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16章 齐宇得知缪春花捐肾给他…
    只是眼前的缪春花似乎瘦了一大圈,病号服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,难怪他刚才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肩膀似乎在轻颤着的缪春花,齐宇伸出手,抬起她的下巴,声音淡淡柔柔,“春花,我已经认出你了。现在,你可以给我解释下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修长温热,碰触到缪春花的下巴上,令她心尖儿都跟着一颤,整个人再也没有力气,下巴随之被抬起,对上了一双清明的眼眸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恢复健康的原因,缪春花觉得这双眼睛比之前还要晶亮百倍,就那么一眼,就直接看到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缪春花还是第一次离齐宇那么近,尤其是在他眼神炯炯的注视下,大脑几乎一片空白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怎么会住院?”齐宇的声音十分好听,不疾不徐,却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,“还有,我想知道,冷月说的捐赠人是你。春花,你真的不打算给我个解释么?”

    缪春花晕乎乎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眸,竭力想要隐瞒过去,“没有,不是,不是我,我只是凑巧住在这里,真的,我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的嗅觉绝对不会出错!”冷月立即大声反驳起来,“那天我和阿毅守在手术室外,看到捐赠者被退了进去,当时觉得那气味十分熟悉,却想不起来是谁。直到今天遇到你,我敢肯定,那个捐赠者绝对就是你!”

    云毅睿智的眼眸看着神色慌张的缪春花,淡淡说道,“难怪你在阿毅做手术前请辞离开,是怕他发现你就是捐赠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不是我……”缪春花觉得自己在他们的目光下简直无所遁形,可是她根本不想承认。

    捐赠肾盂给齐宇是她出于自愿的,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被冷月给撞破,缪春花仍想隐瞒过去,她不想让齐宇觉得欠了自己人情。

    “春花,是我大意了,没想到淳朴的你也学会撒谎了。”齐宇的脸色黑沉下来,“你真会以为我去查会查不出来么?只是当时并没有想到那人是你,尊重捐赠者的意志,根本就没有去查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左手掏出手机,立即拨给自己的助理,“给你五分钟时间,立即给我查出来捐赠者的详细信息!”

    这句话犹如宣判了缪春花的死刑,令她本来就紧张到不行的脸庞变得惨白起来,整个人虚弱到几乎站不住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连忙扶住她,“春花,我是绝对不会弄错的!你怎么这么傻?直接告诉我们捐赠者是你就好了呀!现在齐宇都能出院了,你脸色却还这么差,是不是没有修养好?”

    “我听齐宇说,捐赠者根本没有要半分报酬,你住院的钱只怕是自己掏的腰包吧?”云毅说着,低头看着滚了满地的小米粥,“你住在医院就吃这个?只是小米粥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小米粥也有营养的,医生说有助于伤口的恢复。”缪春花说到一半立即闭嘴,生怕说多了更坐实自己捐赠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齐宇已经打横将她给抱起来,大步朝着病房楼走去。

    这下直接吓坏了缪春花,“齐少,你这是在做什么?快放我下来!我可以走路的,我的饭盒,我要去捡我的饭盒!”

    齐宇黑沉着脸像个生闷气的孩子,“饭盒!你再敢提试试!我现在就带你去检查,如果你缺了一颗肾,我绝对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缪春花这两年照顾着齐睿,从来没见齐宇发过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他近似咆哮的样子吓得缪春花不敢再多说,心虚地靠在他身上,觉得天都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齐宇抱着缪春花刚走两步,缪春花鼓足勇气低声央求起来,“齐少,拜托你放我下来,你的身体刚恢复,不能劳累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把骨头,能累到我?”齐宇明显正在气头上,说话口气凶恶的厉害,“闭嘴!再多说一句话,小心我封住你的嘴!”

    这句威胁果然管用,缪春花吓得连忙捂住自己的嘴,生怕盛怒吓得齐宇直接命人缝住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她知道齐宇的身份显赫,这点事根本不用他亲自动手,就会有人跳出来施刑。

    对缪春花来说,丢了一颗肾也远远没有被缝住嘴巴可怕,想到被针头一阵阵穿过嘴唇,简直令她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跟在齐宇身旁的冷月被缪春花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,仰头问向云毅,“她这是,怕齐宇会强吻她么?”

    云毅觉得自己憋笑憋得很辛苦,拧了自己一把才正色道,“呃……我认为她是理解成缝衣服的缝了吧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差点失笑出声,低头闷笑着拽住云毅的手,“咱们是不是该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我可不想杵在这儿当电灯泡。”云毅说着,冲齐宇挥挥手,“阿宇,我们撤了,你自由发挥!”

    “滚!”齐宇心里有团火正熊熊烧着,被欺骗的盛怒令他恨不得杀人泄愤。

    云毅理解他的心情,并没有多计较,反而调侃着耸肩搂住冷月,“走吧老婆,有异性没人性,咱们还是滚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冷月跟着点头,没忘了叮咛缪春花道,“春花,你现在是病号,齐宇是刚康复的病号,生气对身体不利,一定要坦白从宽,免得气到齐宇又住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与其说是调侃,不如说是淡淡的威胁,顺利令缪春花脸色更加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她柔声声音跟铁青着脸的齐宇商量,“齐少,你可不可以先放我下来,我保证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齐宇拽拽的直接拒绝,“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话,真相如何,我会自己调查!”

    看着脸上蒙了层霜的齐宇,缪春花觉得自己的末日到了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齐宇断喝一声,已经抱着缪春花来到自己刚离开的特护病房,摁下床铃呼唤来医生,“给她做个详细检查,尤其是肾脏部位,拍个清楚的片子。”

    被喊过来的医生看到缪春花出现,知道一切都瞒不过去,索性低头坦白,“对不起齐少,是我骗了你,她就是你的捐赠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