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看着冷月脸上轻松的表情,齐宇跟着放松下来,微微点头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医生这时走了进来,“齐少,你准备好了没?手术马上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齐宇轻嗯了声,“走吧!”

    护士立即走过来,推着齐宇朝手术室走去。

    云毅和冷月跟着来到手术室外,被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很快,又有一辆手术车被推过来,朝齐宇的手术室推进。

    云毅随口问了句负责推车的护士,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哦,她是捐赠者,手术马上就要进行了,不要挡路。”

    护士急着将缪春花推进去,口气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云毅并没有跟她多计较,闪开了路让手术车进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冷月却微微皱起眉头,目光紧紧盯着蒙着层白布的手术车。

    等手术车进去后,她却讶然问道,“为什么捐赠者要把自己盖起来?是不想被人看到他的脸?”

    冷月和齐宇一样,都认为捐赠者的身份是男人,根本没想到会是已经请辞的缪春花。

    云毅也不太清楚,只好摇头说道,“我也不太清楚,估计是想保护自己的隐私吧!”

    “哦,”冷月微微点了下头,眼里仍是有些不解,“可是,为什么我觉得刚才那人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呢?”

    冷月的嗅觉十分敏锐,她总觉得刚才被推过去的那个人,身上的味道令她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只是到底是谁的,因为车子推的太快,她还真有些说不准。

    云毅看了眼冷月,低声笑了起来,“傻瓜,你怎么会认识捐赠者呢?别瞎想了,走,我们过去那边坐坐。”

    手术室内,医生再次询问了下缪春花,“你确定要无偿捐赠?齐少他提供了很优渥的资金给你做补偿的。”

    已经换上无菌衣的缪春花十分肯定地点头,“谢谢,不过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想让齐宇尽快好起来,并不是贪图他的钱财,无论多少补偿,她都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,既然你坚持,那就让我们开始手术吧。”医生点点头,命令护士将缪春花推进手术室,“进行半麻醉吧,手术开始。”

    为了确保更好的溶血性,医生为齐宇的肾移植手术,采用了椎管内麻醉。

    齐宇躺在病床上,努力想要看清楚自己的捐赠者。

    然而两人只见隔着层薄薄的绿色布帘,他只能勉强看到些模糊的轮廓。

    随着医生的话落,注入齐宇体内的麻醉剂渐渐起了效用,他的眼皮越来越重,都没来得及听完,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术室内进行着紧张有序的肾移植手术,外面的云毅和冷月在耐心等待着。

    他们盯着手术室的灯,直到一个多小时后,灯终于熄灭,医生率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肾移植的手术已经十分成熟,云毅仍是迈开大步走过去问道,“医生,手术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,”医生摘掉口罩,“这次的手术十分顺利,后期只要患者多配合,一定会很快恢复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辛苦医生了。”云毅这才如释重负,“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冷月到底是女人,心思很是细腻地问道,“那那位捐赠者呢?他的情况怎么样?我们可以过去感谢他么?”

    “哦,她的体质很好,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,只是少了一颗肾,以后的日子就要终生服药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了几句,突然想到缪春花的叮嘱,摇头拒绝了冷月的好意,“捐赠者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,所以你们就不用过去感谢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辛苦医生了。”云毅送走医生,等着护士将齐宇的手术车推出来,跟着朝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冷月却并没有跟上,而是仍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云毅走了两步回头喊她,“月儿,走了,我们护送齐宇回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就来。”冷月应了声,并没有立即转身跟上,而是朝着手术室打量。

    她是对那个捐赠者有了几分好奇,刚才他们路过时,那种味道她明明很熟悉的。

    这个愿意捐赠肾、源,又不肯露面的人,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冷月敢肯定,自己一定认识,她绝对不会弄错的!

    就在冷月往里张望时,云毅又催了句,“月儿,快走啊!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”冷月应了声,转身跟上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走,后脚就由护士推着仍在昏迷中的缪春花,从手术室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将缪春花推向另一处病房在,这是手术前缪春花自己要求的。

    负责推车的护士有些想不通,跟自己同伴低声议论着,“这人是不是傻?听说齐少给她准备了一千万的酬谢金,一千万呢,她居然不要,你说是不是傻?!”

    “傻不傻不知道,估计脑子不太灵光。要是我有了一千万,那还不随意去包养小鲜肉啊!”

    两名护士推着手术车走远了,好在缪春花仍旧昏迷着,并没有听到她们近似嘲讽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云毅和冷月跟着护士将齐宇送进病房,等他稳定下来后,冷月转身就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“月儿,你要去哪儿?”云毅一把拽住冷月的胳膊,不知道她这是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冷月实话实说道,“齐宇的状况已经稳定了,我想去看看那名捐赠者,他身上的味道我真的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,你还是别去打扰的好,或许别人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呢?”云毅阻止了冷月,“我们还是不要惊扰到别人,耐心等齐宇醒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云毅这么说,冷月只好无奈点头,“好吧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冷月真的想弄清楚捐赠者身上熟悉的味道,不过云毅都这么说了,她也不好意思再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耐心等待着,到了差不多傍晚,齐宇终于从昏迷中醒来。

    云毅关切地问道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齐宇的脸色还有几分惨白,虚弱笑道,“觉得身体里多了别人的东西,除此之外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足吧,好好在这里养着,不用担心公司和睿儿,一切都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会照顾好睿儿的,你只需要好好养身体就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