缪春花轻轻拍着齐睿的后背,仍在焦急地等着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终于,在差不多晚上十一点时,医生终于带着一脸倦容从急救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缪春花连忙抱着已经睡着的齐睿走了过去,急切问道,“医生,齐少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医生摘下蓝色口罩,无奈叹了口气,“患者因为上次被刺伤,修养时没有注意,引起肾盂病变,其中一个已经坏死,另一颗也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令缪春花错愕不已,“医生,你是不是看错了?齐少上次的伤已经治好了的啊!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请相信我们的专业水准。”医生语气里有些不悦,“我们会对每一个患者负责,这两天我们会联系肾、源,尽快找到跟患者匹配的肾盂。在这之前,你最好不要告诉患者他的真实病情,免得影响他的心情,加重病情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早已经被泪水模糊了眼睛,重重点头道,“好,你放心吧医生,我一定会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,等下护士会把患者推到特护病房,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完就想离去,却被缪春花给喊住,“医生,麻烦等一下,我可不可以去做肾盂匹配测试?”

    看着眼含期待的缪春花,医生公事公办地点头,“可以,只要通过了配型测试,就可以提供捐赠。但是前提是,你必须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医生,谢谢医生。”缪春花连连点头,决定等护士将齐宇推进病房后,就赶紧去做个配型测验。

    这两年她住在齐家,他们父子俩对她都格外照顾,淳朴的缪春花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回报,眼下听闻齐宇居然肾盂坏死,想都不想就想捐出自己的肾盂给他。

    护士很快推着齐宇走出来,他仍在昏迷中,脸上苍白中带着些青紫,着实令人担忧。

    缪春花连忙抱着熟睡中的齐睿跟了上去,心里无声为齐宇祈祷着:齐少,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,睿儿还小,他需要你。

    等护士把齐宇送进病房,安置好一切后,缪春花毅然走向医院内的检测中心,去做肾盂匹配测试。

    她感念这些年齐宇对自己的照顾,如果可以她宁愿捐出一颗肾盂出来。

    听说人只要有一颗肾就可以活下去,只是身体会变得虚弱些而已,缪春花并不害怕会变虚弱,她只想齐宇赶紧好起来,睿儿已经没有妈咪疼爱,不能再失去爹地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齐宇终于昏沉沉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迷糊糊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在医院里,入目全部是刺目的白色。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是在散步的途中,疼痛难忍昏倒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,这是被送到了医院?

    “齐少,你醒了?”一直在照看着齐宇的缪春花脸上立即露出惊喜的笑容,低声问道,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地方?要不要我去喊医生过来?”

    齐宇感觉了下,隐隐觉得肋下还有点疼,不过还可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还好,”齐宇一开口,就发现自己喉咙有些干哑,仍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,“睿儿呢?”

    “早上时我把他送去学校了。”缪春花解释了下,然后再次询问道,“齐少,需不需要我喊医生过来?”

    齐宇摇摇头,“不用,现在感觉好多了,就是觉得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昨晚一直睡到现在,饿是肯定的,还好我提前熬了些鱼粥。”缪春花说着,将搁置在桌子上的保温盒打开,喷香的鱼粥味立即充斥了整个病房。

    缪春花的厨艺很好,平时都会特意下厨给齐睿做些私房甜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齐宇拦着不让她做家里的事情,勤快的她都想负责齐睿的一日三餐。

    这碗鱼粥她熬了好几个小时,软糯香浓,咸淡适宜,特别适合此刻的齐宇吃。

    “嗯,味道还真不错。”齐宇第一次吃缪春花做的饭,由衷竖起大拇指称赞起来,“比家里的菲佣做得都好,味道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,“并没有那么好啦,齐少不嫌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,确实味道很不错,已经可以去开店了。”齐宇再次赞许连连,顺口问道,“医生说我是怎么昏倒的?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伤口?”

    缪春花闻言脸色一白,“是的,就是那个伤口引起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声音黯淡下来,“齐少,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齐宇并没有注意到缪春花的异常,淡淡应声,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里有点事需要回去处理,所以……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支支吾吾的,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要回去的事。

    “哦,家里有事要请假回去是吧?”齐宇爽朗点头答应下来,“可以,没问题,要请多久?到时候我多给你一个月工资,权当给你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,缪春花轻轻摇头,“我是想请辞的,这次估计需要的时间要久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辞?”齐宇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一定要请辞么?如果你家里有事完全可以请假的,不管多久,只要你办完事回来就好,睿儿他离不开你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缪春花把齐睿照顾的很好,如果她真走了,齐宇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像缪春花这么勤勤恳恳的人了。

    缪春花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眼睛水汪汪的,简直要哭起来,“齐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缪春花根本就不想请辞的,之前她去做了配型监测,自己跟齐宇的血型完全匹配,随时都可以做捐肾手术。

    这对缪春花来说是个好消息,只是她的担心随之而来,如果自己真的做了捐肾手术,到时候肯定要修养很久,又该怎么照顾年幼的齐睿呢?

    而且她并不想让齐睿知道这件事,白天时医生告诉她,病人有知情权,齐宇的双肾情况他必须清楚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缪春花求了好一会儿,医生才勉强答应,虽然会告诉齐宇他的病情,不过会帮着缪春花隐瞒齐宇肾、源的来源。

    这就是缪春花想要隐瞒的,淳朴的她认为齐宇对自己有知遇之恩,哪怕捐赠自己的肾出去都心甘情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