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清晨,醒来的慕容怀刚准备去叫慕容雪离开,却发现她房间里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他顿时着急起来,脑海里闪过无数可怕的念头,生怕慕容雪也遭了狼女冷月的毒手。

    毕竟慕容怀心里清楚的知道,慕容雪才是杀害福妈的真正凶手,要不然冷月也不会狠心把她从高架桥上给推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被冷月知道慕容雪还活着,肯定会做出更加疯狂的复仇举动来!

    慕容怀倒抽一口冷气,都顾不上太多,立即驱车朝着云家别墅赶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豁出去了,如果真的是冷月伤害了慕容雪,他拼上这条命不要,也要拉着冷月一起下地狱!

    被逼得几近走投无路的慕容怀将车子开得飞快,转瞬就来到云毅家门外。

    他从车内跳出来,快步来到门前猛拍怒吼着,“冷月!你给我出来!快出来!”

    云毅正搂着冷月酣眠,还没从睡梦中醒来,就被巨响的拍门声吵醒。

    他不悦地皱起眉头,从二楼落地窗往下看,就看到气急败坏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云毅眼神阴鹜下来,看来自己这些天给慕容怀的教训还不够,他都膨胀到公然来自己的公寓叫嚣了!

    冷月跟着被吵醒,迷迷糊糊看向云毅,“大早上的,是谁在外面吵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下去看看,你再睡会儿。”云毅弯腰轻吻了下冷月的额头,然后套上家居服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慕容怀就情绪激动大喊起来,“云毅,快把雪儿交出来!”

    云毅黑沉着脸走到慕容怀面前,却没有要给他开门的打算,两人之间隔着道厚厚的栅栏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跑我这儿来找慕容雪?你以为我会允许她靠近我的别墅?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把雪儿交出去,昨晚她还跟我说的好好的,今天跟我一起离开这里,早上就发现没了人影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气急败坏道,“除了你,我不觉得Y国有谁能有这个能力,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我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云毅嘲弄地扬起嘴角,“她失踪就是我带走的?慕容怀,你是高看了你的妹妹,还是小看了我?”

    昨晚云毅跟齐宇彻夜把酒言欢,根本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抓什么慕容雪。

    因此面对慕容怀的逼问,云毅简直想笑。

    他是有多丧心病狂,才会派人去抓慕容雪?

    自从知道慕容雪还活着后,云毅并没有告诉冷月这件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慕容雪从高架桥上摔下去却没死,是她命大。

    而她肯定已经尝过了死亡的恐惧,承受了应有的惩罚,云毅不想让冷月再为了不值得的慕容雪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至于慕容怀说要远走异国,这是云毅早就猜到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昔日好友,他纵然满心愤然,却并没有真正下死手,把他往绝路上逼迫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诸多留了情分,却导致慕容怀将慕容雪的失踪直接指向他。

    看着云毅眼里的不屑,向来了解他的慕容怀这才知道,自己来得有些太鲁莽了,雪儿的失踪应该确实跟云毅无关。

    再没有谁比慕容怀更了解云毅的孤傲了,他行事向来光明磊落,就连打击报复也绝对不在背后出招,都是光明正大放在明面上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不是云毅,又会是谁悄无声息带走了雪儿呢?

    这些天慕容怀疲于公司的事情,整个人都精神紧绷着,如今慕容雪的不见,宛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彻底将他给击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是我太鲁莽了,”慕容怀诚心实意向云毅道歉,“我以为雪儿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,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找她偿命!”云毅冷漠说着,彻底跟慕容怀划清界限,“她残忍杀害了福妈,还嫁祸给我,这一辈子都得背着良心的谴责,永远别想安宁!”

    慕容怀过来并不是想要跟云毅争论福妈被杀的问题的,眼下他已经被踩到最底层的污泥里,再激怒云毅简直是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因此慕容怀并没有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云毅的别墅,郁郁上车,然后飞速离去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还没开出多久,手机突然传来简讯声。

    烦躁的慕容怀根本懒得看,心里担忧着慕容雪的安危,正怕她会遭遇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在Y国,除了云毅外,慕容怀实在找不到有谁会去找慕容雪的麻烦,除非……

    难道是齐宇?

    这个念头从慕容怀脑海里闪过,他立即拿起手机,拨通齐宇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听筒里响起齐宇冷漠的声音,“什么事?说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带走了雪儿?”慕容怀并没有太多废话,直接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齐宇直接挂了电话,半句话都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他就算是疯了傻了,也不会带走什么雪儿的!

    他和慕容雪之间的情分,早随着那一刀的*,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辈子就算再碰到慕容雪,他都会把她当成陌生人,绝对不会再跟她有任何的交集!

    慕容怀握着电话,听到里面传来的嘟嘟声,气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齐宇温文尔雅,是十足的老好人,如今居然挂了他的电话!

    慕容怀正想再打个电话过去问问,赫然看到手机上有条未读短信,居然是慕容雪发过来的!

    这条短信瞬间牵动慕容怀的心,他立即打开查看,里面跳出一行字:哥,对不起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。如今害得慕容家族风雨飘零,我实在是罪孽深重,再也没有办法出现在你面前。我走了,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去赎罪。”

    这条简讯看得慕容怀脸色越发黑沉下来,他立即拨着慕容雪的电话,那边却显示忙音。

    很明显,自己已经被慕容雪给设置了黑名单,根本打不过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正急得不行,慕容雪第二条简讯又发了过来,“哥,不要担心我,我有能力照顾自己。只是爹地那边还要麻烦你解释下,我根本就不配做慕容家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哥,你一定要振作起来,东山再起!这样才能减轻我的负疚感,减少我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简讯连发三条后就关机了,任凭慕容怀怎么么联系都联系不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