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老爷子握着手里的拐杖,狠狠敲在君梦云的身上,“我在问你妈咪,什么时候允许你说话了?闭嘴!”

    说着,君老爷子怒目瞪着丁嘉,“说,到底去没有?!”

    原来自从余洋打了第一通电话后,毫不知情的君爷爷就让助理去调查,生怕会惹怒了云毅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没等到调查结果,就接到了余洋的第二个电话,这才可算明白了,跑去云家别墅嚼舌头的居然是丁嘉和君梦云母女俩!

    君梦云被打得毫无防备,瞬间红了眼圈,不敢多说话,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君老爷子恶狠狠瞪了君梦云一眼,这才黑沉着脸看向一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丁嘉,“说!谁给你的胆子,让你去云毅哪里闹的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爸,你不知道,君梦瑶那丫头实在是太不知道检点了!”丁嘉很快想

    到借口,“她好歹也是咱们君家的人,居然不要脸去爬云毅的床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君老爷子眼神阴测测瞪视着丁嘉,“哪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没有几个女人?这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?就算阿瑶真的爬上云毅的床,也能顺道为我们君家挣点利益。可你们呢?都在做什么蠢事!”

    “爷爷!你知不知道,君梦瑶现在已经成了慕容家的代理总裁?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是我坐的!”君梦云不服气地据理力争,“我才是慕容怀的未婚妻,再怎么论资排辈,也轮不到君梦瑶!”

    “你快给我闭嘴吧!”君老爷子阴鹜地瞪着君梦云,“如果不是顾忌你是我的亲孙女,我早就派人打断你的腿了!一天天就知道慕容怀慕容怀的,跟你说了多少次,那是个扶不起的刘阿斗,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先消消气,云儿已经跟慕容怀解除婚约了。”丁嘉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受罚,赶紧在一旁解释,“这件事确实是瑶瑶的不对,再怎么样,她当上慕容集团总裁的事,都不跟你打个招呼,这分明是没把你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丁嘉心里恨透了君梦瑶,一时间又找不到她什么错处,只好尽量拉仇恨,想让君老爷子也跟着排斥君梦瑶。

    果然,她的话令君老爷子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,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不情愿道,“她应该是忘了吧,这件事确实是瑶儿的不对。再怎么样我们都是一家人,她当上慕容集团代理总裁的事,都应该回来商量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商量?哼!人家现在可是抱住了云毅的大腿,哪里还会把我们君家给放在眼里?”君梦云看出君老爷子的不满,继续煽风点火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君老爷子重重冷哼了声,一双饱经岁月沧桑的眼睛看向君梦云,“你少给我添堵!不管怎样,瑶儿现在已经抱住了云毅这条大腿,对我们君家是有益无害的。如今的慕容集团早就改姓云了,你们最好给我安分点,别给我弄出什么岔子!”

    “爸,瞧你这话多严重,我们当然是为瑶瑶开心啊,怎么可能会捅娄子呢。”丁嘉脸上的笑分外的假,抬起胳膊撞了下身边的君梦云,“云儿,你说是不是啊云儿?”

    君梦云却倔强的不肯点头,半天挤出一句抱怨,“妈咪,那个位置怎么都应该是我的,她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丁嘉捂住了嘴,讪笑着看向早就怒目而视的君老爷子,“爸,云儿是心里落差太大,难免有些不舒服,我回去多开导开导她,你千万别生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把她都娇惯成什么样了!”君老爷子气得花白的眉毛都跟着抖动起来,恨铁不成钢道,“你们给我记住,都给我安分点!云毅已经派人传了口风,再敢闹事就让君家也在Y国消失!你们自己作死没问题,别连累到别人跟着你们一起遭殃!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后,怒气冲天的君老爷子就转身走了,根本懒得再多看丁嘉和君梦云一眼。

    等君老爷子走后,君梦云才委屈无比地看向丁嘉,“妈咪,你看爷爷,分明在偏袒君梦瑶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丁嘉的脸色有几分狰狞,眼里带着杀戮的狠绝,“那个该死的臭丫头,当年就不该把她给留下!这么多年过来,终于长成了我的心病!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!”

    君梦云只顾着妒恨君梦瑶如今的位置,并没有在意丁嘉说的,跟着点头应和起来,“对,妈咪,我们绝对不能让她好过!一定要把她从这里给赶走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件事我来安排,你最近都不要去慕容集团,免得到时候被人怀疑。”丁嘉轻拍着君梦云的肩膀,心里已经有了计划。

    君梦云跟着点头,“嗯,妈咪,这一次绝对不能让君梦瑶有翻身的机会!”

    母女俩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,脸上的狠毒令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阴森起来,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狰狞的相貌居然出自世家豪门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君梦瑶正在总裁室审阅文件,突然就觉得后背一凉,狠狠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哈啾!”

    这个喷嚏来得突然,君梦瑶轻捏了下鼻子,笑着低声喃喃,“是不是有谁在背后编排,我怎么打起喷嚏来了?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把这件事给放在心上,继续埋头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白天里丁嘉和君梦云来慕容集团闹事的丑恶嘴脸,余洋已经详尽地上报给了云毅,换来的是云毅的冷哼,“再有下次,直接将她们赶出Y国!”

    云毅的性格向来赏罚分明,丁嘉和君梦云母女却一再触及他的底线,令他早就厌恶到透顶,想来个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余洋悄然记下了云毅的吩咐,继续帮着君梦瑶处理慕容集团的事务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的风波后,丁嘉和君梦云倒是平静了不少,再也没敢再来慕容集团过。

    君梦瑶每天早出晚归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,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不知道,这看似平静无波的生活表象下,涌动着谁也不知道的波涛暗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