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15章 齐宇康复出院,撞见落魄的春花…
    云毅和冷月又叮嘱了齐宇好一会儿,看着天色快要黑下来,这才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反正齐宇住的是高级私人病房,有高级护理专门照顾,倒也不用担心太多。

    齐宇静静躺在病房内修养着,另一栋楼的普通病房里,缪春花刚刚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有些渴,下意识想要水喝,声音干哑低喃着,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住的是普通三人间,并没有专门的护工。

    好在同病房的病房家属心善,立即帮缪春花倒了些水过去,帮她擦了擦干涸的唇瓣,“你刚动完手术,还不能喝水,只能湿湿嘴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。”缪春花轻声道谢,艰难用舌头舔了下干涸的唇,“真的好渴,想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渴也要忍着,这是为你好。”好心的病人家属帮缪春花擦了几遍嘴唇,忍不住出声抱怨起来,“你动这么大手术,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,这怎么能行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缪春花的声音仍有些虚弱,“再说不还有医院呢么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看来也是个可怜人,开肠破肚受了这么大的罪,身边连个端茶送水的都没有。以后啊,你有事就喊我,能帮一把是一把。“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不是遇上事了,谁会到医院来呀!”

    缪春花感激地道谢,她的礼貌和凄惨的现状很快赢得同病房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齐宇在高级私人病房修养身体,吃住都是最高档的配置。

    缪春花则躺在普通病房里,吃住都是最普通的不说,端茶倒水差不多都是靠同病房的人帮忙。

    不是缪春花不想找人照顾自己,而是她早就无牵无挂只身一人,生病住院也只能自己扛着,又能招谁来帮忙呢?

    日子在两人修养的时间里缓慢过着,转眼间,已经过了月余。

    经过医院的精心调养,齐宇的身体很快恢复,不但脸色变得红润,整个人都看着胖了些。

    唯有住在普通病房里的缪春花,吃不好睡不香,一切都是靠迁就,原本就瘦弱的身体更是足足少了一圈。

    这天,是齐宇出院的日子,云毅早早就带着冷月过来,帮忙齐宇办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经过这月余的调养,齐宇整个人容光焕发,和云毅有说有笑从病房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调养了差不多一个月,我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快要生锈了。等会儿咱们去打场高尔夫庆贺一下。”齐宇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云毅却直接摇头,“别,刚才医生可以叮嘱你好好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听医生的话,才能好得快。”冷月跟着笑起来,“咱们还是快回去吧,睿儿今天念叨着要来接你出院,硬被我给塞到学校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医院,没事确实不应该让他过来。”齐宇赞同地点头,“那走吧,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三人边走边说笑,转眼已经从特护楼走出来,来到医院的花坛下。

    花坛里长满了枝繁叶茂的夹竹桃,长枝细叶招摇着从花坛里伸出来,灼灼晃花了人眼。

    齐宇他们正准备绕过花坛转过去,突然有道人影从被花枝掩映的小路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普通的病号服,手里拿着低廉的饭盒,里面盛着两元一份的小米粥。

    她应该是怕热腾腾的小米粥撒掉,只顾着低头没来得及看路,差点就撞到齐宇身上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幸好云毅发现的及时,一把把齐宇给拽到了一边,不过也撞得来人脚步踉跄,手里端着的饭盒掉落在地上,米粥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来人生怕米粥会烫到对方,头也不抬就连忙道歉,“我今天的米粥打得太满,没注意看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下次小心点。”齐宇轻声说了句,并没有放在心上,“你的米粥撒掉了,我再帮你打一份过来?”

    那人却身形一僵,整个人埋头就往前走,“不用,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有些奇怪地看过去,这才发现对方是个女人,而且背影看上去格外眼熟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的话还没说完,穿着病号服的女病人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似得,居然迈步小跑起来,“你认错人了,不是我!”

    谁知道她刚跑出去半步,后背的病号服就被人给紧紧揪住,身后传来冷月的声音,“春花,你是春花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,你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被拽着的女人伸手背向后面,想要拯救自己被揪住的衣服。

    然而冷月的手劲那么大,怎么可能会被她轻易拽走呢?

    “不对,你就是春花!我的嗅觉不会错的,一定是你!”冷月的语气十分笃定,“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那天手术室外的气味那么熟悉了!捐赠肾盂给齐宇的那个人是你,对不对!”

    冷月的话令本来想走开的齐宇和云毅对视一眼,然后长腿迈过被揪住的女病人面前,凭借身高的优势,完美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被冷月抓住的并不是别人,正是在医院修养着的缪春花。

    她自从捐出一颗肾后,身体状况就变得很差。

    再加上没有得到及时的调养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不说,体质还格外虚弱,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出院。

    今天她早早就下楼去打了小米粥上来,因为去早时食堂比较清闲,可以多打些给她。

    实在不是缪春花抠门,而是她的钱都用来住院缴费了,只能在生活费上紧一紧。

    只是缪春花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居然会撞上齐宇和云毅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会遇上,她宁愿饿一中午也不出来打什么小米粥啊!

    原本她想埋头赶紧离开,谁曾想冷月的嗅觉那么灵敏,紧紧拽着她不放,而且还追问那天手术的事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缪春花给为难坏了,低着头怎么都不肯抬起来,把脸颊藏在披散着的长发里,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,你们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齐宇仔细看着被冷月拽住的人,虽然她不肯抬头,不过仔细辨认下,确实是缪春花没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