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慕容雪戳穿事实,慕容怀沉默下来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。

    兄妹俩静默一会儿,慕容怀才低声说道,“雪儿,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。只要有哥在,就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哥,一切都是因为我才引起的,不应该让你来替我买单。”慕容雪的声音哽咽起来,“对不起哥,我知道错了,所以我自己来找云毅,我要向他道歉,求他放过我们家族的企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雪儿,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,你是不是去了云毅的公司?”慕容怀顿时慌张起来,“不,不要去,你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,赶紧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慕容雪却不肯答应,“哥,我已经到了云毅的公司,只要他能放过我们家族的企业,哪怕让我跪下来求他都可以。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因为我们被毁灭。”

    这两天慕容企业的焦头烂额慕容雪不是不知道,只是她都尽量逃避着,准备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她来找慕容怀时,看到往日自信雍容的他眉心里藏着的无奈,慕容雪知道,是时候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过依旧她骄纵高傲的性子,虽然心里有了主意,但是真的让她去向云毅低头,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就在慕容雪举棋不定时,手机里看到关于慕容怀的推送。

    她承认自己是个坏女人,可是她的哥哥不一样,他有着宏大的目标和理想,绝对不能被困住!

    因此在临近进入云氏时,她给慕容怀打了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次,慕容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。

    想让她向云毅低头,她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。

    不过她知道,自己必须做到,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都在所不惜!

    对于云毅来说,冷月就是他的底线,触碰者死。

    那么慕容怀就是慕容雪最后的底线,这些年来都是哥哥在照顾她,也到了她该回报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待在那儿不要动,我现在就赶过去!”慕容怀着急起来,快步走出办公室,朝楼下的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他听出了慕容雪话里的决绝,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,疯了似得拼命往云毅公司赶去。

    而站在云毅公司外的慕容雪再次看了眼那金碧辉煌的云氏招牌,狠狠深吸口气,抬头挺胸走入。

    云氏集团内一片平静,员工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,并没有因为慕容雪的到来而停下手里的工作。

    倒是之前阻拦慕容怀的那名前台走过来,冲慕容雪笑得格外温柔,“这位小姐你好,麻烦有预约么?”

    慕容雪冷眼等着这名前台女文秘,不屑翻了个白眼,“没有,我是专门来想云毅道歉的用不着预约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呢小姐,我们云总很忙,并不是谁都可以直接见他的。”前台女文秘仍旧笑得温柔,“如果你真的有事需要找云总的话,我可以帮你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我直接上去就可以来了。”慕容雪没什么耐心地挥挥手,“走开,不要耽误我去办事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没有预约的话,我是不可以放你上去的。”前台女文秘尽量笑着,“请支持我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脸上就已经挨了一记耳光,右脸立即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这巴掌是慕容雪打得,心高气傲的她没想到自己会被个小小的前台女文秘给刁难,气得破口大骂起来,“少拿着鸡毛当令箭!就凭你也想拦我?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!”

    女文秘委屈地捂住脸,低头向慕容雪道歉,语气却不卑不亢,“抱歉,请支持我的工作!”

    “你!”,慕容雪没想到居然遇到这么死脑筋的人,都挨了耳光还不肯学乖,气得她再次扬起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刚抬起来,就被稳稳捉住,耳畔起道清冷的声音,“这本来就是她份内的工作,你又何必为难她呢?”

    慕容雪下意识看过去,却对上齐宇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眸,里面盛满了疏离。

    来云氏集团之前,慕容雪就做好了被云毅痛骂的心理准备,不过她却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见齐宇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昔日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,如今以看陌生人的目光盯视着自己,慕容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双看不到的大手给捏了下似得,酸痛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有些尴尬的抽回手臂,“我只是想上去找云毅,并不是真心想要为难她。正好你来了,带我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之前慕容雪和齐宇刚结婚时,无论她说什么,齐宇都会无条件服从,并且欣然前往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却完全变了样,他只是冷冷看了慕容雪一眼,然后缓缓摇头,“我劝你还是回去的好,云毅的性格向来执拗,他打定主意的事,谁说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狠狠咬了下下唇,这才不甘心道,“我只是想要跟他道歉,难道连这也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道歉是真诚的么?还是只想让云毅放过慕容家的企业?”齐宇眼里带着几分通透,笑着摇头,“伤害已经造成,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,你又何必上去自取其辱呢?还是走吧,不要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夫妻一场,齐宇虽然很恼恨慕容雪之前绑走睿儿伤了自己的疯狂,可是当看到她沮丧的眼神时,依旧做不到狠辣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他确确实实曾经爱过的,甚至曾经想过要给她幸福的一生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他所有的爱恋都变成场一厢情愿的笑话,两人渐行渐远,早已经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甚至为了带走睿儿,慕容雪将他当仇人般看待,屡次狠下杀手;而他做的最狠的反击,就是在大众面前揭开她的真面目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!我好好的!”慕容雪恶狠狠瞪着齐宇,根本不想看到他此时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里面藏着的是什么?嘲讽么?还是怜悯?

    她慕容雪行事向来洒脱,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,尤其是这个早已经被她给抛弃的男人!

    齐宇不再多说什么,转身朝着电梯走去,打算直接去云毅的办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