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29章 睿儿以后就是你的孩子…
    可是瘦弱的她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,三两下就被扒了个光。

    男人令人作呕的气息喷在缪春花脸上,近在咫尺的是男人贪婪的疯狂,“哈哈,看来还真是个雏儿,今晚赚大发了!”

    粗粝的大手在缪春花肩头紧紧的抓住,令她浑身蹿起鸡皮疙瘩,无边的恐惧几乎将她给淹没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,不要!”缪春花无助央求着,双手在床边摸索着,然而周围除了光滑的床单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是喜欢玩强的!”那人拽着缪春花,一把将她翻过来……

    被掀过来的缪春花完全不懂他的意思,“不,不要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求我不要停是吧?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缪春花的央求声和男人暴戾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回荡在整个房间,彻底宣判了缪春花的死刑。

    她这才绝望意识到,自己早已经无路可逃……

    身后的男人依旧抓住她,缪春花甚至能听到清晰的拉链被落下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怕的抖成一团,眼角的余光撇见搁置在床头柜上的台灯,使出全身的力气握住,然后狠狠朝后面砸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台灯重重砸在那名公子哥头上,上面的琉璃应声而碎,只剩下铜制的灯架,危险地掉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妈的!贱人,找死!”被打扰了性、致的公子哥恼羞成怒,顶着头上汩汩的鲜血,捡起剩下的灯架,直接捅向缪春花的腹部,“烂、货!老子上你是给你脸!不让上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伴随着“噗嗤”的闷声声,铜制的尖锐灯架没、入缪春花的腹部,顷刻间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殷红刺目的鲜血拉回了这名公子哥的神智,他出来是花钱消遣的,不是弄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“贱人,这是给你的医疗费,敢报警我一定找人弄死你!”

    公子哥害怕事情闹大,丢给缪春花一沓钱,这才骂骂咧咧离开。

    最后的记忆缪春花已经有些模糊,她只记得自己痛得快要昏厥,眼前是砸来的一沓一沓钱,然后她就彻底昏了过去,被无边的黑暗给淹没……

    “别说了,乖,不要再说了。”齐宇听得心都快要碎了,紧紧抱着缪春花,几乎要把她给抱得窒息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知道,自己爱上的这个低眉顺眼的小女人,居然有着这么惨烈的过去。

    年幼的她用瘦弱的双肩支撑着整个家,却还是不能阻止养父母的早逝,甚至还要一次次面临被人欺辱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春花,不要再说了,再说下去我的心都要碎了。”齐宇低声在缪春花耳畔呢喃着,心疼吻上她的红唇,“那些都过去了,乖,从今晚开始,忘掉它们。”

    齐宇深情的声音将缪春花从过往惨痛的记忆中唤醒,她白着脸看着齐宇,伸手推开了他些,眼里蓄满了无限的悲伤,“那些不算什么的,真的,我可以用刷子刷去被他们碰触过得地方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哽咽地再也说不下去,右手轻颤着摸向自己的小腹,“可是这里的伤害,永远都无法弥补了…”

    齐宇连忙捉住缪春花的手,“不哭不哭,我知道你当年肯定很疼,那些都过去了,不要再去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缪春花已然哭成了泪人,捂着小腹痛哭不已,“这里,这里再也好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齐宇这才察觉到不对,怜惜地抱着缪春花,“你这里受伤了对不对?那个混蛋对你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伤害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,齐宇敢确定,当年的灯台肯定对缪春花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。

    缪春花吸了吸早就哭得红肿的鼻头,然后凄楚点头,“是,灯架当时直接捅进我的腹部,剧烈的疼痛令我昏迷了一夜,才爬出来找人求救。可是还是耽误了时间,医生倾尽全力,也没有能保住我的卵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缪春花凄楚地笑了起来,“我为当年的异想天开付出了惨烈的代价,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,永远都无法体味做母亲的那种感动。”

    齐宇倒吸一口冷气,怎么都想不到,缪春花居然损伤了子、宫,导致以后都不能生育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缪春花当年是怎么挺过来的,只知道眼前她低泣的模样令他心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哭了傻瓜,那些都过去了,以后我会保护你,还有睿儿,他也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齐宇柔声安抚着缪春花,“我会好好疼惜你照顾你,睿儿也会把你当亲生妈咪来看待的。你知道的,他最信赖你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眼神闪烁了下,真的可以吗?残缺的她也可以拥有幸福吗?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是我不能生育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的话还没说完,就令齐宇心疼地将她抱紧。

    这个莲花般柔弱的女孩,到底承受了多少重压,才不敢去寻求属于自己的幸福?

    “相信我,这些并不影响你成为妈咪,我们还有睿儿不是吗?”齐宇用无比珍视的眼眸凝视着怀里的女孩,声音格外的温柔,“不能生育并不是缺陷,也根本不会对你的魅力有半点影响。只要你同意,以后睿儿就是我们的孩子,有他在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齐宇的话令缪春花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落了地,她眼里升起抹对未来的憧憬,“真的吗?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必须可以,除了你之外,不会再有谁会比他的妈咪更要深爱他!”齐宇信誓旦旦,就差没有跪地发誓,“只要你同意,以后我们父子俩就是你的依靠,我们一家三口携手,共度漫漫人生旅途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没再出声,沉默地靠在齐宇怀里,心里对未来充满了希冀。

    窗外月色溶溶,碎银般洒满大地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齐宇就为缪春花办理了出院手续,载着她回到了齐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缪春花还没进门,齐睿就像小鸟似得,张开手臂从别墅内冲出来,一头扎入她的怀里,“花花阿姨,你回来真是太好了!我好想好想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