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说齐宇刚才的出现震撼了缪春花,那么他现在的举动,简直彻底吓到了缪春花。

    她觉得有些头重脚轻,觉得下一秒就会昏倒似得。

    “嫁给我春花!我是认真的,发誓这辈子都会好好疼惜你照顾你,只对你一个人好。”齐宇正色看着眼前的女人,将手里的钻戒又往她眼前送了送,“这颗是我特意订制的心钻,仅此一枚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钻戒发出璀璨的光,几乎晃花缪春花的眼睛,好在并没有晃乱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稳了吻情绪,这才努力镇定说道,“齐少,你不要为了报恩说这样的话,我不需要你的报恩,更不需要你的怜悯。之所以会捐肾给你是为了睿儿,我不想看到他伤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缪春花的眼圈红了,语气也跟着哽咽起来,“你这样……你这样只会让我背负上沉重的枷锁,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,我也不会接受……齐少,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并没有像上次一样*,而是耐心听缪春花说完,然后握紧她紧张到有些微凉的手,诚意拳拳道,“春花,你真的弄错了,我根本就不是因为想要报恩才娶你!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,如果不是因为真心喜欢,我何苦要因为报恩来为难自己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眼神怯怯,刚想反驳齐宇的话,就被他给截停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打断我,你先听我说完。”齐宇耐心注视着缪春花,并不想让她有任何的思想压力,“如果真的是想报恩,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,让你过更富足的生活,而不是铁了心想要把你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娶你是因为这些年你在我和睿儿的身边尽心尽力,给了我们无尽的照顾,让我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你的善良和淳朴早已经悄然在我心里生根发芽。”

    齐宇越说越动容,“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,想的最多的就是你。我觉得我生活里已经离不开你了,睁眼闭眼想到的都是你。你要是不嫌弃我结过婚有了睿儿,就嫁给我。我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,只想说我和睿儿离不开你,不能没有你!”

    随着齐宇深情的告白,他的手牢牢攥着缪春花的手,而且越来越紧,眼里蓄着的深情几乎要溢出来,“春花,嫁给我!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高大男人,他一脸忐忑等着自己点头的齐宇,缪春花的眼泪夺眶而出,宛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滚落。

    在缪春花的记忆里,齐宇从来都是高贵桀骜的,她从来没见过他像现在这么小心翼翼过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犹如梦幻般不真实,也格外的令缪春花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说实话,面对如此优秀的齐宇,说她不心动是假的。

    可是缪春花心里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,隔阂在她和齐宇中间的鸿沟,实在是太深太深。

    无论是家世、学历,还是个人兴趣和过去,她们都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卑微如她,真的可以答应如此优秀的男人求婚么?

    会不会有一天这场堪比童话般的美梦突然醒来,狠狠给她一记耳光,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?

    缪春花的心狂跳到几乎要呼吸不到空气,脸色由刚开始的紧张变得通红不已,就连耳根都紧张到红到了脖颈。

    齐宇松开紧握住缪春花的手,拉出她细长的手指,轻轻帮她戴上那枚切割通透璀璨的心形钻戒,“答应我,我发誓会一辈子保护你爱护你,不让任何人伤害你!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拥住满脸震惊的缪春花,不由分说吻上她娇嫩的红唇。

    这两瓣唇的滋味有多么的甜美,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出差的日子里完全是靠着怀念这丝丝甜美硬撑过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再尝到,齐宇忍不住喉头溢出抹满足的轻叹,右手牢牢扣住缪春花的脖颈,专注地浅吻细尝起来。

    缪春花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,耳朵里响起的是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想要伸手推开齐宇,却被他牢牢抓住手,轻柔带到身后,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眼前的佳人犹如柔弱的小兔,愈发激起齐宇的怜爱之心,只想要*更多的甜美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深情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眼眸,好闻的男性气息将缪春花整个包裹起来,声音低沉暗哑,“乖,不要抗拒,好好体会我的吻,你就会明白,我是真心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齐宇的声音性感磁性,带着几分蛊惑,令缪春花迷失所有的心智,彻底沉、沦。

    她呆滞地被齐宇拥在怀里,感受着自己的唇被他小心翼翼亲着,心头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个如此优秀的男人,真的是她可以拥有的么?

    自己真的可以这么贪心,理所当然享受他的宠爱么?

    如果哪天等她梦醒,自己会不会被打回原状,再次变回一无所有的灰姑娘呢?

    缪春花偷偷掀开眼睑,近在咫尺的是齐宇那张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高、挺的鼻梁轻压着她的鼻翼,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淡淡留兰香的好闻味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虔诚细吻着她的*,令她再也无法自持,心里掀起万丈情愫。

    不管了,她再也不想那么理智规劝自己保持清醒了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真是一场美梦的话,那就让她永远都不要醒,就这么永远沉溺下去吧!

    她承认,自己早就偷偷对齐宇动了心!

    不管眼前的这一幕到底能维系多久,缪春花都决定不再逃避,顺从自己的心!

    是的,她承认,她喜欢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!

    不管以后会怎样,她都不想再逃避,决定坦然面对现在的情愫。

    改变注意的缪春花决定不再唯唯诺诺,她原本无力垂下的手悄然攀住齐宇健壮的手臂,笨拙回应着胶着不肯放的深吻。

    从未有过接吻经验的她像小猫似得轻啃着齐宇的薄唇,令他倒抽一口冷气,手臂箍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对男人来说,青涩的回应永远都比娴熟技巧的*更令人发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