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丁嘉为自己的计策得意洋洋时,冷月已经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,搭乘专用电梯来到了顶层的总裁室。

    云毅正坐在办公椅上看文件,单手托着下巴,看上去禁、欲气息满满。

    “爹地!”

    云菲凡甜甜喊了声,张开手臂朝着云毅跑去。

    咋然听到这么甜美的呼唤,云毅不敢置信地看过去,快速从座椅上站起,“宝贝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妈咪!”云菲凡拽着冷月进了总裁室,云毅已经走了过来,单手抱起云菲凡,右手揽着冷月的纤细腰身,满眼都是宠溺,“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冷月轻嘬了云毅一口,“想得美,我可是带着凡凡来查岗的。”

    “查岗,哈哈哈,查什么?”云毅朗声笑起来,揽着冷月来到沙发上坐下来,低头先吻了小菲凡一口,然后转身轻吻了下冷月的脸颊,“难道你还不放心我?”

    还没等冷月开口,云菲凡就神秘兮兮笑起来,“爹地,刚才有两个人跑来我们家,说你有一个小三!妈咪说小三没有小二厉害!”

    童言无忌的话令云毅失笑出声,“什么小三小二的,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再说一遍给爹地听。”

    云毅刚开始没仔细听云菲凡的话,这会儿才反应过来,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今天有两个阿姨,过来跟妈咪说,有小三……”云菲凡偏头想了会儿,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在别墅里听到了啥,求助地看向冷月,“是吧妈咪,她们是不是说爹地有小三?”

    冷月轻揉了下云菲凡的发顶,“乖,妈咪不是说过了么,小三永远大不过小二,何况还有个小一在上面呢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的话令云毅如坠迷雾,半天没有听明白,“什么小三小二小一的?亲爱的,凡凡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爹地你好笨哦!她们说有个君什么什么的,是小三!”云菲凡努力想了想,仍是记不清自己听到的零碎的话,只好再次看向冷月,“是吧妈咪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云毅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总算听明白了云菲凡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来是有人专门跑去他家里嚼舌根去了!简直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宝贝,爹地有些话想要单独跟你妈咪讲,我让外面的阿姨带你玩一会儿好不好?”说着,云毅就摁下内线电话,把门口的女秘书给叫了进来,沉声吩咐道,“你照顾下凡凡,我有些事要处理,暂时不要让任何人再进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云总。”女秘书恭敬点头,牵着云菲凡的手往外走,“云小姐,我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跟爹地玩一会儿……”云菲凡不开心地堵起小嘴,又舍不得女秘书嘴里的美食,犹豫了下不舍点头道,“那我们去吃快点,然后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走吧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牵着云菲凡的手离开了总裁室,识趣地反手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总裁室就剩下云毅和冷月,变得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云毅两手握住冷月瘦弱的肩头,紧张问道,“月儿,告诉我,是谁跑到我们家去嚼舌根的!?你也相信我会背着你养小三?”

    看着格外激动的云毅,冷月促狭捏了下他高、挺的鼻梁,“傻瓜,我要是相信直接就走了,还会来这里看你?”

    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却格外令云毅感动。

    他心有余悸的一把将冷月抱进怀里,霸道宣示着所有权,“我不管!你不可以走,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!”

    冷月的话令云毅想到曾经失去她时,那段宛如行尸走肉般的噩梦,简直比地狱还要令人煎熬。

    那样的日子,这辈子云毅都不想再过!

    他宁愿放弃所有的一切,都绝对不允许他最爱的小女人偷偷离开!

    “我快要窒息了,拜托你松开些,”冷月被云毅抱着几乎喘不过气,好不容易才安抚好紧张的他,“放心吧,我怎么可能会相信陌生人的话呢?对你我有绝对的自信,那些什么小三小四,根本就没有机会冒头出来!”

    看着冷月恬静的笑容,云毅原本慌乱的心这才稍稍安稳了些。
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后怕地问道,“究竟是谁刻意跑去家里嚼舌根的?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们!还有,她们嘴里的小三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云毅懵懂的样子令冷月失笑出声,“我也不认识,她们是专程过来的,是对母女,母亲叫丁嘉,女儿好像叫云儿,至于那个小三,就要问你咯。”

    “问我?”云毅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“不是,我不认识什么丁嘉和云儿啊!”

    他发誓根本没听过这两个名字,这简直是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啊!

    冷月眯眼笑起来,“她们姓君,你再好好想想,最近有没有跟哪个女人走得特别近,这才会被人家传谣言的?”

    “哪个女人?除了你我根本就没有多看别的女人一眼过!”云毅莫名其妙的厉害,突然脑海中跳出个名字,“等等,你说她们姓君?你说的小三,总不会是君梦瑶吧?”

    最近他都没跟谁接触过,如果姓君的话,也就刚招了君梦瑶进公司不久。

    冷月冲着云毅微微点头,“这下做贼心虚了吧,还说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宝贝,我真的……”云毅紧张地刚想解释,就看到冷月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,这才知道她是估计在急自己。

    他失笑出声,一把抱住冷月,将她压在身下,“你这个小东西,都知道戏弄我了,过分!”

    说着,云毅贴近冷月的脸庞,满脸都是委屈,“我的整个人整颗心都给你了,你居然还跑来故意整蛊我。”

    “卖萌违规啊,”冷月单手支开云毅的帅脸,“你应该仔细反省下,怎么会被人家母女俩给盯上的。”

    云毅无语,冷月这口气,分明是在质问他,怎么会被卖小黄盘的给盯上似得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想了半天想不明白从哪儿冒出来的丁嘉和什么云儿,气恼地给自己的助理余洋打电话,“余洋,给我查两个人,丁嘉和姓君叫云的女孩,三分钟内,我要她们所有的资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