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的云毅哪里还有刚才桀骜凶狠的模样,十足的一副女儿奴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冷月抱着小菲凡站在家门口,脸上的表情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她们在等即将上门来玩的齐宇和齐睿,对于他们父子的到来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自从洛哲被杀死后,冷月就一直待在家里足不出户,外面的舆论她不是不知道,只是不想再让云毅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天刚刚擦黑,齐宇的车就跟在云毅车子后方,缓缓停在云家的别墅外。

    两辆车并排停好,云毅率先下车后,齐宇才抱着齐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身后,跟着已经康复痊愈的缪春花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来云家别墅,眼里有几分怯怯。

    本来缪春花是不想来的,是齐睿缠着她,非要她陪着,不然就哭闹。

    缪春花没有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跟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全程都跟在齐宇背后,小心翼翼的模样更是像足了称职的女佣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走过来,冷月立即迎了上去,“欢迎欢迎,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,就等你们开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姨姨好!”齐睿嘴巴甜甜地跟冷月打着招呼,然后就跑去跟小菲凡玩耍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子很容易就玩到了一起,云毅和齐宇坐在客厅聊了起来,冷月和缪春花则帮着去拿了水果拼盘过来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气氛十分融洽,响彻着孩子们嬉戏的玩耍声,以及云毅和齐宇压低声音的交谈。

    冷月含笑看着这一切,时不时给缪春花一个和善的微笑。

    相比起冷月的落落大方,缪春花仍是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她笑得有些不自然,仍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家庭聚会中。

    “喝水,”冷月看出缪春花的不自在,特意把水送到她面前,“不用这么拘谨,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连忙笑着回应,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两个字外,淳朴的她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在缪春花的认知里,自己只是负责照顾齐睿的保姆,实在是没有资格跟冷月他们谈笑风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些怕我?”冷月故意冲缪春花眨眨眼,“不用怕,我不会暴起伤人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关于冷月是狼女的视频已经传遍整个网络,就算是在云毅的有心压制下,仍是不可避免被许多人看到了那则血腥十足的视频,就连缪春花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不相信,眼前这个笑得和善明媚的女主人,会是视频上那个凶残咬断别人喉咙的狼女!

    因此,面对冷月的自黑,朴实的缪春花十分认真摇头道,“我才不信你是狼女,那都是谣言!他们就是妒忌,才会毫无底线地造谣中伤!”

    看着表情异常严肃的缪春花,冷月仰头笑起来,“哈哈哈,你真是太可爱了!”

    这些年冷月在人类社会居住,见识了各种心思叵测的人类,他们表面上笑得比谁都谦和,背后却做着各种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不过从缪春花眼中,冷月只看到淳朴两个大字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之前听说缪春花为了救齐睿,不要命般毅然从飞驰的车内跳出来,导致重伤养了很久,这令她对缪春花印象十分的好。

    如今真的接触后,冷月觉得,自己或许可以跟缪春花做朋友。

    除了云毅外,冷月再没有别的朋友,是缪春花眼中单纯澄清的笑,令冷月忽然就萌发了结交好友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相信,一个豁出去性命都要保护别人的人,心肠绝对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“花花?我听睿儿都喊你花花阿姨,我可以这么喊你么?”冷月冲缪春花眯眼笑起来,“我很喜欢你,如果你不介意,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闻声眼睛瞬间瞪大,不敢置信到支吾起来,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冷月眼神黯然起来,这是她第一次生出想要结交人类朋友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是,”缪春花拼命摇头,生怕冷月误会,“我……我只是个佣人,什么都不懂,没有资格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缪春花把话说完,冷月就笑着摇头起来,“谁说你是佣人?再说,就算是佣人怎么了?难道就没有交朋友的权利?我很喜欢你,你如果不喜欢我直接拒绝就好。”

    冷月向来是直爽的性格,对她而言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完全没必要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“没有!我很喜欢你的!”缪春花连忙拼命点头,“你那么美,性格又好,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冷月开心笑起来,伸出手握住缪春花的手,“那好,从今天开始,咱们可就是好朋友咯!我轻易不会跟别人交朋友,一旦结交,就是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辈子”这三个字令缪春花心里格外动容,她从没想过,自己会被人主动结交,而且承诺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!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人还是无论从外表美还是内在美,都毫无挑剔的冷月!

    她重重回握住冷月的手,郑重承诺着,“好!就让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!”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聊得格外开心,那边云毅和齐宇也是谈笑风生,客厅的角落里则坐着一起玩玩具的齐睿和小菲凡。

    整个别墅内都飞扬着欢声笑语,气氛格外融洽。

    外面夜色溶溶,星光璀璨,远在另一端的慕容家别墅里,气氛却格外的惨淡。

    自从慕容怀强硬带回想要求云毅放过他们家族的慕容雪后,兄妹俩就无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紧紧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他们谁也没说话,都在设想着慕容家族越来越惨淡的现状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这场蓄意打压中挺过去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还有没有安然自这场风浪中挺过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慕容家的客厅里气氛惨淡压抑,就连灯光都令人沉闷到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良久,慕容雪愧疚地看向慕容怀,“对不起哥,这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去招惹冷月的。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慕容雪才彻底明白,自己在云毅眼里,根本就是像蚂蚁似得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