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56章 她没有五岁之前的记忆…
    原来他们在里面乱转,竟然一路从崖底来到了半山腰,误打误撞走了出去!

    两个又累又饿的孩子看着不远处的袅袅炊烟,开心地击掌欢呼,“太好了,我们终于走出去了!”

    等欢呼过后,慕容怀就无力倒在了草坪上。

    原来这三天里,为了照顾年幼的小瑶儿,他把找来的所有食物都给了她。

    这会儿确定已经逃出了险境,只有十岁的慕容怀提起的心彻底松懈下来,也终于体力不支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等他醒来后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送到了医院,身边是他的家人,唯独不见了小瑶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焦急地问了所有人,但是大家都表示没有见到他身边有什么女孩。

    从那儿以后,他就开始了锲而不舍的寻找,而且始终坚信,终有一天,会再见到那个甜美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只是慕容怀没想到的是,这一找,就足足找了十五年!

    十五年啊,多少个寒冬酷暑,多少次历经失望,慕容怀早已经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这一切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,他终于找到了自己苦苦思念了那么久的小天使!

    君梦瑶对慕容怀的故事毫无动容,清幽的脸上更是没有半点波澜,心里甚至觉得慕容怀有严重的总裁病。

    传说这些多金总裁总爱编造故事迷惑小姑娘,上手后再胡乱糟蹋别人的真心。

    虽然他讲的这个故事开头有点清新脱俗,但是拜托,她可不是智商只有五岁的小姑娘好吧!

    因此,君梦瑶淡雅笑了下,秀美的笑容宛如悄然绽放的香水百合,美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的故事确实很美,可惜里面的主角不是我。因为我根本没有去过什么崖底,更没有救过你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说完,再次朝门外走去,脚步讯疾如风,“没事的话我真的要走了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这个助理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当了慕容怀的助理后,整个人就要忙成了一团,几乎都是垫着脚尖赶路。

    工作忙些还无所谓,偏偏慕容怀还唱了这么出莫名其妙的大戏,弄得君梦瑶心情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她这次走得非常快,几乎是带风般一路小跑,趁着慕容怀愣神的功夫,终于逃离了令她几乎窒息的总裁室。

    慕容怀的手仍愣愣伸在半空中,暗自懊恼自己刚才没有把君梦瑶给留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小丫头,居然趁机溜跑了!

    他低下头,怔怔看着自己的手,回忆着刚才手里那细腻的触感。

    那个丫头的反应,貌似真的不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那双眼睛,分明就是当年的小瑶儿,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啊!

    难道是当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?不然为什么他醒来以后,就再也找不到瑶儿的身影?

    而且现在仔细想想,当年的她只是个五岁的小女孩,怎么会出现在无人的崖底?

    难道是跟他一样,被人绑架到哪里的?

    慕容怀觉得自己后背凉飕飕的,他甚至不敢去想,如果当年他们两个没有相互鼓励,是不是早就变成了崖底的两具白骨?

    毕竟当时的他们只是个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,如果遇到别有用心的成年人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……

    瑶儿,这些年,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?

    慕容怀无声沉思着,帅气的眉拧成一条,良久长叹了声,决定查找出当年的真相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的相遇背后有着怎样的惊险,他都一定会查出真相,然后兑现当年的许诺,默默守护在瑶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慕容怀这边在总裁室整理着思绪,那边君梦瑶逃难似得回到了自己的助理室,重重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她刚走两步,又觉得不太放心,转回来反锁住门后,这才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直接瘫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被慕容怀拽住不放的一幕,君梦瑶简直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慕容怀那双眼眸太深邃,还是他脸上的表情太狂热,令她直到这会儿都有些缓不过来劲儿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清楚慕容怀嘴里说的是真是假,可是看到他眼里的骤然若失,说实话君梦瑶还是有些感触的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,会令帅气的慕容怀至今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之前君梦瑶在公司,多多少少无意间听过女职员们议论过慕容怀,隐约知道他花名在外,身边的女人简直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他眼里的那份认真,切切实实震撼到了她!

    难道他讲的那些都是真的,游戏花丛只是为了掩盖他那颗苦苦寻觅,却始终没有收获的苦涩的心?

    君梦瑶想到这儿,自己先哑然笑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电视看多了,才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。

    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,反正她敢肯定,那个慕容怀嘴里的小瑶儿,跟她绝对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她五岁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君梦瑶想了下,努力想回忆自己五岁时的事情,却发现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脸色瞬间冷凝下来,仔细在记忆力搜寻,不应该啊,对于自己的儿时,她怎么半点记忆都没有呢?

    办公室静悄悄的,君梦瑶凝神回忆着,眼神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,似乎脑子里最初的记忆,都定格在了她六岁生日那年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单薄瘦弱,穿着条小碎花裙子,独自给自己过生日。

    摆在她面前的蛋糕很简单,严格说来只是块涂了粉红色颜料的太空泥。

    蛋糕周围除了她,就是几只掉了色的布偶,是她捡的君梦云不要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独自给自己过生日,君梦瑶已经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,明明心里酸楚的厉害,脸上却努力笑着,笑得腮帮子都痛了。

    直到她给自己唱了生日快乐歌,一道身影才缓缓从后面走过来,那是平日见了她都不会笑的爷爷。

    至少这一次,爷爷脸上却带着淡笑,抿嘴良久才低声说道,“阿瑶,自从你爹地妈咪过世后,爷爷似乎就没有怎么关心过你。这次,爷爷打算送你去国外念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