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她出现只是因为习惯罢了,来到慕容集团才想起如今的慕容怀早已经落魄离开,心里很是唏嘘。

    本来君梦云想要扭头离开的,无意中听到休息室里的几名高管的议论声,这才好奇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十分好奇,那个众人嘴里不屑陪睡的白莲花,究竟是谁,不是听说云毅很爱他的老婆么?

    看着君梦云疑惑不解的样子,这几位高管神秘兮兮笑起来,“君小姐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咱们这儿新来位代理总裁,云总把慕容集团的所有事务都交给她全权代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年纪轻轻的何德何能?我看她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要不是用了手段,打死我也不信她能当代理总裁!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就说了,现在的年轻人为了上位不择手段,她如果不是因为爬上了云总的床,我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!”

    看着几名高管义愤填膺的模样,君梦云心里更是奇怪,“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女人?那我有机会要去拜会下才行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有些不信这些高管们的话,毕竟整个城市谁不知道,云毅最爱的只有他的妻子冷月。

    之前有不少女人想爬上云毅的床,都被他毫不犹豫给痛斥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梦云曾经见过云毅的妻子冷月,对她的长相简直惊为天人,尤其是那蔑视众生般的清冷气质,更是令人仰望嗟叹。

    现在居然有女人能入得了云毅的眼,那该长成多妖娆的模样?

    “君小姐,之前你可是我们慕容集团总裁的未婚妻,那个空降的臭丫头半点都不如你,哪有资格做代理总裁,这不是对你最大的羞辱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R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而已,根本没有资格跟君小姐相提并论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咱们新上任的代理总裁叫什么来着?好像也姓君,叫……叫君梦……梦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再也听不下去,脸色黑沉道,“你们不要告诉我,她叫君梦瑶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好像就叫君梦瑶,”其中一名高管重重点头,“还真是巧了,她的名字居然跟君小姐你只差了一个字啊!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差了一个字!我倒要去看看,究竟是不是她!”

    君梦云咬牙切齿丢下这句话,大步流星离开了休息室,背影格外的匆忙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君梦瑶三个字时,君梦云差点就当场尖叫出声,根本无法接受君梦瑶居然当了慕容集团代理总裁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低贱东西,不是早就让她滚了么?怎么还阴魂不散留在这儿?

    而且她到底使了什么事手段,居然摇身一变,成为了慕容集团的代理总裁?!

    君梦云来不及想太多,急匆匆朝着顶层的总裁室走去。

    她到要去看看,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名字,君梦瑶那个比泥土还要卑微的低贱丫头,怎么可能摇身一变成凤凰!

    带着满心的不甘和妒忌,君梦云很快来到总裁室,直接推门走了进去,“君梦瑶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君梦瑶正低头看着余洋送来的财务报告,听到熟悉的声音下意识抬头,正好跟君梦云怨毒的眼神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不是我?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君梦瑶放下手里的资料,不咸不淡看着站在门口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之前还没走到总裁室时,君梦云还暗暗期待着是自己弄错了,如今看到端坐在总裁室里的果然是君梦瑶,这才可把她的肺给气炸了!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你这个不要脸的贱种,怎么会有资格坐在这里!”君梦云不由想起刚才那几名高管的话,气得浑身发抖,“这个位置应该是我的才对,你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君梦云就大步走到办公桌前,伸手拽住君梦瑶的胳膊,“我之前可是慕容集团总裁的未婚妻,他现在走了,这个位置应该我坐才名正言顺,你赶紧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君梦瑶被突然闯进来的君梦云弄得莫名其妙,压根没想到她会过来拽自己离开,愕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还是睡觉没睡醒?”君梦瑶清冷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君梦云,“我为什么要把位置让给你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我是前总裁的未婚妻!”君梦云硬是将君梦瑶从位置上拽起来,想给用力把她推搡出去,“你这个不入流的私生女,根本不配坐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疯了吧你君梦云,你自己也说了,你是前总裁的未婚妻!拜托你赶紧醒一醒,现在这家公司已经被云总给收购了,不是你未婚夫家的!”

    君梦瑶冷眼看着君梦云,掀唇嘲讽起来,“再说了,你不是刚和慕容家解除婚约了?这些年你的书都白读了吧,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跑到这里来撒野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跑着撒野?你再给我说一遍!”君梦云被怼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这才想起慕容集团已经易主。

    不过君梦云就算再没有理,也绝对不可能在君梦瑶面前低头。

    她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镇定,面带讽刺看着君梦瑶,“别以为你用了下作的手段爬上云毅的床,就能人模狗样当什么代理总裁!我告诉你,你这种人没人会瞧得起,位置坐不久的!咱们走着瞧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君梦瑶一把攥住手腕。

    刚才还一脸看戏悠闲的君梦瑶此刻黑沉着脸,语气因为愤怒变得森冷起来,“君梦云,注意你的言词!我完全可以控告你诽谤诬蔑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少拿大帽子压我!如果不是你下贱爬床,你以为这偌大的慕容集团,会轮得到你来接管?你算哪根葱!”

    君梦云幸灾乐祸嘲讽着君梦瑶,自认为抓到了君梦瑶的小辫子,不然君梦瑶不可能这么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君梦瑶指着办公室的门,冷声驱赶君梦云,半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?被我揭穿了就恼羞成怒?”君梦云眼里的鄙夷更浓,“果然不要脸也是会遗传的,你妈偷人做小三,你也偷人做小三!”

    “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