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算了?你心疼你的妹妹受了苦,想要帮她一把,那我的妻子呢?”云毅脸色阴沉到不行,“她莫名受到这么大的委屈,我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之前我就告诫过你,任何人的幸福都不应该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,可是你们还是一意孤行,不惜造谣中伤!”

    慕容怀被说的脸色铁青,他比谁都清楚,自己并没有造谣,冷月根本就是狼女!

    可是如今他是有求于云毅,又怎么能当众揭穿他的话呢?

    而且就算他揭穿了,只怕早已经被舆论掌控的大众也未必肯相信。

    “阿毅,我知道错了,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,”慕容怀一改往日里的嚣张,尽量心平气和道,“等我回去后,一定会好好教训雪儿,让她不准再生出事端。”

    “弥补?伤害已经形成,弥补有用么?”云毅声音格外冷淡,“这一切都源于你毫无底线的宠爱,所以慕容雪才会变成如今这样嚣张跋扈。唯有让你们跌入困境一无所有,慕容雪才会收敛她的大小姐脾气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听了心里一颤,他知道云毅绝对有这个能力,可是如果自己的公司真的被云毅打压,那将再无翻身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阿毅,不要做这么绝,这原本只是件小事,非要闹得水火不容么?”慕容怀尽量放软声音,无非是想让云毅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“小事?如果设身处地,被全网群嘲,你大概就不会说这种话了,”然而云毅却吃了秤砣铁了心,“我很忙,没空陪怀总多说,请回吧!做事前就要想好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如今结果已经出来,就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云毅直接下起逐客令,再次令慕容怀脸面全失。

    他尴尬地看了眼周围投来的愤慨的目光,尴尬地转身离开了云氏集团。

    等慕容怀回到自己车上,满脸都是沮丧。

    来之前他以为自己的出现多少能挽回些局面,可是现在看来,云毅的性格依旧如以往那样嫉恶如仇,他做出的决定,怕是没有谁能够改变的。

    原本发慕容家族的企业就陷入了风雨飘摇中,如果云毅再插手进来打压,那将彻底没有再翻身的可能。

    慕容怀重重叹了口气,看着镜中一脸惨白的自己,知道暴风雨即将来袭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确实毫无节制地宠着自己唯一的妹妹,无论她做什么,都毫不犹豫地去帮她达成,确实因此造就了慕容雪嚣张跋扈的性子。

    不过慕容怀却从来没有在意过,以为之前他笃定,不管慕容雪惹到的是谁,他都能收场掌控。

    结果却忘了,自己唯一无法掌控的云毅,却在此时彻底与自己翻了脸!

    云毅的个性向来强硬,他做出的决定自然也没谁能够改变。

    既然他决定要打压慕容家族的企业,以后的日子,只怕企业会更加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慕容怀越想越后悔,肠子都悔青了,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昧帮着慕容雪,却引发了将要覆灭整个家族企业的大横祸!

    在整个Y国,谁不知道慕容家基业稳固,立业已经有几百年,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云毅卯足了劲儿打压,这些基业将无法挽回地毁在他慕容怀的手里……

    毫无收获的慕容怀只好沮丧而回,情绪低落到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他刚回到公司,秘书就慌忙拿着一打文件过来签署,“总裁……这些都是刚被合作方取消的订单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企业自创立以来,还没有被这么大规模退过订单,公司上下因此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就连向来淡定的秘书都跟着慌乱起来,跟慕容怀汇报时都不敢去看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慕容怀轻敲了下桌面,示意秘书把文件放下,挥手赶她出去,“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惶恐不安的秘书立即如释重负,快速转身离开,生怕走得晚了会被慕容怀留住喝骂。

    等秘书离开后,慕容怀皱眉拿起那厚厚一打的订单合约,越看越心烦。

    之前不管哪个企业想要拿到他们慕容家的订单,都得千请万求的说好话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看到他们慕容家族被云氏打压,就一个个迫不及待想要撇开干系,溜得比耗子还快!

    慕容怀想到之前企业的风光,又想到如今墙倒众人推的落魄景象,气得将手里的那叠订单狠狠甩出去,重重砸在地上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订单宛如雪片般纷纷扬扬落下,铺满了整间办公室,却无法缓解慕容怀心头的郁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赫然是慕容雪打来的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慕容雪格外小心翼翼,“哥,你去找了云毅吗?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慕容怀愣了下,自己去找云毅的时并没有告诉慕容雪,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他下意识反问道,“雪儿,你怎么知道我去找他?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慕容雪在电话那头苦笑起来,“哥,你不要瞒我了,你看看手机上面的新闻,上面最新的消息就是你去了云氏集团,他们都说你是去找云毅求助了,所以我打电话过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立即翻开手机上的新闻,果然头版头条贴出了自己步入云氏集团的高清图片,旁边是加粗的黑体标题,“慕容集团危机四伏,走投无路寻找昔日好友相助。”

    而紧跟着另一条,则是他皱着眉头走出来的身影,旁边的配字更是令人抓狂不已,“慕容企业总裁眉头紧锁,目测求助被拒心情低落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两条报道,慕容怀脸色越发阴沉起来,不过他却仍是用沉稳的声音安抚着慕容雪,“雪儿,这些你完全不用担心,云毅已经答应,会帮助我度过难关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隔着电话,但是慕容雪根本就不相信慕容怀的话。

    她爱慕了云毅这么多年,又怎么可能会不了解云毅的性格?

    “呵呵,哥,你就别骗我了。”慕容雪凄然惨笑起来,“我们发布了冷月是狼女的杀人视频,只怕现在他想杀了我的心都有。又怎么可能会答应帮你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