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穿着打扮都是豪门阔太的丁嘉,佣人毫不迟疑打开门,让她和君梦云走了进来,“好的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进了别墅,这才发现里面布置的十分奢华,比她们君家气派了不止十倍。

    这样的豪宅,也唯有云毅才有这样的实力建造!

    丁嘉和君梦云一路默默赞叹着,跟着佣人走了很长一段路,才来到客厅门外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外面有你的朋友来访。”女佣恭敬进了屋,指着门外站着的丁嘉和君梦云向冷月请示。

    冷月正带着云菲凡在屋内玩耍,听到有人来访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门外,“我朋友?可是我不认识她们啊。”

    女佣瞬间惊慌失措,“对不起夫人,是我没有仔细盘问,我现在就把她们给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不用这么惊慌。”冷月好脾气的冲女佣挥手,“既然来了,就让她们进来吧,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冷月并没有把门外站着的母女俩人放在心上,之所以会让她们进来,是不想让照顾她的女佣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丁嘉领着君梦云走进来,看到冷月时愣了两秒,被她出尘的气质给折服。

    冷月并不认识她们,奇怪地问道,“你们,找我?”

    “云太太好,我是丁嘉,这是我的女儿君梦云,”丁嘉笑着冲冷月微微鞠躬,“今天我来,是特意来向你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冷月更不明白了,她并不记得自己跟面前这两个女人有任何的交集。

    “道歉?给我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云太太,是我教导无方,没有管好自己的女儿,害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,这都是我的错啊!”

    “妈,这怎么能怪你呢?分明是君梦瑶不自重,为了当代理总裁非要设计爬上云总的床,跟你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母女俩一唱一和的在冷月面前演了起来,一个满脸歉疚,一个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冷月眼睛眨了两下,才明白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两人是想说有个叫君梦瑶的,设计爬上了云毅的床?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在冷月脑海里出现,就令她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那个叫君梦瑶的她不认识,但是冷月敢肯定,云毅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这样的事的。

    别说是别的女人设计爬床,哪怕是脱光了躺在他的面前,他也绝对不会多看半眼的!

    对于自己和云毅的感情,冷月有着绝对的自信!

    心思通透的她心思转了下,冲着丁嘉浅笑起来,“你说的那个君梦瑶,真是你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,冷月是不相信,做母亲的会跑到别人家里戳女儿的脊梁骨。

    冷月的问话令丁嘉的脸涨红起来,“怎……怎么不是?她姓君,自然就是我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咪!你承认有这个女儿我才不认呢!她的妈咪分明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!”君梦云立即不服气地抗议起来,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跟君梦瑶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闭嘴,”丁嘉低斥了君梦云一声,这才转过来看向冷月,仍是满脸歉疚的样子,“真是抱歉啊,是我对她关怀不够,才致使她的三观严重偏差,这件事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冷月没有再说什么,幽绿的眼眸直视着丁嘉的眼睛,似乎可以直接看穿她的内心似得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莫名其妙找上门来的女人,冷月十分排斥。

    虽然丁嘉脸上带着歉疚的笑,可是冷月从她眼里看到的,却是带着算计的恶毒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的面相,一看就是常年尖酸刻薄的典型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说的话,半个字都不能相信!

    “真是抱歉啊云夫人,我这个女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,现在整个公司都传的沸沸扬扬。我生怕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,逼不得已才来告诉你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丁嘉依旧一脸诚恳地说着,却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微微上扬的嘴角。

    她早就听说云毅有个嫉恶如仇的妻子,这才故意跑过来告君梦瑶的状!

    天底下就没有女人能看着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勾引,还能无动于衷的!

    哼哼,君梦瑶,都不用我去对付你,等着这位云夫人扒了你的皮吧!

    丁嘉的满腹心思虽然没被冷月看通透,不过也看出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冷月并没有出声揭穿,而是做出感兴趣的样子,“哦,那我倒要过去看看了,那个君梦瑶是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这话正中丁嘉的下怀,高兴的立即眉开眼笑起来,“云夫人,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,为了那个贱丫头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她的不要脸是遗传的,为了勾引男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!”君梦云跟着点头,恨不得将君梦云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冷月嘴角扬起抹嘲讽,“哦,你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好?这样岂不是把你妈咪都一起骂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她才不是我妈咪的女儿,她是不要脸的私生女,是爷爷可怜她才给她冠了我们君家的姓氏!也只有我妈咪善良,才会把她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!”

    君梦云越说越气愤,添油加醋说道,“云太太,你不知道她有多不要脸,公司里的员工好几次都看到她硬搂着云总不放!这样不检点的女人,应该狠狠甩给她几记耳光!”

    “够了云儿,再怎么说,瑶瑶始终都姓君,是我们家的一份子!”丁嘉装模作样呵斥起君梦云,“我们今天来是给云太太赔不是的,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,影响云总夫妻俩的感情!”

    “可是妈咪,君梦瑶实在是太过分了!如果任由她这么下去,云总迟早会落入她的掌心!”君梦云义愤填膺地看向冷月,“云太太,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,我真的是怕你重走了我妈咪当年的路,被小三给登堂入室!”

    “妈咪,什么是小三?”

    原本在一旁玩玩具的云菲凡听到几人说来说去,好奇地扑过来询问冷月,小三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冷月将云菲凡抱起来,亲昵地蹭了下她的脸颊,“凡凡还小,这个话题不适合你,乖乖去一边玩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