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此刻,齐宇从未想过,怀里的人儿会像只小猫儿似得,用牙齿轻咬他的薄唇。

    她的小动作就像直接啃在他的心上,令齐宇原本紧闭着的眼眸睁开,对上缪春花那双澄清无害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呃…你也会接吻…”

    齐宇语音不详地嘀咕了句,索性拥着缪春花倒在了病床上,深情注视着怀里的她,“乖,答应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缪春花紧张到脸都白了,她无助地看着齐宇,一双小手紧张地攥起,“我,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此时的她已经不是十八岁的豆蔻少女,可是对于那事却仍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听说第一次会很痛,这令缪春花内心十分紧张,嫩白的小手下意识抓住齐宇背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看着眼神茫然无措的缪春花,齐宇知道自己这下是捡了珍宝。

    他低头细碎吻着缪春花的眼睑和小巧的鼻头,声音格外宠溺,“乖,不怕,你只需要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就好!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大手已经脱掉缪春花身上的条纹病号服,将两人以最原始的姿态坦诚相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之前毫无这方面的经验,如今一张脸烧得通红,话都说不利索,一双眼睛更是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。

    这里是病房啊,她该怎么办,他们刚接吻就要做那事么?

    但是她有不忍心拒绝这个她悄悄喜欢了很久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乖,别怕…”

    齐宇细吻着缪春花的耳廓,声音蛊惑又性感,宛如世间最美的天籁,令缪春花有种如坠云雾的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一种全新的体验在她身上蔓延,令她隐隐多了几分渴望,心口火烧火燎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渴望着什么,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她唯一能相信的,小手紧紧箍着他强壮的眼神,须臾间已经决然将自己全部交付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被各自心头的爱恋点燃,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干柴烈火般燃烧起来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越是被压抑的爱恋,触发时越是可怖的厉害,简直毁天灭地般的狂野,恨不得连着整个世界一起燃烧。

    齐宇已经几年没有做那事了。这一次发现自己的心之后,竟然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,他竟然在这间病房里和缪春花做那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缪春花青涩到几乎僵住的举动,更是令齐宇疯狂,恨不得将她整个扒皮拆骨,彻彻底底拥有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相拥的两人宛如海中的一艘小船,随着海浪掀动奏出陶醉灵魂的美妙乐章,激起心头无数涟漪。

    良久,风听雨住,齐宇终于不舍地泻出所有的爱恋,紧紧拥着怀里湿哒哒的人儿,低头吻着她秀气的五官。

    “春花,你根本不知道,你有多么的甜美!”

    齐宇之所以会爱上缪春花,从来不是因为她只算一般的外表,而是爱上了她那颗金子般闪光的内心。

    然而刚才两人的亲密接触后,齐宇才惊讶的发现,自己幸运地捡到了稀释珍宝。

    怀里的女孩是那么的令他销魂蚀骨,欲罢不能……

    她绝对是世间最珍稀的宝贝,这辈子他都绝对不会离开她!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两人在这件高级病房里,竟然真的做了那件事。

    齐宇小心翼翼搂着缪春花,声音里带着几分歉意,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,他刚才不应该这么急,在病房就要了她,他应该回家准备一个浪漫的夜晚,可是,他竟然等不及……

    这个宛如珍宝的女孩,值得他认真对待,犹如守护珍稀罕宝般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缪春花吸了吸鼻尖,声线里仍带着愉悦过后的鼻音,“我是不是很丢脸,到现在都毫无经验?”

    “傻瓜,”齐宇低头轻咬了下缪春花细嫩的脸颊,眼睛深情注视着怀里的女人,“这种事当然是毫无经验的好,没有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女伴有着丰富的经验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不知道缪春花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,不免有些又好气又好笑,心里更多的是对她的疼爱和怜惜。

    如今的社会人心浮躁,任谁都想不到,已经二十六的缪春花,居然是处子之身,干净到令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齐宇心中的想法,缪春花有些犹豫地咬了下下唇,轻声问道,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为什么我还是…想不想听我的过去?”

    齐宇连忙点头,“当然想,你过去的所有一切,我都想要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缪春花收拾了下心情,缓缓讲起自己所有的过往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全身心都已经交付给齐宇,自己的过去也不想有半点隐瞒,坦然剖析给齐宇看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弃婴,是被母亲在一条小河边捡来的。”缪春花说着,下意识靠在齐宇怀里,声音带着几分渺然,“那时候母亲已经结婚好几年,却因为没有生育能力,日子过得很糟糕。毕竟身为一个女人却不能生孩子,流言蜚语都足够压垮她的。”

    齐宇怎么都没想到,缪春花居然是被人遗弃的。

    他伸手将缪春花搂得更紧,“乖,那些都过去了,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此后余生,他都会倾尽全力,照顾这个柔弱善良的小女人,给她全世界最真挚的爱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了解,你先听我说。”缪春花的语气有几分哽咽,鼻头跟着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过去,远没有自己说的那么轻松,是她一直想要躲避的噩梦。

    如今说出来,是因为她从内心里已经信任齐宇,想要让他看清自己的所有。

    哪怕,哪怕得知一切后的他会转身离去,她也会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齐宇这才觉察到缪春花的情绪有些不对劲,他半靠着拥紧缪春花,伸手轻拍着她纤细光洁的后背,“乖,不想说就不要说,我不在乎你的过去,只想跟你好好过好下半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必须要说清楚。”缪春花却非常坚持,这些话犹如鱼刺在喉,令她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。不管你将要说的是什么,都要记得,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,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动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