!”

    被吓破胆的慕容雪发出惊天的惨呼声,刚才她亲眼目睹了洛哲被冷月咬死,这会儿冷月又来咬她,令她觉得自己下一刻喉咙就会像洛哲那样,被锋利的牙齿生生咬断!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认为自己死定了的慕容雪被刺激到发了狂,拼了命地要求大喊着,“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冷月并没有直接咬断慕容雪的喉咙,而是咬住她的腿,拽着她往高架桥走去。

    她之前就立誓过,绝对不会让残害福妈的人好过!

    如今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凶手,也亲耳听到了慕容雪承认罪行,又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轻易就死掉呢?

    她要让慕容雪也尝尝,那种孤立无援,流血而亡的绝望!

    慕容雪的大腿被尖利的狼牙刺穿,剧烈的疼痛令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眼神涣散着摇头呐喊,“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此时的慕容雪已经被吓破了胆,除了重复这两个字外,再不会任何的话。

    冷月根本不理会她的疯狂叫喊,只顾着拖拽着慕容雪,一路来到不远处的高架桥上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赫然留下一道鲜红的血迹,那是慕容雪赎罪的鲜血!

    等终于来到高架桥最高处,冷月这才停下来,松开咬住慕容雪的利齿。

    她厌恶地看着已然吓到疯癫的慕容雪,眼里满是鄙夷,“这是你欠福妈的,现在就用鲜血来赎罪吧!等下去见了福妈,好好磕头认罪!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慕容雪早已经被吓疯,根本听不懂冷雨的话,嘴里只不断重复低声喃喃着两个字,“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然而她茫然的祈求并不能改变任何,冷月看都不看慕容雪最后一眼,直接将她从高架桥上推了下去!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啊——!”

    失重的慕容雪发出声尖利的嚎叫,很快随着剧烈下坠,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良久,下方终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,“嘭!”

    冷月探头看过去,这才发现高架桥下面是条川流不息的护城河,河水奔腾不息,距离高架桥足足有百米那么高。

    本来就大腿受伤的慕容雪掉下去,必死无疑!

    河水被坠落的慕容雪激起几人高的浪花,随即将慕容雪给吞没,很快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看着被河水吞噬掉的慕容雪,冷月心头的仇恨这才悄然逝去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头顶上高挂的月牙,低声喃喃着,“福妈,我终于找到了杀害你的凶手,为你报仇了!”

    冷月相信,福妈肯定早已经变成了星星在天上看着她,也一定能看到自己手刃了杀害她的凶手!

    “安息吧福妈……”冷月哽咽着,吐出心头的恨意,转身离开了高架桥,朝着被压爆胎的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之前冷月是追踪着洛哲那把匕首上的味道赶来的,恰好及时截停了准备带睿儿离开的慕容雪和洛哲。

    现在洛哲已经惨死,慕容雪也被她从高架桥推入湍流不息的河水中,不过一切并没有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冷月觉得自己并不能就这么走了,还应该把车内早就被吓得不敢动弹的齐睿送回到齐宇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朝车子走去,等来到车前时,已经变回了人类温婉的模样,摊开手冲齐睿敞开怀抱,“睿儿,我带你回去找你爹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齐睿刚才目睹了洛哲被白狼咬死的一幕,不过年幼的他显然并不知道死亡是什么,甚至都不知道害怕,反而笑嘻嘻拍起巴掌,“姨姨真厉害,把坏人吓跑了!睿儿要看变身!”

    看着齐睿纯真的笑脸,冷月的心逐渐变得温暖起来,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坏人,最多的还是好人。

    她笑着竖起手指,冲齐睿轻嘘了声,“乖,这件事就当成我和睿儿之间的小秘密,不可以告诉别人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齐睿偏头看向冷月,奇怪地问道,“为什么?刚才的姨姨好酷啊!你帮睿儿打跑了坏人,睿儿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年幼的齐睿刚才坐在车里,并不知道洛哲已经被冷月给咬死,只看到了冷月变身扑倒洛哲的那一幕,至今仍沉浸在震撼中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“姨姨也喜欢睿儿呢,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,你确定不要回去见你爹地?”冷月温柔笑起来,“他找不到你,肯定急坏了吧?”

    齐睿为难地想了下,“好吧,我跟姨姨回去,但是姨姨要答应睿儿,等没人的时候,一定要再表演变身给睿儿看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冷月童心大气,伸出小指要跟齐睿拉手指,“来吧,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齐睿重重点头,小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勾手指立誓。

    他开心地用自己小指头圈住冷月的小指,稚嫩的童音软软绵绵,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!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达成誓言,有了独属于他们的小秘密,齐睿这才扑进冷月怀抱里,奶声奶气道,“麻烦姨姨抱我送回去,爹地他肯定急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鬼灵精,还知道你爹地着急啊?”冷月笑着眯起眼睛,“好好好,我现在就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冷月就弯腰将齐睿给抱了出来,瞬间捂住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看不到东西的齐睿很是奇怪,“姨姨,你为什么要蒙住睿儿的眼睛?”

    “哦,晚上光线不好,你乖乖躺在姨姨怀里睡一会儿,等我到了就喊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冷月声音依旧温柔,她之所以会捂住齐睿的眼睛,是不想让他看到外面那满地的血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