响亮的耳光声在总裁室内响起,君梦云的右脸重重挨了一记耳光,浮现出五根手指印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是君梦瑶打的,她可以忍受君梦云的嘲讽和羞辱,但是绝对不允许她侮辱自己已过世的妈咪!

    “滚!从我这里滚出去!”君梦瑶眼神冰冷地瞪视着君梦云,“你要是再敢说半个侮辱我妈咪的字,我绝对会掐死你!”

    “君梦瑶!你凭什么打我?!”君梦云捂着自己的脸,宛如受到了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她怒不可遏地瞪视着君梦瑶,低头朝她撞过去,“你这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,居然敢动手打我?我给你拼了!”

    在人前的君梦云向来是优雅端庄的,此刻却因为挨了君梦瑶的打变得歇斯底里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管不顾地朝君梦瑶冲过去,想要讨回刚被甩的那记耳光。

    要知道君梦云从小就是被当公主一样养尊处优长大的,别说被人甩耳光了,就连重话都没听过,如今又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?

    君梦瑶看着犹如泼妇般的君梦云,闪身躲过了她冲过来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君梦云撞了个空,身形停不下来,直接撞在落地窗玻璃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幸好这些落地窗都是防弹玻璃,不然刚才君梦云那一撞,肯定就摔倒楼层下面去了。

    君梦云被玻璃挡住后摔倒地,想着自己刚才要是就这么从顶层甩下去的可能性,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她狼狈爬起来,看着一副看好戏模样的君梦瑶,气得嘴唇直哆嗦,“你……你这个贱人!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君梦瑶根本懒得理会君梦云,直接摁下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,“保安,过来把这个女人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怕了我,想找你的姘头来对付我?”君梦云咬牙启齿朝着君梦瑶逼近,如果不是她知道自己打不过君梦瑶,早就冲过去抓花她的脸了,“你这个小贱人,识相的赶紧滚得越远越好,免得以后死了连埋骨之地都找不到!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送给你刚刚好,”君梦瑶冷眼看着歇斯底里的君梦云,好心提醒道,“君梦云,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我的耐性。还有,你的妆花了,很丑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彻头彻尾的丑八怪!君梦瑶,今天有你没我!”向来冷静自持的君梦云早已经被妒忌冲昏了头脑,不顾形象再度朝着君梦瑶冲过来,“你根本就是个丧门星,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会给人带来不幸!赶紧从我的生活中消失,有多远滚多远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君梦瑶没有再躲开,而是稳稳抓住君梦云的手,直接把她拖到门外,然后利落关上总裁室的门,“滚!识相的就不要再来挑衅我!”

    总裁室的门猛然被关上,差点碰断君梦云刚垫不久的高鼻梁,气得她站在门口破口大骂起来,“君梦瑶,你有本事做小三,怕别人说啊!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君梦云不顾形象的大喊声,引得在顶层办公的文秘们纷纷侧目过来。

    等她们看清骂人的居然是前总裁的未婚妻时,个个都惊讶到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看错了?站在总裁室门口骂人的那个,是我们前总裁的未婚妻?那个总是笑不露齿的君家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她哦,可是我记得她总是斯文有礼的啊,无论做事还是走路都是仪态万方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她嘴里说什么偷人小三的那么难听,该不会说的是我们的代理总裁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哦,哦对了,她们好像都姓君,该不会是两姐妹吧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别聊了,余洋特助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身形高大的余洋带着两个保镖走过来,吓得那些文秘们立即受了声,低头不敢再去看仍在高声骂人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“君梦瑶,你赶紧给我滚出来!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君梦云仍在气势十足地踹着总裁室的门,气急败坏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平时温婉的样子?

    余洋走到她身边,冷冷拍了下她的肩膀,“君小姐,你这是要公然砸我们云总旗下的产业么?”

    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君梦云听到余洋提到云毅,瞬间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她刚才只顾着想撕吃了君梦瑶,根本没仔细去想其中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慕容集团如今已经被云毅给收购,自己在这里的一举一动,都是在打云毅的脸!

    难怪刚才那些高管们说君梦瑶根本比不上自己呢,这是故意拎她出来当枪,无非是想看看云毅的反应吧?

    君梦云终于变得冷静下来,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做出端庄的样子,“余特助,你误会了,我只是有些事想要跟君梦瑶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正式来访,我相信我们代理总裁会很高兴跟你商谈。不过刚才君小姐的举动,好像不怎么合适呢。”

    余洋声音始终冷淡,他和君梦云在商务酒宴上见过,知道她是慕容怀的前未婚妻。

    听说慕容怀失势后君家就单方面解除了婚约,看来君家果然像风传的那样,市侩的厉害啊!

    不过这是君梦云的私事,向来公私分明的余洋自然不会多说什么,他现在要维护的,是云毅的脸面!

    君梦瑶是云毅指派的代理总裁,余洋的任务就是协助她管理好慕容集团,绝对不会给任何人闹事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着余洋冷沉的脸,和身后虎视眈眈的保安,君梦云有些心里犯怵。

    她是认识余洋的,也知道他跟了云毅很多年,做事风格狠辣果断,不是个能轻易得罪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如今余洋都这么说了,君梦云知道自己再闹下去,也落不到什么好处,只好气哼哼转身离开,“既然今天不方便,我就改日再来好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君梦云就踩着自己的三寸细高跟鞋,气冲冲朝着电梯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君小姐。”余洋慢条斯理喊住了君梦云。

    被喊住的君梦云后背一凉,担心自己刚才的举动惹怒了余洋,这会儿他来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她僵直着身子转过去,脸上带着几分忐忑,“余特助,还……还有什么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