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里的疑惑没解开,云菲凡有些不开心,不过仍是乖乖下来走向一边,“那好吧,凡凡尽快长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柔声说着话,一旁的君梦云却邹然苍白了脸,眼睛死死盯住云菲凡的头发,

    她刚才是不是看错了,怎么有一瞬间,好像看到有白色的尖耳朵从那个小丫头头发里钻出来呢?

    君梦云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因为那双白色尖耳朵的出现只是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她揉了下眼睛,仔细又看向云菲凡,脑海里跳出几个月前看到的一则传闻,当时整个社交网络都几乎瘫痪,人人都传言云毅的老婆和女儿是狼女。

    难道,她们真的是狼女?

    君梦云还在沉思着,冷月已经走到她跟前,轻声问,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冷月的动作吓了君梦云一大跳,心脏都差点停跳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地僵硬着回头,看向冷月的脸上披着假笑,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刚才就发现了君梦云的异样,她很不喜欢别人用探究的目光看她的宝贝女儿!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的话,我现在就去公司一趟。”冷月的脸色黑沉下来,直接赶人,“至于你们,就暂时没有时间招待了。”

    丁嘉就等着冷月去公司找君梦瑶麻烦,听到这话开心到不行,连连点头道,“好好好,云太太去忙就好,我们也该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丁嘉就伸手拽了下仍愣怔看着云菲凡的君梦云,“云儿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好。”君梦云慢半拍看向丁嘉,再次盯着云菲凡看了眼,这才跟着丁嘉离开。

    冷月全程冷眼目送心怀叵测的母女俩离开,这才走到云菲凡身边,低声问道,“凡凡,刚才妈咪没有解释什么是小三,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这么问,是因为云菲凡只要生气,就会露出尖尖的白狼耳朵。

    而刚才看君梦云探究的眼神,分明是看到了云菲凡那双与众不同的耳朵。

    云菲凡手里抓着乐高积木,嘟着嘴不开心地摇头,“是的,妈咪都不肯告诉凡凡什么是小三,凡凡很想知道,小三有没有小二大。”

    年幼的云菲凡气鼓鼓的小模样逗得冷月抿嘴浅笑起来,她伸手揉了下云菲凡的发顶,“小三当然没有小二大了,最大的小一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就是数字啊,无聊。”云菲凡索然无味地耸了下肩,瞬间对小三这个词兴趣全无。

    “对啊,本来就是数字呢,不用纠结这个问题。对了,凡凡想不想跟妈咪一起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冷月轻声提议起来,突然就升起想去云毅公司去看看的想法。

    听到要带自己出去,云菲凡开心地拍起小手,“好耶好耶,妈咪,我们去哪儿玩?”

    冷月促狭冲云菲凡眨了下眼睛,“我们去公司,给你爹地一个大大的惊喜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像黑猫警长那样,从天而降?吓得爹地门都不敢开?”云菲凡咯咯笑起来,为自己幻想的场面开怀不已。

    冷月跟着笑起来,牵起云菲凡的手,“是啊,走吧,我们去吓一吓他。”

    既然有人专门上来想要挑唆他们的关系,自己不亲自走一趟,难保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冷月给自己和云菲凡换上身母女装,美美出门坐进车内,朝着云毅的公司驶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注意到,有两辆车子始终停在云家别墅外,一直等到她离开,才缓缓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两辆车正是丁嘉和君梦云的,她们刚才走出别墅后并没有直接离开,直到看到冷月出门,才跟着启动车子尾随。

    君梦云开着自己的车,有些不确定地打开手机免提,拨通了丁嘉的电话,“妈咪,你说那个冷月,真的会去找君梦瑶的麻烦么?”

    丁嘉的声音通过免提传出来,相当的得意,“那当然,不然你以为妈咪特意跑这么一趟是为了什么?咱们就悄悄跟在她后面,等着去看好戏吧!”

    “听说云总这个妻子性格并不太好,妈咪,我很期待君梦瑶被她撕打的狼狈模样。”君梦云说着眼睛发亮起来,恨不得现在就看到君梦瑶被冷月摁着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丁嘉的笑声嚣张响起,“那必须的,那个小贱人,早就该被人收拾了!”

    之前丁嘉就找过一帮人去找君梦瑶的麻烦,没想到去了几个地痞,却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丁嘉这才知道君梦瑶居然还特意练了身本事防身,不过哪有怎样?

    当年池欢斗不过她,她留下来的贱种,一样会被她死死踩在脚下!

    丁嘉越想心里越痛快,笑声怎么都停不下来,“走,咱们跟去看好戏,说不定还可以趁乱痛打落水狗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妈咪,一想到君梦瑶被人狼狈地丢出来,我心里就格外痛快!”君梦云跟着开心起来,突然想到刚才在云家别墅里看到那双尖耳朵,“对了妈咪,你刚才在别墅里有没有看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丁嘉沉浸在成功陷害君梦瑶的喜悦里,根本没听出君梦云的语气不对劲,毫不在意答道,“看到什么?自然是云毅的财大气粗呗!你那个早死的爹地没出息,我们享受不了那样的生活,除了羡慕还能怎样呢!”

    听到丁嘉这么说,君梦云也就没再纠结自己看到的尖耳朵的事,或许真的是自己眼花了呢!

    记得之前云毅妻女是狼女的事情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,最后却不了了之,想来应该是假新闻。

    不然凭着云毅的精明,怎么可能会被狼女给蒙蔽,还爱的这么深沉呢!

    恶毒的母女俩一路高谈阔论着,已经等不及想要看到君梦瑶凄惨的落魄样。

    而遥遥领先的冷月开着车,已经抵达了云氏集团大楼下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远远跟在后面的君梦云有些奇怪,“妈咪,她不应该直接去甩耳光给君梦瑶么?怎么来云氏集团了?”

    丁嘉停车下来,目视着冷月抱着云菲凡走进大楼,这才不屑地扬起唇角,“遇到被小三强上位这种事,当然要先套出自己男人的态度,这才好方便出手收拾。等着吧,君梦瑶这下死定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