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雪很快到了自家公司楼下,却发现门外停了一大排警车,闪烁的警灯令人有些惶惶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慕容雪低声想要说些什么,立即猛力摇头,“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快步走进集团公司,搭乘电梯朝慕容怀的办公室赶去。

    电梯内,慕容雪不安地绞着双手,脸色十分的差。

    刚才她之所以在外面欲言又止,是担心这些*是来找自己哥哥麻烦的,毕竟公司这么大,稍有不慎就会撞到枪口上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年来,自己哥哥在政商界都混的如鱼得水,应该不会遭遇这种事,巧合的成分更大些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电梯抵达顶层,自动门敞开,慕容雪焦灼不安地走出来,快步朝着慕容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一定不会是自己担心的那样,一定不会的!

    她无声祈祷着,脚步走得飞快,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只是慕容雪还没走到慕容怀的办公室,远远就看到一排*严肃站在走廊里,他们围着的门口,赫然是慕容怀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下慕容雪再不敢抱任何侥幸心理,快步走过去,低呼着慕容怀生怕他会有什么事,“哥!你在里面么哥?!”

    总裁室的门原本虚掩着,慕容雪的声音从门缝里传进去,很快有人将门给打开。

    然而开门的并不是慕容怀,而是名全副武装的*,冷漠看着慕容雪道,“抱歉,我们有些经济案件需要调查,你暂时还不能进去,麻烦在外面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脸彻底惨白下来,踉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她之前的担心居然还是应验了,这些是负责经济案件的*,难道哥哥偷漏税的事情被发现了?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调查我哥哥?他什么都没有做,更没有偷税漏税!而且我们慕容家是纳税大户,为整个城市创收了多少啊!你们直属领导呢?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慕容雪鼓起勇气质问起对面的*,如今哥哥有为难,她必须变得坚强,拿出举措帮助哥哥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话却直接被*忽视,“对不起小姐,我就是新上任的总督,现在不方便向你透漏案情,请你耐心在外面等候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名*就直接管上了慕容怀办公室的门,也彻底关上了慕容雪的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总督居然换人了,那么哥哥这次出事到底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还是根本就是齐宇在后面推波助澜的?

    慕容雪看着紧闭着的办公室门,哪里还淡定的下来?

    她直接拨了齐宇的电话,等接通就厉声质问起来,“齐宇,你真是个疯子!是不是你故意设局害我哥哥?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齐宇声音清冷无比,“呵呵,慕容小姐,麻烦你控诉我之前找好证据,知不知道你这么说,我完全可以控告你诽谤的?”

    “齐宇,你真是个让人恶心的男人,我看不起你!”慕容雪面目狰狞地通过电话羞辱着齐宇,“有什么事你冲我来!不要整我哥哥!我告诉你,不管你使出什么手段,我慕容雪根本就不怕你!”

    “慕容小姐,如果你对我有不满,完全可以请律师提起诉讼,但是你如果再继续诽谤我的话,我绝对会追究你的责任!”

    齐宇的声音冷淡无波,“人呐,欠债是肯定要偿还的,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。慕容小姐,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份儿上,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说完,齐宇就直接切断了电话,明显不想跟慕容雪多聊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,慕容雪讶然瞪大眼睛,这是齐宇第一次主动挂她电话,之前唯有她才会这么独断专行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慕容雪想到曾经齐宇在自己面前的小心翼翼,如今却彻底换了副嘴脸,心里格外不舒服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口口声声发誓说会爱她一生的男人,就这么违背了自己的誓言。

    呵呵呵,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令人想要发笑的笑话?

    之前的慕容雪处处高高在上,被齐宇给捧成了骄纵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如今齐宇爱理不理的态度令她实在无法适应,心头憋着口恶气,只想疯狂的报复!

    慕容雪掏出另一部手机,给自己雇佣的水军发了条指令,“立即针对早报上的头条进行反驳,一定要彻底撕掉齐宇是Y国好男人的假象,让他变成过街老鼠!”

    发出指令后,慕容雪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,坐在旁边房间的转椅上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既然齐宇想跟她斗,她不介意奉陪!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!

    慕容雪正筹划着怎么抹黑齐宇,手机上却接收到一条简讯,“抱歉金主,我工作室因为之前的不实报道遭到黑客围攻,为了安全起见,决定终止与您的合作,祝您生活愉快,此致。”

    这条简讯看得慕容雪瞬间黑了脸,心里更加痛骂齐宇不要脸!

    她敢断定这肯定是齐宇搞得鬼!要不然在怎么会有人专门去针对这家工作室?这分明就是杀鸡骇猴,警示别家工作室为自己提供援助!

    向来心高气傲的慕容雪哪里受过这种气?

    她立即跟自己舒适的工作室联络,然而请求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搪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说的好听,可是慕容雪知道,这些工作室显然已经拒绝再跟她合作。

    至于其中的症结,慕容雪直接把账算在了齐宇的头上,对他几乎更是恨之入骨,发了十多条简讯去辱骂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雪没想到的是,自己前脚刚发了辱骂简讯给齐宇,都没过五分钟,信息截图就直接被甩在了各大论坛和小视频里,为自己又拉了一波黑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令慕容雪气得抓狂,却不敢再去辱骂齐宇,生怕再被他给利用,引导大众贬低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慕容雪焦头烂额时,慕容怀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名*从房间里走出来,冲慕容怀轻轻点头好道,“今天的工作暂时就到这里好了,我们会留给你处理的时间,明天再过来查看结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