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缪春花自己的厨艺就很赞,不过她生病住在医院里,根本没有时间给自己做吃的。

    看着只需要填饱肚子就一脸幸福模样的缪春花,齐宇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简单和美好。

    他倚在窗边,看着满脸笑意的缪春花,心头悄然生出朵绚丽的花,自心头直达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缪春花正回味着刚才吃的美食,突然就察觉到齐宇灼灼的目光,瞬间觉得全身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从病床上站起来,“呃……我去刷下保温盒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已经大步走过来,伸手摁住缪春花的手,“不用,等下林嫂会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手叠在一起,齐宇宽厚的手掌完全覆盖住缪春花娇小的手背上,令她的心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宛如触电似得,缪春花立即抽出自己的手,“我……还是我去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用就是不用!”齐宇凶巴巴抓住缪春花的手,用凶恶的眼神警告她,“给我老老实实坐在这里,什么都不要想做!”

    陡然黑面的齐宇令缪春花再次犯怂,没底气地小声点头,“好,可是……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这才察觉到,自己居然紧紧抓住缪春花的手没放,立即尴尬松开,“呃……我没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内的气氛瞬间尴尬起来,两人目光撞在一起,就像被粘到似得彼此凝视起来。

    齐宇的目光越来越灼热,浓的就像焦灼的蜜糖,怎么都化不开。

    缪春花被看得脸颊绯红,下意识想要躲开,然而眼睛却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她觉得齐宇的眼里似乎藏着星辰大海似得,曼妙多彩,令她只想探寻到最深处,徜徉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空气中渐渐蓄起粉红色的心形泡泡,两人的目光中带着火苗,滋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“爹地,花花阿姨是不是病了?我有带水果来看她哟!”

    病房内气氛恰好,却被一道稚嫩的童声给打破,齐睿手里捧着个火龙果跑进来,身后跟着笑吟吟的冷月。

    齐睿是冷月带来的,这些天住在冷月家里,齐睿不时就念叨着想念缪春花。

    当时冷月也没有办法,因为她听云毅说缪春花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知道缪春花不但没离开,而是因为捐肾不得不住在医院,冷月下午就直接把放学后的齐睿给带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她手里拎着新鲜的水果,喜滋滋跟在齐睿身后,等看到屋内陡然分开的两个人,才意识到自己来的似乎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冷月有些尴尬起来,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,讪笑着将水果放在病房内的桌上,“呃……睿儿闹着想见春花,我就顺便带他过来了,没注意到你们在忙……呵呵,你们继续,继续哈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不解释还好,一解释令缪春花的脸更是彻底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她羞赫地头都不敢抬,弯下腰看向齐睿尽量转移话题,“睿儿,你真的很想花花阿姨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齐睿重重点头,眼里已经蒙了一层水雾,“花花阿姨,你为什么要走?不是说好了要每天接送睿儿上学的么?你走了再也没人给睿儿讲故事,也没人陪睿儿玩游戏了。”

    齐睿长得白净又可爱,这会儿委屈不已看着缪春花,嗓音里还带着哭腔,顿时令缪春花心疼到不行。

    她歉疚地看向齐睿,诚心实意向他道歉,“对不起睿儿,是花花阿姨的错,我不应该说了不算数的。”

    之前照顾齐睿时,她确实承诺过,要好好陪在齐睿的身边。

    那时的缪春花已经想好,要尽心尽力在齐家好好工作,努力照顾着齐睿长大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有想到,后来齐宇居然肾脏坏死,这个消息打乱了她全部的计划,不得不放弃最疼爱的齐睿,毅然捐出了自己的肾脏。

    如今面对齐睿稚嫩的质问声,缪春花觉得自己简直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她从没有在别人面前许诺过,却偏偏在答应了齐睿之后,食言而他。

    看着穿着条纹病号服的缪春花,齐睿却笑着摇头,“花花阿姨,睿儿知道你是生病了才不得不离开的。所以等你好了,就遵守之前的承诺,回来照顾睿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眼前的齐睿明明才直到缪春花的腰高,可是眼里却写满了真挚的渴望,看得缪春花心里一酸。

    泪水悄然泛上缪春花的眼眸,她伸手轻捏了下齐睿的小脸蛋,语气哽咽着重重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等她养好身体,一定会回去照顾齐睿,比之前还要千百倍的用心!

    齐睿向来对缪春花的话深信不疑,看到她点头开心的几乎要跳起来,拍着小手欢呼着,“真是太棒了!爹地,你听到了么?等花花阿姨好了,就会回来照顾我哟!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快乐总是来得如此简单,齐睿脸上的笑感染了屋内的众人,脸上都不由跟着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齐睿又在病房里玩耍了好一会儿,冷月识趣地带着他离开,“睿儿,很晚了,我们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,”齐睿有些不情愿,嘟着嘴巴看向一旁的齐宇,“爹地,我可不可以留下来陪花花阿姨?”

    齐宇直接摇头,“当然不行,乖乖回去睡觉,等你花花阿姨好了,就会搬回去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齐睿开心地来到缪春花跟前,伸手轻扯了下她的衣角,“花花阿姨,你很快就可以出院搬回来,对不对?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接连的询问声令缪春花下意识点头,“当然,睿儿乖乖回去睡觉,花花阿姨也要休息了。等花花阿姨调养好身体,就可以搬回去照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齐睿开心到重重点头,这才跟着冷月离开。

    等两个走后,房间里重归安静,缪春花和齐宇再次陷入到无声的对视中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碰在一起,又心虚般很快飞快,等缓和下来些自己的心绪,再次看向对方,发现对方居然也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这般的几番对视后,缪春花和齐宇相视一笑,觉得对方简直像极了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你安心休息吧!我先回去,有事打我电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