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池欢过世后,君爷爷虽然将君梦瑶接回来抚养,却怎么都不同意将池欢葬入祖坟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自己的儿子君之谦之所以死这么惨,完全就是被池欢给害得!

    对于害死自己儿子的凶手,君爷爷恨不得挫骨扬灰!

    当年他命令人强行掰断了紧紧被君之谦搂在怀里的池欢的胳膊,才硬将两人给分开,随便找了个公墓藏了池欢。

    这件事年幼时的君梦瑶并不知情,还是长大后想要拜祭自己的妈咪,才从君爷爷不情愿的嘴里得知妈咪被安葬在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丁嘉光明正大的嘲讽,令君梦瑶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丁嘉是有着怎样恶毒的心思,才会公然嘲讽她的妈咪的死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情,丁嘉绝对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君梦瑶用仇恨地眼神瞪着丁嘉,冷声道,“你放心,真相可能会迟到,但绝对不会缺席!当年的真相,一定会大白与天下的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丁嘉脸色一白,还以为君梦瑶查到了什么证据,立即摇头撇干净自己,“他们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,跟我无关,你少用这种阴森的目光看我!我告诉你,我可不是被吓大的!”

    丁嘉的欲盖弥彰令君梦瑶狠狠咬住下唇,如果说之前她只有三分把握,现在丁嘉的反应则明明白白告诉她,这件事绝对就是她的幕后黑手!

    “放心吧,善恶终有报!”君梦瑶根本懒得再跟这对母女俩多说,“现在,请你们立即从我眼前消失,我不想看到你们!”

    “私生女还那么嚣张?看来有爹生没娘养的孩子就是没素质,君梦……呃……放开我!”

    君梦云原本正在趾高气昂地奚落着君梦瑶,却冷不防被她冲过来,被死死掐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君梦云的喉咙被掐的紧紧的,几乎呼吸不了空气,只能无力踢打着君梦瑶。

    一旁的丁嘉看了,气得脸都绿了,直接伸手拽住君梦瑶的头发,抬手就想给她一记耳光,“贱人,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对我女儿下手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只是她的这记耳光还没落下,就被闻声赶到办公室的余洋给拦住。

    身形高大的余洋轻松钳制住丁嘉扬在半空中的手,冷声提醒道,“君太太,这里是云氏集团旗下的慕容公司,你公然相对我们代理总裁动手,是有什么不满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又是这个贱人的姘头对吧?”此刻的丁嘉根本顾不上自己费心营造出来的仪态,破口大骂起来,“放开我,你们这些人真是有眼无珠,喜欢这个女人做什么?看我好好教训她,撕开她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余洋直接甩给丁嘉一记耳光,然后嫌弃地从办公桌上掏出张纸巾擦手,“今天天气这么好,我不想听到狗叫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……你居然敢打我?!”丁嘉捂住自己被打肿的脸,恶狠狠等着余洋,“好,你给我等着,看我找人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余洋反手又是一耳光,轻描淡写地再次擦了擦手,“打的就打你,难道还要挑日子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可恶!我跟你拼了!”丁嘉哪里受过这种奇耻大辱,疯了一般朝着余洋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又怎么可能近的了余洋的身?直接被余洋拎住肩膀,从总裁室里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丁嘉被摔了个眼花缭乱,还没缓过神,君梦云就跟着从里面被丢出来,直接砸在丁嘉的身上。

    母女俩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,一个脖颈上青紫一片,一个被打肿了脸。

    “可恶!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丁嘉气得猛踹君梦瑶办公室的门,“君梦瑶你个贱货给我滚出来!老娘今天给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“对!你最好把耳光给还回来,不然我们就报警!”君梦云跟着叫骂起来,单手揉着自己差点被君梦瑶给掐断的脖子。

    总裁室的门紧闭了一会儿,突然被打开,余洋冷着脸走出来。

    正在叫骂着的丁嘉和君梦云吓了一跳,刚吃过亏的她们不敢跟余洋硬碰硬,往后面退缩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余洋却根本懒得跟他们多说,将手里握着的手机朝两人跟前送了送,冷冷说道,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你们这对J夫Y妇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不要脸的狗男女,早晚出门被车撞!”

    丁嘉和君梦云气恼地骂着,余洋的手机里突然传出君爷爷暴怒的吼声,“真的是你们?是嫌丢人的还不够么?马上给我滚回来!”

    “爷爷?”君梦云愣了下,奇怪地问道,“爷爷,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闭嘴!我给你们母女俩十分钟,马上给我滚回来,否则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我们君家的大门!”

    快被气疯的君爷爷中气十足大吼着,骂完丁嘉和君梦云就转变成卑微的语气,“余特助,这是误会,误会,我一定好好教训她们,你千万不要生气!”

    “哼,最好管好她们,不然再捅下篓子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余洋冷声训斥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丁嘉和君梦云看得目瞪口呆,完全不明白余洋从哪儿找到的君爷爷的电话。

    在君家,君老爷子才是真正的话事人,如果惹恼了他,绝对会做出不让她们进门的事,就像当年死也不肯让君之谦娶池欢一样。

    丁嘉也来不及继续找余洋和君梦瑶的麻烦,匆忙带着君梦云回到了君家。

    她们刚进门,就看到君老爷子怒不可遏坐在沙发上,正用森冷的眸子瞪视着她们。

    丁嘉腿一软,直接跪在地上,“爸,你这么着急叫我们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告诉我,你们是不是跑去了云毅的别墅去嚼舌根?”君老爷子气冲冲坐起来,住着龙头拐杖来到丁嘉面前,居高临下瞪视着她。

    丁嘉被吓得瑟瑟发抖,她最怕的就是君老爷子,怯生生回答起来,“爸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生怕自己的妈咪被责罚,不服气地仰头看向君老爷子,“爷爷,这件事怎么能怪妈咪呢!分明是君梦瑶不要脸爬上了云毅的床,才弄来了慕容公司总裁的位置!她这么不要脸,凭什么我们不能揭穿,还任由她去破坏别人的家庭?”

    “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