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牵手走着,小脸上都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君梦瑶正不知道这是哪儿,立即快步朝着两个孩子走去,“嗨,你们好,知道这是哪里么?”

    然而她的声音却没被两个孩子给听到,年纪小的女孩似乎走不动了,蹲在地上不肯起来,“怀哥哥,我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我背你。”男孩弯下腰,“只要你乖乖的,我就把你看中的那块玉佩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好!”女孩开心站起来,爬到男孩背上,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,“哈哈,那块玉佩呢?要送给瑶儿了呢。”

    男孩也不犹豫,扬着脖颈里的玉佩在女孩眼前晃了晃,”没问题,等咱们走出这里,我就把这个送给你!”

    君梦瑶离他们并不远,看到那块玉佩一闪而逝,觉得分外的熟悉。

    那一块玉佩,怎么跟她的一模一样?

    她下意识低头去找自己脖颈里的,却怎么都找不到,急得团团转起来,“我的玉佩,我的玉佩!”

    焦急的君梦瑶摸索着醒来,这才根本没去什么森林,而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来刚才是做了一场怪异的梦,而她的那块玉佩,仍好好躺在她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君梦瑶盯视着那块玉佩,觉得刚才的梦实在太过真实。

    那两个小孩子看上去是那么的眼熟,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的事情君梦瑶从来不会多纠结,算了,只是场梦而已,并不能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君梦瑶将自己的玉佩重新戴好,专心做起自己的工作来。

    一旦开始工作,君梦瑶就十分投入,浑然忘了外界的一切。

    直接外面暮色四合,她仍在整理着手里的各种文件。

    慕容怀下班时路过,看到的就是君梦瑶低头忙碌的认真模样。

    他迈开长腿来到门边,伸手敲了下门,“瑶儿,该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的敲门声将君梦瑶从工作中拉出来,她抬起头,看到倚在门框旁浅笑的慕容怀,一瞬间有些恍神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慕容怀真的有个绝佳的好皮囊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就这么肆意斜靠着,从头到脚都在散发着本总裁是个超级大帅比的事实。

    君梦瑶听到了自己吞口水的声音,立即暗掐了自己一把:总裁都是见女人就想睡的男人,打死都不能动心!

    她微微皱起的黛眉被慕容怀看在眼中,低声笑了起来,“瑶儿,难道你不想见到我么?”

    君梦瑶撇了下嘴,回答的礼貌又生疏,“总裁,整个公司都是你的,你想去哪儿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想站在你门口,然后顺便约你吃个晚饭。”慕容怀依旧保持着帅气的姿势不变,继续散发着魅力。

    君梦瑶狠狠揉了下眉心,淡定,一定不能被他迷糊!

    “总裁,晚饭就不用了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君梦瑶快速站起来收拾东西,踩着高跟鞋走向门外,“谢谢你的好意,这种关怀我觉得总裁还是送给别的员工比较好,她们一定会倍感荣幸的。”

    答应了小包子要给它买猫罐头呢,她才不要跟这个自大臭屁的总裁去吃什么晚饭!

    君梦瑶来到门口,板着脸看向慕容怀,“麻烦让让,我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没有半点要挪动自己的意思,笑得痞痞,“这么宽的门口,你不要告诉我你胖的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心里腹诽着慕容怀,狠狠瞪了他一眼:你才胖,你们全家都胖!

    既然明知道慕容怀不肯让路,君梦瑶心一横,索性迈开纤细的小腿,直接跨入门口。

    就算门口被大咧咧的慕容怀占据了一半,她也能轻松过去,刚才只是不想用这么亲密的姿势过去罢了。

    谁知掉君梦瑶人刚走到门口,慕容怀就站直身体,双手一左一右放在门框两旁,直接将君梦瑶困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?陪我吃个晚饭都不可以?”慕容怀轻声笑着,眼里的戏谑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以,我已经有约会了!”君梦瑶怒目而视,“身为总裁助理,我不得不尽职提醒你一句,身为总裁要时时刻刻注意个人形象,调戏女下属这种事很败人品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”慕容怀扬起手指微微摇了下,“我可是真心实意的邀请,我漂亮的女助理,你可愿意陪我共进晚餐呢?”

    君梦瑶气恼地轻跺了下脚,“不可以!我已经有约会了,麻烦总裁去约别人,再见!”

    说完,君梦瑶故技重施,弯腰从慕容怀的手臂下钻了出去,快步走远。

    慕容怀也没急着追,他知道慕容瑶已经忘了自己,眼下并不能让她一下想起来所有的过往,唯有慢慢来过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让瑶儿自己回忆起,当年他们在崖底互相依偎的那段时光。

    君梦瑶脚步匆匆离开慕容集团,回到自己的公寓才终于安心了些。

    幸好她还有属于自己的小窝,可以藏起这些慌乱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两天慕容怀看向她的眼神,总令君梦瑶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因为那种眼神她实在是太熟悉了,那分明就是男人看中猎物的眼神!

    君梦瑶常年住在提倡性、自由开放的国外,经历了不少被骚扰的惊魂事件。

    虽然每次都被她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,可是每每回想起当时的惊魂时刻,仍是会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如今慕容怀看她的眼神,虽然远没有那么邪恶,可是其中的占有欲却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君梦瑶有些心烦意乱,慕容集团的工作是她归国后的第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要因为防患于未然,辞掉这份工作么?

    如果真要辞职的话,又该用什么理由呢?

    就因为总裁几句调笑的话,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开不起玩笑?

    而且这份工作自己做得得心应手,真的辞掉了,到时候面临新的求职不说,恐怕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及私家侦探那边的事。

    君梦瑶越想越心烦,抓起手机给自己聘请的那个私家侦探打了个电话,“怎么样?事情进展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,君小姐,我们这边暂时发现了一点线索,不太敢肯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