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怀的这句话极重,令君梦云再也待不住,羞愧地捂住脸,“怀哥哥,云儿说的都是真的!你既然不相信云儿,云儿也没脸继续活下去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君梦云就朝总裁室门口冲去,“我现在就以死明志,这辈子除了怀哥哥,我是绝对不会再嫁给任何人的!”

    慕容怀冷眼看着君梦云的表演,别说拦一下,甚至连抬眼看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原本君梦云还等着慕容怀能够拦一拦自己,才会哭得伤心想要寻死觅活。

    谁知道慕容怀居然没有半点要阻止的样子,这让君梦云十分为难,完全不知道是该继续哭下去,还是留下来缠住慕容怀。

    君梦瑶就站在总裁室门口,看了这场夸张煽情的好戏。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有些尴尬,觉得自己好像偷窥到了别人的隐私似得,有些不怎么道德。

    就在君梦瑶犹豫着要不要走开时,君梦云已经发觉了君梦瑶的存在,恶狠狠瞪了过来,“君梦瑶!你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些?为什么要偷听我说话?!”

    始终被慕容怀无视的君梦云正找不到地方发泄,君梦瑶的出现令她终于找到了宣泄口,将心中的不满和各中心酸楚都化作最难的话,向君梦瑶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龌龊心思?你就等着看我的笑话!告诉你,做梦!”君梦云说着,伸手去推站在门口的君梦瑶,脸上戾气满满。

    君梦瑶闪身躲过去,根本不想多打理君梦云,“君小姐,我没有那个闲时间去关注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少得意,怀哥哥已经回来了,你这个所谓的代理总裁马上就要下台了!”君梦云恶毒地等着君梦瑶,“我等着你被扫地出门那一天,然后再痛打落水狗!”

    面对丑恶嘴脸的君梦云,君梦瑶清冷的说,“那就慢慢等好了,只怕你这个心愿永远都不可能会实现!”

    “哼,咱们走着瞧,你得意不了太久的!”君梦云说着恨恨离开,将脚下的高跟鞋踩得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君梦瑶喊住气急败坏离开的君梦云,不客气道,“至少目前我还是慕容集团的代理总裁,这里不欢迎你,以后都不要再出现了!”

    君梦云气得停下脚步,转身指着君梦瑶,“你少小人得志,很快你就会被从总裁的位置拉下来,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死!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等不到了,慢走不送。”君梦瑶冷冷看着气急败坏的君梦云,心情十分的好。

    她才不在乎自己会不会丢掉总裁的位置,看到君梦云被气得暴跳如雷,再也无法维持假惺惺的千金姿态,她心里就说不出的畅快。

    君梦云是个人精,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君梦瑶一脸看好戏的神态?再次瞪了君梦瑶一眼,这才气恼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君梦云离开后,君梦瑶想了下,转身敲了下总裁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叩叩,叩叩叩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端坐在总裁座椅上,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,头都不抬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他正在低头看着桌面上那些工作报表,心里之前对君梦瑶的偏见瞬间改变。

    这个占用了他心目中最美好的“瑶”字的女孩看来十分厉害,居然将偌大个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君梦瑶走进来,看到大咧咧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慕容怀,有些哭笑不得,“那好像是我的位置,请你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接到总公司任何通知前,君梦瑶认为自己才是慕容公司的总裁。

    哪怕是个代理的,也要有总裁的气势,绝对不会在前任总裁面前犯怵。

    慕容怀正专注看着手里的报表,听到君梦瑶的话愣了两秒,哑然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她说这种话,瞬间就勾起了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只是等慕容怀抬起头,看到的却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,这不是早上从他怀里捞走蓝猫,然后还指着他鼻子大声谴责的小辣椒么?

    君梦瑶明显也认出了慕容怀,跟着愣了两秒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好像就是我,”慕容怀好心情地笑了起来,“我之前还在好奇,替我管理公司的你是何方神圣。现在看起来,果然不简单。无论能力还是外形,你都十分出类拔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从座位上站起来,来到君梦瑶面前,淡淡问道,“我看你十分眼熟,之前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慕容怀身形高大,走过来时给了君梦瑶十足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那张帅气的脸庞,眼里再带着慵懒的笑,更是令人有些心神恍惚的感觉。

    君梦瑶清冷的笑了,不让自己被男,色迷惑,努力让声音听起来格外淡漠,“呵呵,多谢夸赞,不过我跟你真不熟,你这些搭讪的话,还是留给君梦云听吧,我想她肯定十分喜欢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向来吝啬去主动夸赞谁,好不容易开了口,却被君梦瑶给无视,这简直就像被直接甩了个耳光似得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会知道君梦云?”他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,冷眼看向君梦瑶,“你们俩的名字那么相像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面对质问,君梦瑶并不打算敷衍过去,而是正色说道,“看来这点小事都被你注意到了,我是君梦云的姐姐。说起来,你是不是应该叫我一声姐姐呢?”

    刚才君梦瑶站在门外,已经清楚听到君梦云和慕容怀已经解除了婚约的事。

    她现在故意这么说,就是想挫挫慕容怀的锐气,谁让他这么嚣张跋扈,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被将了一军的慕容怀不怒反笑,“有意思,你居然是她的姐姐,怎么看上去她更像姐姐多一点呢?”

    慕容怀说的是实话,君梦瑶虽然比君梦云大了一岁,可是清丽的外表和气质看上去倍加甜美,似乎比君梦云还要小几岁似得。

    女人都喜欢被夸赞,君梦瑶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被慕容怀的夸赞冲昏头,而是礼貌地点头道谢,“谢谢,不过这个不重要,现在你可以把这个位置让给我了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