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50章 阿怀,我把公司还给你…
    “嗯!”冷月重重点头,柔嫩的手掌紧紧扣住云毅宽厚的手掌,“你答应过的,一定要做到,不然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”不等冷月说完,云毅就已经用唇封住了她下面那些不好的话,良久才不舍地松开,“没有不然,我会竭尽全力,踢走所有的不确定,这辈子都要缠在你身边,永远都不会放手。”

    冷月莞尔,主动抱紧他的脖子,许出心中的期盼,“对,永远都要缠在我身边,不许放手!”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宿醉未醒的慕容怀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迷糊糊捞到手机,话音里还带着几分醉意,“喂,哪位?”?

    “怀少早安,冒昧打扰,我是云总的特助余洋。”

    余洋熟悉的声音令慕容怀瞬间清醒,眼里的茫然一扫而光,被清明通透取代,“余洋?

    “是的,怀少,”余洋的声音带着不远不近的淡漠,“云总知道你回来,特意在夜色备下了宴席,晚上八点,不见不散。“

    慕容怀知道云毅的耳目众多,只是没想到他那么快就知道自己回来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回来,迟早都会跟云毅对上。而且他相信,云毅绝对不会是那种背后下黑手的人!

    “好,晚上八点,我会准时赴约!”慕容怀沉稳答应下来,因为就算他不答应,也无法改变即将到来的会面。

    “届时恭候怀少大驾。”余洋也没多废话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慕容怀将手机随意丢在桌上,无声叹了口气,从床上起来洗漱。

    距离他被架空慕容集团总裁一职,已经过了两个多月,他跟云毅也有那么久没见了。

    昔年的铁哥们反目,大概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讽刺的吧?

    不知道晚上见到云毅,又将会是怎样的唏嘘感慨呢?

    慕容怀很快洗漱好,推门打算出去,输人不输阵,他打算去那一套订制的私服,不想在云毅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到了晚上,慕容怀按照约定的时间,掐在八点前的最后五分钟,踏入了夜色。

    他曾经和云毅,齐宇是这里的常客,如今看着依旧灯火辉煌的夜色,却不得不感慨世事变迁,转眼竟然已经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慕容怀微微摇头,等他踏入包厢内,发现云毅早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坐。”云毅冲慕容怀微微点头,丢过去一瓶拉菲。

    慕容怀接过,用开瓶器打开,直接仰头灌了口,“是啊,可惜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。”

    云毅淡然笑起来,“为什么不是?你的东西还是你的,我替你保管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正仰头灌酒的慕容怀一愣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云毅话里的意思,他怎么有点不明白呢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看着慕容怀疑惑的眼神,云毅欣然点头,“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样。明天直接去你的公司,接管原本就属于你的一切吧!”

    慕容怀良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我不懂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怀,我们始终都是朋友,我又怎么可能把你逼上绝路呢?”云毅言辞恳切,“无非是想让你体味下失去所有的的滋味,不要在纵容慕容雪胡作非为,你要懂得珍惜罢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慕容怀为了慕容雪毫无立场,做了不少不顾兄弟道义的事情,令云毅和齐宇十分的失望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对于慕容怀,云毅仍是股念旧情,不愿意斩尽杀绝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特意招聘了君梦瑶为代理总裁,就是想等慕容怀得到教训后,再把他的公司双手奉还。

    慕容怀和云毅毕竟是多年的兄弟,很快就明白了云毅话里的意思,心里更是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当云毅的兄弟,当时为了自己的妹妹慕容雪跟云毅反目成仇,做了不少错事,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再也不是之前意气风发的怀少爷,甚至可以说是落魄的过街老鼠,所有人见到几乎都是躲着走,生怕会被他给拖累。

    唯有云毅,在他体味到世态炎凉后,把拿走的一切又还了回来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情绪有些激动,看着云毅久久说不出话来,喉头早已经酸楚到哽咽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憋出两个字,“阿毅,谢谢你!”

    云毅举起手中的酒敬慕容怀,“兄弟之间不用这么客套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落魄多时的慕容怀一扫之前的阴鹜消沉,跟着扬起手里的拉菲,“喝!”

    两人到底是多年旧友,很了解对方的脾气,都没再多说什么,所有的一切都放在了酒里。

    烈酒真情,云毅和慕容怀这一喝,就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包厢里滚了满地的空酒瓶,两人也都喝得有些微醺,摇晃着告别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慕容怀揉着头痛欲裂的太阳穴醒来,洗漱好后才想到今天是自己恢复慕容集团总裁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刚才还一脸疲倦的他瞬间精神百倍,洗了脸就往楼下冲,准备去自己的公司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一打开门,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他门口的蓝猫就蹿了进来,直接抱住他笔挺的西装裤管。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

    那只蓝猫仰头冲他叫了声,似乎在索要什么东西似得。

    大概是慕容怀已经得回了自己的公司,心情十分的好。

    他弯腰看着仍抱着自己裤腿的蓝猫,笑着点了下它的鼻头,“你这只小东西,大早上就堵门,该不是想找我讨酒喝吧?”

    还别说,这只蓝猫的企图还真被慕容怀给猜对了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喝了慕容怀的酒后,这只爱好独特的小猫就对那微甜辛辣的滋味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虽然它不会说话,却知道讨要,搂着慕容怀的裤管就是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“别闹,我今天有事要出门,暂时没时间喂你喝酒。”慕容怀说着,伸手将蓝猫从自己推腿间把拉下来,“赶紧回家去吧,等我回来请你喝个够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话音刚落,就有双白。皙的小手伸过来,抱走了那只蓝猫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的猫怎么喝醉了,原来是被你灌的!连只猫都不放过,你还有没有爱心!”君梦瑶突然出现抱走小包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