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集团更换总裁的事情在Y国掀起阵议论后,就被云毅派人压了下去,变得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尤其是君梦瑶的个人形象,任何媒体都不敢报道转载,生怕会被控诉侵犯肖像权。

    因此远在大洋彼岸的慕容怀虽然知道自己的总裁位置被人给取代,却完全不知道君梦瑶的长相。

    反而对君梦瑶的名字,慕容怀心中十分反感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个世界上,唯有他儿时认识的小瑶儿配得上这个名字,其他任何人都不配这个字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取代他总裁位置的,居然也叫君梦瑶,简直是对这个字的侮辱!

    不过眼下他首先要做的,并不是寻找牵挂了多年的小瑶儿,而是要尽快夺回自己的公司!

    之前公司是怎么被云毅给压垮的,慕容怀就打算怎么夺回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悄无声息回到了Y国,准备暗中筹谋夺回公司的大计划。

    当飞机抵达Y国机场时,慕容怀心中的情绪波动的厉害,颇有几分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,他决意重头再来,光明正大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!

    这些年跟云毅的好友并不是白当的,慕容怀了解云毅的个性,即便自己回来被云毅知道,他大概也不会背地里下黑手。

    慕容怀厌烦的是Y国那些无孔不入的媒体,他可不想被那些记者像苍蝇般每天追来追去的跟踪拍摄。

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慕容怀并没有回自己的家,而是在距离慕容集团最近的地方,租了套单身公寓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暮色四合时,慕容怀拿着房东的钥匙,推开了自己新租住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一进门,慕容怀就微微皱起眉头,对眼前的公寓不怎么满意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是十分的不满意!

    身为慕容集团总裁的他无论衣食住行都是整个Y国最顶尖的,从来没住过这么简陋狭窄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处公寓大概有一百多坪,无论朝向还是装修都是整栋公寓最好的地方,很多租客掏不起昂贵的租金选择了便宜些的住处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对慕容怀来说根本就不存在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他慕容怀虽然现在落魄了些,却也还没落魄那么寒酸的地步!

    慕容怀换了拖鞋走进去,环顾了下屋内精装修的摆设,眉头再次微微攒起。

    这么个破地方,估计任谁也不会相信他就住在这里吧?要知道他们慕容家的厨房都远远超过一百坪!

    不过眼下也计较不了这么多,慕容怀虽然心里不太喜欢,仍是咬牙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的旅行箱随意丢在客厅,拿起两件换洗的衣物就去了浴室,打算洗洗就躺下休息,养精蓄锐好后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开始明天的计划。

    浴室内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,客厅里静悄悄的,谁也没有注意到,有道灰色的身影悄然从阳台爬了进来。

    它吃得膘肥体壮,圆滚滚的包子脸上长着几根胡须,大摇大摆蹿到沙发上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直接躺了下来,大爷般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等慕容怀从浴室出来,就看到自己的沙发上多了团毛茸茸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随意擦着湿漉漉的短发走过去,还以为是房东遗落的玩具布偶,顺手随意戳了下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

    睡得正香的蓝猫被吵醒,不满地叫了声,猛地睁开眼睛,金黄的瞳孔里写满了不爽!

    幸好它是只猫,如果是人的话,估计会下意识爆粗口吧!

    慕容怀根本没想到自己摸的东西居然是活的,楞被吓得退后了半步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等他看清楚居然是只高冷的蓝猫后,很是哭笑不得,“我说这位大爷,你是从哪儿溜进来的?”

    蓝猫定定看了慕容怀一眼,似乎确定他不会伤害自己,就爱答不理地低下头,专心舔起自己身上的毛来。

    看着它气定神闲的样子,慕容怀更是无语的厉害。

    看来网上那些猫大爷的称号还真不是白叫的!

    瞅瞅这位,气定神闲的拽模样,根本就没把任何人给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猫的世界里,它们才是世界的主宰,地位高贵无比,看什么眼神都是副俯瞰众生的高冷模样。

    生活在它周围的有生物,甚至包括人类,都是它们看不上的奴仆。

    慕容怀不怎么喜欢动物,尤其是猫咪这种总是顶着张高冷脸的小东西,他更是无感。

    因此哪怕眼前的这只蓝猫看上去多么的蠢萌,都无法、令慕容怀喜欢半分。

    他环顾了下四周,发现阳台的窗户没关,瞬间了悟。

    看来这只蓝猫是趁着自己洗澡时,从阳台溜进来的,估计就是隔壁邻居家养的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,这里是我的底盘,以后不准再来了,懂?”

    慕容怀眼神不善地瞪着眼前的蓝猫,然而那只蓝猫却纹丝不动,金黄色的瞳孔跟慕容怀对视着,他敢发誓他从这只蓝猫眼里看出了蔑视。

    看来这只蓝猫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它的私人地盘,刚搬进来的慕容怀反而被当成了蛮横入侵者。

    “走不走?不走我剁了你的猫尾巴!”慕容怀恶狠狠比了个手势,挥手赶那只仍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蓝猫。

    然而他往日里令人瑟瑟发抖的阴鹜眼神,看在蓝猫眼里却没什么威吓效果。

    那只蓝猫索性当着他的面舔起肚子上的毛,而且状态十分闲适安然。

    “小包子,你在哪儿?快出来,我有特别买来你爱吃的小鱼干哦!”

    就在慕容怀跟这只不速之客对视时,一道文弱的女声模糊传来,隐隐约约听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那只刚才还悠闲自在的蓝猫立即从沙发上跳下来,宛如离弦的箭般蹿上窗户到了对面阳台,很快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是别人养的,不能让它再进来。”慕容怀来到窗边,仔细关好防盗窗,这才转身走向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一路颠簸的慕容怀躺下就入睡,睡意沉沉,几乎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次日天刚亮,慕容怀就起了个大早,精神饱满来到阳台上舒展身体。

    他刚过去没多久,就发现防盗窗外多了道灰色的身影,是昨天大摇大摆闯进来的那只蓝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