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23章 这个女人早已驻进了他的心…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有各种各样的爱情,或者温情脉脉,或者荡气回肠。

    唯有缪春花,才是唯一一个愿意把自己的肾割舍出来,愿意无偿捐献给他的。

    这样无声的情谊,怎能不令齐宇怦然心动?

    再加上缪春花离开后,齐宇回忆起她在时的点点滴滴,这才恍然明白,早在不知不觉中,自己已经悄然爱上了这个眉眼温顺的女人。

    任凭缪春花怎么想,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齐宇给表白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今天病房里的初吻就已经够失控的了,现在又被齐宇捉住不放,非要她正式两人间的感情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都令缪春花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偷偷捏了自己一把,想提醒自己赶紧从美梦里醒过来,不要沉溺在齐宇此刻宠溺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要知道齐宇帅气多金的外表吸引到的女人如过江之鲫,而卑微平凡如她,甚至都没有仰望他的资格。

    被掐到的地方痛了下,缪春花这才确认自己并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可是她实在是不明白,无论外表还是身家都格外出色的齐宇,怎么可能会舍弃掉那些条件同样优秀的女人,而看上她呢?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中,缪春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腰间。

    她的左腰处空荡荡的,哪那里有颗肾脏已经被摘掉,如今正长在齐宇的体内。

    难道,是因为这个?

    缪春花的心咯噔了声,清楚听到了它开裂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刚才还一脸娇羞的缪春花眼神变得无比悲伤,她刚才还窃喜的认为自己或许真的有闪光点被齐宇给看上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她审视完自身后,才发现自己身上压根没有半点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那个吻是因为怜悯,那么她宁愿不要!

    一股酸楚自缪春花心头攀升,她可以被无视被误解,唯独不能接受的,是被怜悯。

    “齐少,我不需要你的怜悯。”缪春花的声音变得冷静许多,“我们根本就是两个国度的人,为你捐肾是我心甘情愿的,你不必付出什么,更不用想到要去弥补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?!”齐宇的声音冷下来,刚才还笑容满面的脸上带着风雨欲来的肃杀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因为强忍怒气暴起青筋,手指紧紧攥在掌心,低声质问着缪春花,“你那该死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?什么叫做怜悯?什么叫我想去弥补?!你到底是有多看不起自己,还是有多瞧不起我!?我会因为一点点感动,就盲目地喜欢上一个人?!”

    齐宇努力压抑着冲天怒火,整个人趋近在*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真的想要敲开缪春花的小脑袋,看看她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,是不是填满了浆糊!

    她到底是有多不自信,才会以为自己的喜欢是因为怜悯!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小东西,真的恨得他牙齿痒痒啊!

    缪春花还是第一次看到齐宇发这么大的火,整个人立即怂到不行,低着头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她心里仍旧认为自己想的没错,本来就是嘛!她又不是那些白富美,凭什么会被优秀的齐宇给看中?还不是因为她捐了颗肾出去,感动了他?

    齐宇恶狠狠瞪着缪春花,从她眼神里猜出她此刻的小心思,气得一拳砸在病床上,倒抽口冷气道,“很好!很好!你真的是想要气死我!天知道你那小脑袋里到底想的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缪春花被齐宇砸床的举动吓得缩了下肩膀,仍旧坚持着自己的看法,“我只是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再敢多说一个字,我就立即封住你的嘴巴!”齐宇凶神恶煞瞪过来,眼里是发了狠的怒火。

    缪春花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觉得在齐宇盛怒时,还是识趣些不要去招惹的好。

    病房内的气氛变得僵持起来,两人大眼瞪小眼的,医生恰好在这时开始例行的早间查房。

    看到医生走进来,本来一股火气没处发的齐宇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,冷声质问起来,“她大概什么时候能痊愈?”

    看着面色不善的齐宇,医生吓得后背蹿起片冷汗,恭敬回答道,“齐少,这个需要看病人的恢复状况,我们肯定会用最好的治疗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半个月时间,如果不能彻底令她康复,就给我准备关门大吉吧!”齐宇撂下这句话,黑着脸大步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看着他气冲冲离开的背影,医生压力山大地捂住心口,“只给半个月的时间?医院前景岌岌可危啊!”

    说完,医生央求地看向呆坐在病床上的缪春花,“拜托你啊,好好配合,一定要快些康复起来,我们可不想被齐少给砸了饭碗啊!”

    缪春花呆愣愣坐在病床边,脑海里反复闪现的是齐宇刚才的话,连医生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病房内重归宁静,缪春花无声靠在病床上,整颗心乱到不行。

    良久,她伸出手轻轻摸向自己仍有些滚烫的唇,心里溢出点点丝丝带着苦涩的甜,最后化成声叹息,幽幽自鼻息间逸出。

    她仍是认为自己是个最寻常不过的女孩,又怎么可能会被爱神垂青呢?

    刚才的那个吻,应该是齐宇冲动下的产物吧?

    对,就是冲动,他一定是因为愧疚才冲昏了头,等冷静下来肯定会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缪春花嘴角蓄着嘲讽,捂着脸往下躺去,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平凡的她从出生就诸多不幸,注定了要活得卑微艰难,又怎么可能拥有爱情这种神圣又宝贵的东西呢?

    缪春花啊缪春花,做人不可以太贪心,一定要保持足够的清醒啊!

    极度不自信的缪春花在心里叹息着,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,肩头微微耸动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,只看到有晶莹的液体一颗一颗自她指缝里渗出,落在床单上,很快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病房内弥漫着悲伤的情绪,这是缪春花此时纠结又无望的心境。

    她的心清清楚楚告诉她,对于齐宇刚才那个吻,她是不排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