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脑海里瞬间跳出昨天被慕容怀揪住不放的那幕,心中警铃大作,立即将眼光挪开,眼观鼻,鼻观口地认真敲自己的电脑。

    慕容怀将君梦瑶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,觉得她偷偷躲避自己眼神的小动作简直可爱到爆,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而之前还气氛凝滞的会议室,也以为慕容怀嘴角的浅笑,变得明媚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战战兢兢的股东们眼里满是疑惑,不明白是什么令刚才还黑口恶面的慕容怀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心里不清楚,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去问,而是一致长舒口气,庆幸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结束,大家放心,只要是认真为公司办事的,我慕容怀绝对不会亏待!”

    慕容怀说完,幽深的眸子将室内众人扫视了圈,最后将目光放在君梦瑶身上,“其他人都可以走了,君特助,你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正想跟别人一起离开,猝不及防被点名后,满脸的不情愿,“我?”

    慕容怀轻轻点头,大手摊开伸出去,“没错,就是你,会议记录给我看下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很快走得就剩慕容怀和君梦瑶,她将刚整理好的会议记录递过去,合上笔记本电脑跟着也想离开。

    慕容怀接过会议记录,看都没看一眼就随意丢在桌上,直接挡住君梦瑶的去路,“瑶儿,等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微微皱眉,“抱歉总裁,我叫君梦瑶,请不要随便给我起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慕容怀步步逼近,直接将君梦瑶逼近到墙边,修长的手指直接挑起君梦瑶脖颈里的吊坠,“你难道真的不记得了?这块玉佩可是当年我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妈咪留给我的遗物!”君梦瑶气愤地拽回那块琥珀玉佩,弯腰从慕容怀手臂下钻了出去,“希望总裁以后不要乱开玩笑,我们并没有那么熟!”

    看着君梦瑶匆忙离去的背影,慕容怀并没有急着追上去,反而朗声笑了起来,“瑶儿,不管你承不承认,我都已经找到了你!你现在想不起来没关系,我可以慢慢等,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,我是你曾经最想依赖的怀哥哥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脚步顿住,伸手拍了下恶寒不已的肩膀,加快速度离开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慕容怀自称“怀哥哥”三个字时,她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君梦云娇嗔的怪模样。

    什么曾经最想依赖的怀哥哥,她根本从来都不认识他好么!

    君梦瑶很快走远,慕容怀摩挲着指尖,感受着刚才一闪而逝的君梦瑶肌肤的触感,心情格外愉悦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在奇怪那块琥珀玉佩去了哪儿,现在看到正好好挂在君梦瑶脖颈里,瞬间想通了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看来缘分这东西,果然是玄妙不可言,那只蠢萌的贪酒蓝猫,居然偷了玉佩回去给了瑶儿。

    慕容怀为自己的这个小秘密而暗自得意,反而不再着急让君梦瑶承认她就是当年的小瑶儿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就住在同一栋公寓,以后多的是朝夕相处的时间。

    有时候藏着些小秘密,也不失为生活的一种乐趣。

    慕容怀信步回到自己的总裁室,直接打电话给了裴川,“去把我现在租住的那栋公寓楼买下来……是的,只买下来就好,不需要赶走那些租户。顺便把租户资料拿来一份。”

    裴川立即答应下来,很快收购了慕容怀住着的那栋公寓,也顺理成章拿到了所有的租户名单。

    他将那份名单恭敬递给慕容怀,“总裁,这是你需要的租户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慕容怀接过资料,低头细看起来,没看两行就发现了君梦瑶的名字,心情瞬间灿若朝阳。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猜到了那只贪酒的蓝猫是君梦瑶的宠物,但是真的看到她的名字出现在租户名单上,心里仍是止不住的雀跃。

    原来他跟他的瑶儿,是隔着一堵墙的邻居呢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每晚自己入睡时,都有君梦瑶在最近的距离陪着,慕容怀就觉得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点着名单上的名字,薄唇轻启,“你好,瑶儿,我以后的小租户。”

    裴川静静站在一旁,虽然心里惊奇的不行,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讶。

    他有着超强的自控力,哪怕心里好奇的不行,也不会发声去询问。

    现在总裁之所以那么高兴,大概是应该名单上那个叫君梦瑶的女孩吧?

    最近总裁的一举一动,似乎都跟这个女孩有着莫大的关系,看来属于总裁的那朵桃花,终于要开了。

    君梦瑶回到自己办公室,心仍旧有些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她喝了口水舒缓了下情绪,摸着心口处的那块琥珀玉佩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手中的那块琥珀玉佩温润细腻,令君梦瑶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那块自己戴了多年的玉佩,觉得刚才慕容怀的举止简直荒唐极了。

    这块玉佩明明是妈咪留给她的遗物,怎么可能是他送给自己的呢?

    就算是想跟她多说几句,也不能用这么俗套的搭讪方式吧?

    无聊!

    君梦瑶心里暗暗吐槽了声,百无聊赖趴在桌面上,盯着自己的那块玉佩看,不知觉的居然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等她睁开眼睛,发现眼前是浩瀚无际的森林,偶尔有几丝雾气缭绕,真实的甚至能够闻到空气中清新的泥土味。

    这里是哪儿?

    君梦瑶疑惑地信步走着,脚下的枯叶发出沙沙的响声,完全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,反而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过森林,正急得不行,突然听到两道稚嫩的童声由远及近而来。

    “怀哥哥,我们真的可以走出这里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相信我瑶儿,只要咱们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,绝对能走出去!”

    清脆的童声格外清晰,君梦瑶立即朝那个方向走去,很快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大的是个男孩,五官俊朗,约莫有八、九岁的样子;小的是个女孩,瘦瘦小小,看上去很是弱不禁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