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齐睿天真的眼神,缪春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,支吾了半天想不到好答案,只好无奈点头,“那……那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别墅里的菲佣很快将晚饭给端了过来,齐宇抱着齐睿坐下,缪春花则战战兢兢坐在了长条形餐桌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齐睿明显对此很不满,不高兴地抱起手臂,嘟嘴抗议起来,“花花阿姨,你为什么要坐那么远?”

    缪春花本来就局促的不行,这会儿被齐宇这么一问,更加蒙圈起来,“啊?”

    “花花阿姨!”齐睿加重语气从靠背椅上跳下来,不开心地拽住缪春花的手臂,“你平时都坐在我旁边的,我现在也要你坐我旁边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有些犯怵,平常她确实是这样照顾齐睿的没错,可那都是因为齐宇不在家,她十分自在,不用顾虑那么多。

    如今齐宇就在一旁坐着,虽然他脸上并没有半点不耐烦,甚至目光始终都十分和善。

    可是让缪春花坐在他身边吃饭,她仍是觉得有些坐立不安,局促到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可是,花花阿姨,你不坐在睿儿身边,那睿儿就不吃晚饭了。”齐睿仍在耍着小脾气,漂亮的小鼻梁因为不开心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齐宇终于发了话,“睿儿喜欢你坐在他身边,你坐过来就好了,不用那么拘谨的。”

    在缪春花心里,齐宇始终都是雇佣她的主人,她始终都保持着敬畏之心,不敢太造次。

    既然齐宇都这么说了,缪春花压根不敢提反对意见,这才不情愿从靠背椅上站起来,被齐睿拽着坐在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要求达到满足的齐睿十分开心,拿着筷子努力帮缪春花夹菜,“花花阿姨,你照顾我辛苦了,多吃点这个。”

    别看齐睿的人小,动作却不慢,很快就帮缪春花夹了满满一碗菜。

    直到缪春花的碗实在堆不下,齐睿这才暂停下来,邀功地冲缪春花笑起来,“花花阿姨,你都尝尝,这些都是我最爱吃的,相信你也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温柔笑起来,“好,谢谢睿儿。”

    得到夸奖的齐睿笑得格外开心,三人坐在餐桌上吃起晚饭,气氛倒也算融洽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齐宇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回房间,而是牵着齐睿的手,准备带他去外面走走。

    “走,爹地带你出去散散步。”齐宇说着,拉着齐睿的手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齐睿却一把拽住缪春花的手,“花花阿姨也要去!花花阿姨也要去!”

    缪春花顿时尴尬到不行,竭力想要甩开齐睿的手,“不了,花花阿姨还有事,就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嘛不嘛,花花阿姨陪睿儿一起,睿儿要花花阿姨陪着。”齐睿拽着缪春花的手不肯送,执意要让她跟着。

    向来疼爱齐睿的缪春花只好答应下来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真的不想去的,可是又不忍心看齐睿不开心,只好硬着头皮跟着。

    齐宇对比不置可否,他知道睿儿是真心喜欢缪春花,这一切都源于缪春花对齐睿倾心的照顾。

    外面早已经黑下来,别墅外的马路上格外幽静,造型别致的路灯投下来,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光晕。

    清风拂面,送来几缕花香,颇为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齐宇和缪春花一左一右牵着齐睿的手走着,恍惚间突然觉得,他们才是一家三口似得。

    齐睿开心到不行,走路连蹦带跳,嘴里哼唱着缪春花教给他的童谣,“小兔子怎么走,一蹦一跳往前走;小猴子怎么走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刚开始还有些尴尬,走了一会儿终于适应,放下了心里的矜持,低头看着开心不已的齐睿,脸上始终带着笑。

    齐宇的目光偶尔从缪春花脸上扫过,觉得她身上别有一番自然的美。

    三人走着走着,齐宇突然觉得肋骨下方一阵刺痛,不由伸手摁住闷哼一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立即顿住脚,“齐总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,走吧。”齐宇用手摁了下肋骨下方,不在意摇摇头。

    缪春花有些担心,“可是你的脸色,看上去有点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路灯下齐宇的脸色有些青白,看上去有些病态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是光线的问题。”齐宇并没有把这个当回事,“估计是旧伤犯了,走吧,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以为是旧伤复发,准备先把齐睿和缪春花送回去,再去医院看看。

    然而这句话话音刚落,又一阵疼痛袭来,痛得齐宇脚步踉跄了下,右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次的痛锥心刺骨,就像有人用刀戳进了他的骨头似得。

    缪春花吓得赶紧扶住齐宇,“齐总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刮骨般的疼痛侵袭着齐宇的周身,令他额头沁满冷汗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敢托大,指了下自己的肋骨处,声音里带着几分虚弱,“我突然这里,好疼。”

    “齐总,你先等一等,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“爹地,你到底怎么了?刚才还好好地抱着睿儿呢?爹地,爹地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人高马大,无边的痛楚令他再也站不稳,将缪春花一起压倒在地上,吓得齐睿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爹地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勉强说出这几个字,铺天盖地的疲惫感袭来,他再也无法维持清醒,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在缪春花的催促下,医院的救护车很快赶到,立即将已经昏迷的齐宇抬上车,火速开往医院。

    缪春花和齐睿也跟了过来,急救室外的灯闪烁着,刺目又令人揪心不已。

    齐睿吓得趴在缪春花怀里,泪汪汪问着,“花花阿姨,爹地他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缪春花耐心安抚着被吓到的齐睿,“没事的,睿儿不用怕,有医生在,你爹地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耐心在外面等着,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然而急救室外的灯却始终没有熄灭,证明里面的情况十分危急。

    齐睿到底年级小,担心地等了两小时后,昏沉沉睡在了缪春花的怀里,脸上写满了担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