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宇的俊脸更冷寒了几分,气恼地瞪着缪春花,“很好!很好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挥手示意医生,“立即推着她去做检查,我要她现在身体状况的详细报告!”

    医生哪敢怠慢,点头就推着手术车来到缪春花跟前,“走吧,跟我再去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被戳穿一切的缪春花心早已经乱成麻团,求救地看向医生,“好,请你带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打定主意,只要出了这个病房门,她就赶紧离开医院,走得远远的再不要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齐宇脸色怕人的厉害,心虚的她只想赶紧逃开,根本不敢再去多想任何。

    医生并没有在意缪春花话里的意思,正要点头,齐宇已经黑着脸过来,直接抱起缪春花冲医生道,“前面带路,走吧!”

    再度被抱起的缪春花紧张地舌头都撸不直,“齐少,我……我可以自己走……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齐宇黑着脸重重哼了声,“想走去哪儿?离开这里,然后躲起来对吧?告诉你,想都不要去想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大踏步跟着医生离开病房,黑沉的脸色一副生人勿近的可怖模样。

    齐宇本来就身形高大,这会儿抱着穿着病号服的缪春花在病房楼里穿梭,引发了一系列羡慕妒忌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哇,好man啊!简直男友力爆棚!为什么我没有这样帅气蛮霸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被男朋友抱着做检查,是我就要幸福死了。嘤嘤嘤,人家也想要个那样的男朋友啦!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好帅好有风度,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,肯定家世不凡,好想把她拉下来换我扑过去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那女人看着长得也就一般般,这是交了什么狗屎运,居然有这么出色的男朋友?老天真是不公平啊!”

    齐宇和缪春花的组合,惹得一帮少女心里酸溜溜的,低声说着或羡慕或嘲讽的话,妒恨到恨不能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在齐宇的一路监督下,医院监测科室大开绿灯,缪春花很快就做完了各项监测,不过结果却很不乐观。

    缪春花的伤口仍没有恢复,甚至隐隐有溃脓的迹象,而且各种术后指标都不达标,远远低于正常值。

    齐宇气得把桌子拍的砰砰响,“可恶!你们医院到底是怎么照顾病人的!”

    此刻齐宇的心痛到不行,他之前曾经设想过捐赠者的身份,却从来没想过会是缪春花。

    如今他倒是身体恢复正常可以出院,可是缪春花却变得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这是真巧被他给遇到了,如果没有遇到,这个傻丫头到底想要瞒着他到什么时候?!

    盛怒下的齐宇脸色十分可怕,就连医院的院长都不敢多说半句,低着头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确实是院长的疏忽。

    当时缪春花做完捐赠手术后,他以为她已经离开,却没想到她就住在自家医院,只是换到了普通病房而已。

    身为院长,他每天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,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个。

    如今惹恼了齐宇这个煞星,院长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闷着头都不敢吭声的一众医生和护士,善良的缪春花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她认为这都是自己的错,是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,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因此她鼓起勇气抬头看向齐宇,明知道他黑沉着脸格外可怕,仍是壮胆央求起来,“齐少,跟他们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齐宇恶狠狠瞪了缪春花一眼,“你的账我等下再跟你算!”

    说完,齐宇扭头看向院长,“下午引咎辞职吧,否则你的行医生涯,将因此彻底断送!”

    被训斥的院长大气也不敢喘,耷拉着头应声,“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医院本身是云氏和齐氏开的,最多是的股东就是云毅。

    也知道云氏和齐氏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齐宇断喝了声,院长立即带着值班医生和护士们离开,脚步快的像要逃命似得。

    缪春花眼睛转了下,心虚的厉害,生怕留下来的自己会被盛怒中的齐宇给掐死。

    她缩着肩膀,打算混在人群中溜出去,却被齐宇一把拽住手腕,深邃的眼眸几乎贴在她的脸上,“你想去哪儿?嗯?”

    怂人一枚的缪春花紧张到忘了呼吸,她还是第一次离齐宇那么久,鼻息间缭绕的都是齐宇霸道的男性气息。

    她的心狂跳起来,好一会儿才努力镇定下来,脸像充血般通红,“齐少,我……我去给你倒水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齐宇正气到不行,这会儿看到缪春花手足无措的样子,差点就破功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下缪春花身后,“倒水去门外?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缪春花最怕的就是齐宇贴近,他每靠近些,缪春花就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凝固了似得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百倍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想趁机溜走对吧?”齐宇大手一捞,将手足无措的缪春花拽回来,直接摁在病床上,“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养病!哪儿也不准去!”

    看着齐宇凶神恶煞的神情,缪春花怂到只知道点头,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乖乖陪着医院,把身体给养好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再有半点想要趁机偷溜出去的鬼主意,否则我就……”齐宇想了下,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威胁缪春花,口不择言道,“否则我就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缪春花委屈巴巴应了声,这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,无辜抬头道,“齐少,我不是小少爷,你不能用威胁他的语气要挟我。”

    齐宇也才慢半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不过话已经出口,齐宇就只能硬着头皮装凶悍,“有什么不行的?你自己做错了事,就要受惩罚!”

    缪春花委屈地低下头,不敢再多说半句,生怕再惹齐宇发火。

    看着低眉顺眼的缪春花,齐宇心头熊熊的怒火终于稍稍缓解了些。

    他摁住缪春花的肩膀,不用拒绝命令道,“乖乖躺下,等下医生就会来给你用药,这一次必须乖乖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躺在病床上,突然意识到这里是齐宇之前睡过的地方,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脸也再次火烧火燎地热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