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,真的不是!”君梦云还以为误会大了,吓得脸都白了,立即摆手否认,“怀少,你相信我,这块玉佩真的是我捡君梦瑶的,你不信的话,我敢跟她当面对峙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黑沉的脸这才舒展开来,嘴角不自觉上扬起愉悦的弧度,将那块琥珀玉佩紧紧攥在手心。

    这下,他倒要看看,他的小瑶儿还怎么不承认自己就是当年的女孩!

    慕容怀握着那块玉佩阔步离开,很快就走得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君梦云才战战兢兢从地上爬起来,赶紧离开了慕容集团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慕容怀的冷厉吓得魂不附体,生怕走得晚了,真的会被送进监狱。

    慕容怀身形走得飞快,拿着那块玉佩跨入自己的豪车,问清楚君梦瑶的下落后,赶去那就出问题的项目施工处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傍晚,很多公司都恰好下班,路上车水马龙的,就算是车技出神入化的慕容怀,也被堵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等他赶到君梦瑶去的那个地方,项目部的人早已经下班,君梦瑶也早已经离开多时。

    对于慕容怀的到来,项目部的负责人吓得连滚带爬跑过来,还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就此到头。

    谁知道慕容怀得知君梦瑶并不在这里,半秒钟都没有多逗留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夜色悄然降临,没有找到君梦瑶的慕容怀索性回到了自己公寓。

    他打开门进来,直接靠在沙发上,脸上仍带着笑,心里对云毅有几分感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云毅夺走了他的慕容集团,然后又找来君梦瑶来帮他打理公司,只怕他和小瑶儿的相认,又要往后拖延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寻觅多年的小天使,第一次觉得未来如此美好。

    慕容怀用手摩挲着那块琥珀玉佩,心情格外的愉悦,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君梦瑶明天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的女孩,到时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情呢?

    慕容怀想着君梦瑶或微讶或震惊的小表情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顺手把玉佩丢进床边的抽屉里,拿起衣服去了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黯淡的星光悄然铺满苍穹,慕容怀早已经洗漱好躺在了床上,心里脑里闪过的,都是君梦瑶娇羞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开抽屉,拿起自己年幼时送出,如今又失而复得的那块琥珀玉佩,用手细细把玩着。

    缘分这个东西,还真是妙不可言呢?

    慕容怀心里想着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那个被他找了一下午的瑶儿,就住在他隔壁的房间,和那只蓝猫依偎在小套房里。

    窗外早已经是静夜,微风吹过,送来几分寒凉。

    君梦瑶伸手撸着小包子的脊背,眼神有些恍惚的喃喃自语道,“小包子,你说我的玉佩是被谁给捡走了?那可是妈咪留给我唯一的念想,我居然这么笨给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弄丢那块戴了十多年的琥珀玉佩后,君梦瑶的心里就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有点不能原谅蠢笨的自己,把什么弄丢不好,怎么能把妈咪的遗物给丢掉了呢!

    小包子往君梦瑶怀里靠了靠,伸出粉。嫩的舌头舔她的手背,似乎听懂了她语气里的不开心似得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包子最乖,”君梦瑶伸手戳了下小包子的鼻头,脸上浮现抹甜笑,“都说猫儿是招财纳福的,你要保佑我,尽快找到那块琥珀玉佩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君梦瑶曲起手指,摩挲着小包子的下巴。

    这样亲昵的抚摸令小包子很满意,它惬意地眯起眼睛,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很快睡倒在君梦瑶的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睡成一滩烂泥般的小包子,君梦瑶笑得十分无奈。

    她有时很羡慕这些小动物,只需要吃饱喝足就行,不用有那么多的烦恼和哀愁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深重,君梦瑶将怀里的小包子紧了紧,心里记挂着自己不小心遗失的玉佩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慕容怀突然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愣愣听了会儿,没错,外面确实有东西在敲自己的窗户。

    都不用仔细去看,慕容怀就猜到,肯定是那只爱喝酒的蓝猫。

    他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,窗玻璃却被敲的砰砰响,似乎自己不去打开,就不会停下来似得。

    慕容怀耐心又躺了会儿,然而敲击声始终不肯停歇,吵得他睡不着。

    真是只不知道放弃的蠢猫啊!

    慕容怀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,只好起身来到窗边。

    果然,窗户玻璃外,卧着那只肥噜噜的蓝猫,正用前爪有节奏地拍着窗户玻璃。

    慕容怀看着鼻梁都被窗户玻璃给压扁的蓝猫,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开玻璃,轻声笑了起来,“怎么,你主人又没有把你给喂饱,害得你深更半夜跑来找我讨酒喝?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

    蓝猫轻声喵呜了声,直接从窗户缝隙里跳进来,大摇大摆进了屋。

    它似乎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,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后,径直跳上了慕容怀的床,然后挑了个位置盘成一团。

    看着大咧咧睡在自己床上的蓝猫,慕容怀伸手将它给拎了起来,“不行,别想睡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他有轻微的洁癖,就算是女人想爬他的床他都得考虑考虑才行,又怎么可能跟一只猫睡在一起呢?

    被拎起的蓝猫气哼哼瞪着他,似乎在控诉慕容怀虐待小动物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怀根本无动于衷,直接把蓝猫丢在地上,“要么乖乖找个地方睡别打扰我,要么,我就把你丢出窗外。”

    这不冷不热的威胁令蓝猫停止了往床上跳的动作,它好像听懂了似得,晃了晃毛茸茸的尾巴,纵身跳上了沙发。

    “嗯,想不到你这个小东西还能听懂人话,不错不错,孺子可教。”慕容怀心情不错地夸赞了声,闭上眼睛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这次他睡得很沉,再睁开眼睛时,天色已经完全大亮。

    慕容怀下意识看了眼沙发,上面还团着那只半夜溜进来的灰扑扑的蓝猫。

    它看上去睡得很香甜,似乎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它自己的地盘,一点都不见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