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用电梯很快载着慕容怀到了一楼大厅,电梯门刚打开,被保安围住的疯女人就么猛地朝慕容怀所在的方向冲过来,“哥!我是雪儿啊!”

    老实说,咋一看到盯着满脸伤痕的疯女人,慕容怀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后退半步,觉得这女人脸上的伤实在是太恐怖,简直就像被搓平了脸似得!

    “哥!我是雪儿,我真的是雪儿,你好好看看我啊!”来人冲不出保安的桎梏,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,“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完全是被冷月那个贱人给害得啊!哥,你真的认不出我了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疑惑地看向她,没一会儿冲保安挥挥手,“放开她!”

    “总裁,这样很危险!”保安队长立即出声提醒,眼前明明就是个疯婆子,万一伤到总裁,他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抵的啊!

    “我让你放开她!”慕容怀低斥一声,“从什么时候起,连我的话也不管用了?!”

    保安队长这才悻悻然放手,心里委屈的不行,觉得自己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。

    得到自由的女人开心到不行,立即朝慕容怀冲过来,“哥!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认出我的!”

    慕容怀连忙比了个停的手势,“不准过来,你身上真是太臭了,先收拾下再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没错,眼前这个疯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在Y国消失了一个多礼拜的慕容雪!

    说老实话,慕容怀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慕容雪来,如果不是她嚎啕大哭时捶胸顿足的熟悉动作,慕容怀差点就把她给轰出去了。

    慕容雪只好无奈站在原地,红着眼圈看着慕容怀,“哥,连你也嫌我身上脏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“先收拾下自己,我们再来商讨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慕容雪点点头,伸手指着一旁的保安队长,“但是在这之前,你必须先做一件事,开了他!”

    刚才如果不是保安队长的阻拦,她早已经冲进来了,根本不用像小丑似得被众人围观。

    现在慕容怀证实了慕容雪的身份,她又恢复到之前桀骜不凡的态度,一心想炒掉保安队长。

    这句话吓得保安队长心里一颤悠,连忙跟慕容雪道歉,“对不起大小姐,我老眼昏花,没有看出来你,你怎么罚我都行,就是拜托不要炒掉我,家里孩子还等着我赚钱养着呢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慕容雪居然少见的和气起来,“既然你这么诚心实意给我道歉,如果炒掉你,反倒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小姐,谢谢大小姐!”保安队长高兴地不行,自己的职位终于抱住了,点头哈腰感激起慕容雪来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雪却粲然笑起来,“职位可以保住,可是我被拦下来丢掉的面子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保安队长为难地低下头,生怕会被罚款。

    慕容雪阴森森笑起来,“那就给我站在集团公司门前,自罚扇耳光一个小时!什么时候打到脸肿起来,就什么时候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保安队长想了下家里的孩子,只好无奈答应下来,“好!都是我的错,必须要给大小姐赔不是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朝自己脸上招呼起来,耳光扇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慕容雪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转身看向慕容怀,“哥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慕容雪惩罚自己的手下,慕容怀半句都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他自有他的行事方式,这些手下确实应该时不时敲打下,免得他们忘了尊卑,肆意乱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陪着慕容雪离开,大厅里只剩下那名可怜的保安队长,在狠狠抽着耳光。

    慕容雪跟着慕容怀来到顶层,在他的休息室冲洗了下自己,然后换上套干净的衣服,原本的破衣烂衫直接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依旧无法为她*不堪的脸加分,反而在新衣服的映衬下,显得更加丑陋。

    往日的慕容雪向来打扮的精致,如今却突然变成了这样,令慕容怀有些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不是很奇怪,我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慕容雪从办公室的冷柜里拿出杯饮料喝着,声音里满是仇恨,“这一切都是冷月那个狼*得!她咬断了洛哲的喉咙,将我直接从高架桥上丢了下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慕容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“洛哲死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亲眼看到他被冷月咬断了喉咙,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,染红了他半边身子。”慕容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每当她回忆起那晚的事,都觉得像经历了场梦魇似得。

    慕容怀皱眉看向慕容雪,“你们不是要离开了么?怎么会跟冷月相遇?”

    之前慕容雪告诉慕容怀冷月狼人的身份,他虽然嘴上跟云毅吵得厉害,心里还是有几分不信的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自己的妹妹伤痕累累,慕容怀这才意识到,慕容雪并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慕容雪简单将当晚的来龙去脉说了下,“我潜入医院抱走了睿儿,本想当晚就带着他远离Y国的,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慕容雪!哥,你不知道她有多恐怖,居然能够截停汽车!”

    慕容雪越说越气愤,“本来我们想要在撞死她的!可是她却像没事人一样,直接用手挡住了我们高速前行的汽车上!然后等我们下来后,她直接变成白狼,咬断了洛哲的脖颈!”

    只要一回忆起那晚的事,慕容雪就忍不住浑身哆嗦,就连声音都跟着打颤起来,“我以为跟洛哲一样的下场,没想到冷月比这更狠心!她根本不想让我痛苦的死去,而是将我拖拽到高架桥,直接把我推下去,想让我慢慢死去!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话听得慕容怀义愤填膺,他向来捧在手心的妹妹,如今却被人这样对待!

    “然后呢?你怎么活下来的?”慕容怀知道高架桥的高度,从上面被推下来,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!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要感谢老天了,让我命不该绝!”慕容雪惨然笑着,脸上的伤痕看上去更加触目惊心,“我直接拍在水面上,巨大的冲击力几乎要撕掉我的脸皮,痛得快要死去!”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知道慕容雪那满脸的伤哪儿来的,原来是从高处坠落,脸先着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