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宇伸手摸向缪春花的额头,“脸怎么这么红?该不会是发烧了吧?”

    打死缪春花她也不敢说自己眼下是羞窘的,只能闭上眼睛装死,“没……没事,可是是睡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恰好医生在这时走进来,帮缪春花输上消炎营养液后,就识趣的立即离开了。

    眼下的齐宇就是个行走的炸药包,但凡是有脑子的,都会主动离他三米开外,免得无辜被炸伤。

    等一切收拾好,病房里静了下来,只能听到输液的点滴声。

    齐宇静静站在一旁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缪春花,眼里波澜四起,心头掀起万千思绪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想过,看上去那么柔弱的缪春花,小小的身体里居然有那么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毅然捐肾出去,这并不是谁都能有勇气做到的!

    偏偏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,平常说话的声音都格外婉转的小女人,做出了这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记得当时他曾经叮嘱过院长,要赠送给捐赠者一大笔钱,后来院长却说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当时他还很奇怪,不明白捐赠者怎么会不接受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就连现在,他仍有些不明白,索性直接问起缪春花,“当时我让院长转达我的心意,想给捐赠者一笔钱表示感谢,你为什么不要?”

    缪春花根本不敢跟齐宇犀利的眼眸对视,全程都紧紧闭着眼睛,差一点就听着点滴声睡着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到齐宇问自己,虽然心里仍是紧张的厉害,嘴角却不由自主露出抹温柔的笑,“因为这是我发自内心想要捐赠的,并不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齐宇的眼眸暗了暗,突然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她不像寻常女人那么爱慕虚荣,不管是妆容还是衣着打扮,绝对都是人群中最普通的那个。

    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她,令他居然有种眼神被吸引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就像一块发光的美玉,令他忍不住想多看几眼,并且怎么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齐宇不再出声,眼神直直凝视着缪春花,似乎想用目光直视她的内心似得。

    病房内重归宁静,缪春花静静躺在病床上,虽然紧紧闭着眼睑,却能感觉到齐宇*的目光始终凝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看不到,看不到……

    缪春花自我催眠着,尽量忽视齐宇那霸道的视线,不久居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缪春花再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挪到了西窗,她是被饿醒的。

    她是中午打饭时遇到准备出院的齐宇,然后就被强制摁在了这个病房。

    如今情绪终于缓和了少许,肚子就开始不安分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缪春花怯生生睁开眼睛,才发现病房里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她瞬间放松下来,看了下自己的手背,上面的输液针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拔掉了。

    真是天助她也!

    缪春花心里有些小窃喜,立即从病床上坐起来,用脚捞自己的鞋子。

    趁着这时候病房里没有人,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趁机溜走。

    然后缪春花的脚在地上找了一圈,却没有找到鞋子。

    她愣了下神,觉得是自己弄错了,弯腰往下面看,“咦,鞋子跑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缪春花明明记得,自己的鞋子就脱在床边,按理说用脚一捞就能找到的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她找了半天,却没有半点踪迹,甚至就连弯下腰,都没能看到自己脱下的鞋子。

    病房下面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就在缪春花疑惑间,病房门被推开,齐宇拎着吃的走了进来,“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缪春花愣了下,冲口而出,“鞋子啊,我的鞋子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只管安心躺在床上就好,要什么鞋子。”齐宇淡淡说了句,将手里拎着的保温盒放在病床前的桌面上,“我刚让人给你熬了容易消化的鱼粥,快趁热吃点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有些讶然,她是真没想到,齐宇居然会让人给自己做鱼粥。

    呆愣两秒后,缪春花不自然地摊手道,“呃……我总要下来洗个手吧?可是没有鞋子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这才不情愿地走到病房门口,从搁置的储物柜里拿出来缪春花的鞋子,弯腰放在她床边,“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眼睛瞪得滚圆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的鞋子,根本就是齐宇放起来的?

    这……这确定是身为总裁的齐宇做的?

    缪春花彻底被齐宇小孩子的举动给震惊了,呆愣看着他,弄得齐宇似乎有几分恼羞成怒,“我要下去帮你拿鱼粥,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机跑掉,帮你放好鞋子怎么了!?快吃!不准乱想别的!”

    被凶了两句的缪春花低下头遮掩自己嘴角的笑意,她这才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无比霸道,却有着堪比小孩子的心性。

    如果被人知道,堂堂齐氏集团的总裁,居然会藏别人的鞋子,估计听到的都会惊掉下巴吧?

    不过缪春花知道这时候的齐宇惹不得,聪明的把想笑的心思摁住,床上鞋子洗好手,这才坐下来打开保温盒。

    喷香的鱼粥扑面袭来,令缪春花乐得眼睛弯成两道月牙,“嗯,好香!”

    她的笑就像甜甜的向日葵,带着阳光的气息,令始终板着脸的齐宇总算舒缓了几分,语气里少了几分凶巴巴,“快吃!”

    正饥肠辘辘着的缪春花就不客气起来,埋头大快朵颐,没一会儿就喝完了那碗香浓润滑的鱼粥。

    看着缪春花的吃香,齐宇低声问了句,“真有那么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缪春花重重点头,“我每天都喝点小米粥,胃里寡淡的厉害,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营养又美味的美食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令齐宇又心疼几分,想到自己在医院养病时各种丰盛的营养餐,而捐肾给自己的缪春花却每天只能喝点小米粥果腹,就格外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以后由林嫂给你做营养餐,你只需要乖乖吃掉就好。”齐宇不用质疑地说道,“给我快点养好身体,看你现在的模样,瘦的跟鬼似得。”

    刚吃饱的缪春花心情很好,也不反驳齐宇的话,眯着眼睛只顾着回味刚才的美食,“嗯,林嫂的厨艺真的越来越进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