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58章 发现当年的琥珀玉佩…
    慕容怀并不知道员工对自己的觊觎,大步带风走出电梯间,转眼已经来到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他急着去找君梦瑶,脚步匆忙到没仔细看路,差点就跟走进来的人撞上。

    慕容怀身形利落地往旁边躲了下,才发现迎面撞上的居然是君梦云!

    对于君梦云又出现,慕容怀并没有半点感觉,反而觉得有些碍眼。

    自从君家公开登报跟慕容怀解除婚约后,慕容怀就自动将君梦云划到黑名单,根本不想跟她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君梦云就是为了慕容怀而来的,她没想到自己还没走到公司,就差点跟慕容怀撞上。

    这对君梦云来说,简直就是粉红色的缘分好吧!

    如果不是命中注定的缘分,她怎么可能会在门口就遇到了慕容怀呢!

    “怀哥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惊喜地看着慕容怀,然而刚喊了声,慕容怀就冷着脸大步往前走,根本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怀哥哥?”君梦云差点傻愣在原地,好在她反应足够快,立即迈开脚步拦在慕容怀面前,鼓起勇气辩解起来,“怀哥哥,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。可是和你解除婚约是我妈咪的意思,不是我,我是爱你的啊!”

    “爱?”慕容怀冷笑起来,“君梦云,你现在来对我说这三个字,不会觉得恶心么?以后不要叫我怀哥哥,这三个字只会让我更讨厌你,你真的很恶心,滚!”

    君梦云是鼓起所有勇气来的,她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慕容怀给责骂,却没想到骂的这么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作为君家备受疼爱的千金小姐,君梦云哪里受过这种委屈?

    眼泪瞬间充斥她的眼眶,令她委屈地拽住慕容怀的衣服,“怀少,你难道忘了,云儿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不能这么始乱终弃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着急去找君梦瑶,这会儿却被君梦云拦住,心情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他听见君梦云的话,缓缓的转身。

    恼火地抬眸看向君梦瑶,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,缓缓捏住她的下巴,眸光阴冷枯寒犹如万年枯井。

    “君小姐,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,成为我的女人并不是什么金牌依仗。我现在不妨告诉你,我慕容怀睡过的女人排成队,能把Y国围起来几圈,你算老几?嗯?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声音寡淡冰冷,眼眸里的寒戾更是冻得君梦云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自己在慕容怀的眼里,居然是这么的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我的第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刚说了几个字,就被慕容怀恶狠狠打断,“闭嘴!你以为那些残花败柳,会有资格爬上我慕容怀的床?不要再来纠缠,你已经让我倒尽胃口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嫌弃无比地松开捏住君梦云下巴的手,狠狠丢出去,“滚远点,别逼我对你动手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君梦云痛呼一声,下巴被慕容怀捏过的地方,此刻已经变得有几分青紫。

    而她的身形本就站立不稳,这次更是因为慕容怀的推搡,直接摔倒滚在地上。

    君梦云的狼狈令远处的几名女职员立即低下头噤声,生怕胡乱瞟的眼神会惹怒冷脸的慕容怀。

    就连君梦云也从没见过这么冷酷的慕容怀,哪怕摔得浑身酸痛,也不敢再大呼小叫着纠缠。

    她狼狈摔在地上,委屈地眼泪都不敢抹,脖颈上挂着的琥珀玉佩砸在地上,发出当啷的脆响声。

    慕容怀厌恶地瞥了君梦云一眼,正准备大步离开,但是,他猛地一怔,目光却落在她纤细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那块琥珀玉佩,再没有谁比他还要熟悉了!

    他眼眸微眯,大步走到君梦云跟前,缓缓弯腰。

    君梦云感受到慕容怀的靠近,又惊又喜地抬起头,“怀少,你是要扶我起来?”

    然而她的笑容根本没有落到慕容怀的眼里,他大手一伸,直接抓住君梦云脖颈里挂着的那块琥珀玉佩给拉了下来,然后细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他当年送出去给瑶儿的那块!

    怎么会在君梦云的脖子上戴着。

    慕容怀眼眸凛然,突然更冷了,他修长的手指摆弄着红色挂绳,声音寒冷如霜,“说,这块玉佩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君梦云的笑容僵在脸上,慢半拍才想起来,慕容怀问的是自己捡来的那块琥珀玉佩。

    那不是君梦瑶的么,他怎么会突然对这块琥珀玉佩感兴趣呢?

    “那是,是我…我的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心虚地低下头,不敢去看慕容怀晶亮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哼!”慕容怀冷哼了声,森寒的眼眸炯炯,“你在撒谎!这不可能是你的!说,你是从哪儿偷来的?!”

    慕容怀森冷的语气吓得君梦云哆嗦了下,大气都敢出,“我没有……没有偷,这确实是我……是我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慕容怀一眼就看出君梦云在撒谎,“很好!不愿意说是吧?我告诉你,这是我们慕容家祖传的玉佩,已经失踪了十几年!原来是被你给偷走的!看来你下半辈子,都要在牢里度过了!”

    任凭君梦云如何聪明,也绝对想不到,自己从君梦瑶那儿捡来的玉佩,居然会是慕容家祖传,而且失踪了那么久的。

    她心思转的极快,认为自己无意中发现了君梦瑶的秘密,心里得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哼哼,君梦瑶,这次不要怪我狠辣,是你自己不检点!

    君梦云心里这么想着,脸上却做出为难的样子,“怀少,我一定要说实话么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以为你可以在我跟前混淆视听?”慕容怀不屑冷哼着,“你最好说实话,免得到时候吃尽苦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本来我是不想说的,”君梦云故意叹了口气,做出为难到不行的样子说道,“我怎么可能会去偷慕容家祖传的玉佩呢?这块玉佩是君梦瑶的,她弄掉被我捡到,还没来得及还给她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心瞬间沉入谷底,瑶儿,真的是她…

    他冰冷的看向君梦云黑着脸冷哼,“哼!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,说不定我家这块祖传的琥珀玉佩就是你偷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