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48章 她一定要查到当年的真相…
    看着那只笨猫咪挠防盗窗却进不来,慕容怀心情突然就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只不得其门而入的蓝猫,多像现在的自己啊!

    摆在他面前的所有路都被封死了,可是哪又怎样?

    他依旧会拼尽全力,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!

    慕容怀眼眸沉了沉,迅速换好衣服走出公寓楼,打算去面见慕容集团的几位大股东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慕容怀接连邀约了慕容集团的几位股东,却都被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虽然早在慕容怀预料之中,他早就猜到这些人会翻脸不认人,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做得这么决绝。

    接连奔波却毫无收获的慕容怀心情极度沮丧,拎着几瓶高端洋酒,坐在阳台上自饮自酌起来。

    苦涩的酒辛辣入喉,却浇不熄慕容怀心头的怒火,那是对现状的愤慨却又无可奈何的郁郁。

    接连几杯酒下肚,慕容怀已经有了几分微醺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玻璃被抓挠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慢慢转过头,就看到那只圆脸蓝猫仍在不屈不挠地抓着自己玻璃,竭力想要钻进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跟我一样,也对现状毫无办法呢。”慕容怀低声笑起来,脸上带着苦涩的嘲讽,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那只蠢笨的蓝猫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着那只猫,虽然明明被玻璃阻挡,它却怎么都不肯死心,一次次露出利爪来抓玻璃窗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个不知道退缩的小东西,那就进来吧!”慕容怀说着,伸手打开玻璃窗。

    窗户刚裂开一条缝,徘徊了好几天都无法得其门而入的小家伙立即窜了进来,摇着尾巴宛如在巡视它产业的小地主。

    慕容怀冲蓝猫举起手里的红酒,“来,蠢猫,陪我喝一杯可好?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

    蓝猫睁着金黄瞳孔看着慕容怀,貌似真的对他手里的红酒感兴趣,优雅踱步过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倒了些红酒在自己手心,“来,陪我一醉解千愁。”

    蓝猫警惕地走过来,嗅了嗅慕容怀的手心,伸出粉、嫩的舌头卷了些酒吃。

    它似乎从没有尝过这种味道,愣了两秒后,直接埋头扎在慕容怀手心里,津津有味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也是第一次看到会喝酒的猫,等它喝完立即又倒上,“既然喜欢,那就多喝一点!”

    蓝猫低头舔着慕容怀手心里的红酒,慕容怀偶尔仰头灌几口,一人一猫竟然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和谐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,慕容怀将最后的一瓶酒倒空,随手丢掉酒瓶,冲仍在舔酒喝的蓝猫笑道,“这可是最后一瓶了,你要是再想喝,就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蓝猫舔干净最后一滴酒,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,仰头看了眼慕容怀,又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这才懒散走到窗户前,纵身准备跳上去离开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往日的蓝猫身手矫健,这次却没抓稳目标,刚跳到窗台上就径直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有几分好笑,走过去捡起那只摔在地上的蓝猫,把它放在窗台上,轻拍了下它的小脑袋,“喝醉了吧?让你贪酒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

    蓝猫控诉地叫了声,有惊无险蹿到对方的阳台,消失在慕容怀面前。

    等蓝猫调回自己住的阳台,还没跃下来,就被双手臂柔柔抱住,“小包子,你是不是又溜出去淘气了?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

    蓝猫低下头,乖巧地蹭着抱住自己的手臂,哪里还有跑去慕容怀家中时的高高在上?

    “你真是淘气,每次我去上班都偷溜,不对,你身上哪来的酒味?”

    抱住蓝猫的女孩喃喃自语,然而怀里的猫不会说话,只是眯着眼搂住女孩的胳膊,眯起眼睛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个懒猫,该不是跑去谁家喝酒了吧?”

    女孩拥着睡着的蓝猫坐在沙发上,眼角眉梢里都是宠溺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别人,正是暂时接管慕容集团总裁一职的君梦瑶。

    这些天君梦瑶已经完全适应了集团公司的运作,丁嘉和君梦云母女也没再跳出来找麻烦,她日子过得还算安逸。

    就是自己养得小包子最爱偷溜出去玩,今天更离谱,居然满身的酒气,也不知道从哪儿偷来的。

    想狠心揍一顿吧,又不舍得,君梦瑶无奈摇摇头,怀里抱着小包子,拨了串私人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那边响起沉稳的男声,“君小姐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私家侦探刘生么?拜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君梦瑶低声说着,嗓音里暗含着期待。

    “抱歉,君小姐,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太久,当年的那些知情人都基本联系不到,所以暂时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君梦瑶微微叹了口气,语气里难掩失望,“拜托你再好好查一查,我需要当年的真相。只要查出有用的线索,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君小姐,我们侦探室出马,肯定会交出让你满意的答卷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挂断电话,心里有几分气馁。

    为了弄清楚当年君之谦和池欢的真正死因,君梦瑶特意去找了家有名的私家侦探事务所,拜托他们去调查当年的原委。

    只是时间久远,查起来确实很费功夫,眼看着都过去了快一个礼拜,那家私家侦探时依旧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君梦瑶长叹口气,吐出心头的浊气,右手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脖颈,那里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每当她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时,就会伸手去抹脖子上带着的那块琥珀吊坠,早已经形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甚至都已经不记得,早已经不小心弄丢了那块吊坠。

    空落落的脖颈处,一如君梦瑶此刻空荡荡的内心,她放下怀里仍醉醺醺睡着的蓝猫,起身来到窗边,远眺着即将落幕的夕阳。

    黄彤彤的落日被晚霞包裹着,就像一块好吃的糖果,令君梦瑶郁结的心绪总算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双手扣在一起,虔诚地闭上眼睛祈祷起来,“妈咪,你一定要保佑我尽快找到那块琥珀吊坠,查清楚你当年的真正死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