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269章 往事如风,她恢复了小时候的记忆…
    裴川无声点头,恭敬退出了病房,把空间留给慕容怀和君梦瑶。

    病房内安静下来,只剩下输液的点滴声在有节奏地响着。

    看着病床上仍处于昏迷中的君梦瑶,慕容怀心疼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拉了张凳子坐在病床边,握住君梦瑶的小手低声喃喃,“我一个没注意你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告诉我,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额头上缠着纱布的君梦瑶静静躺着,并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    看着脸上毫无血色的君梦瑶,慕容怀无声叹了口气,“瑶儿,快点好起来,你真的不记得,我是你的怀哥哥啊。你说过的,我们要一起长大,一起变老,我还记得,你怎么就给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然而不管他说什么,陷入昏迷中的君梦瑶都听不到,只是安静躺在哪儿,像没有生命的瓷娃娃。

    慕容怀耐心握着君梦瑶的手,再也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要静等君梦瑶醒来,再也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来看护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君梦瑶迷迷糊糊的,觉得自己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,四周充斥着灰色的云雾,看不到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这是哪儿?她怎么会在这儿?

    君梦瑶环顾了下四周,好像周围只有她一个人,除了那些缥缈的雾气,再没有别的生命。

    她的后脑勺还有些疼,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有没有人能回答我?”

    君梦瑶摸索着前行,眼前到处都是灰沉沉的雾气,根本分不清方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这无边际的灰色中走了多久,直到精疲力尽,终于颓然低下头。

    难道她要被永远困在这里了么?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陌生的环境击溃了君梦瑶,令她眼里蓄起些泪意,无助地抱紧双臂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瑶儿,瑶儿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,宛如一道暖流,汇入君梦瑶体内。

    她瞬间有了气力,猛地站起来四下里寻找,“谁,是谁在喊我?”

    “瑶儿,快醒过来,你不能一直这么睡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还在继续,君梦瑶却始终看不到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她循着声音往前走,“谁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瑶儿,你说好了我们要一起变老的,不可以不守承诺。就算你已经忘了我,也要做到你儿时的承诺啊!”

    温润的声音仍在继续,每一个字都敲打在君梦瑶的心上,令她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,为什么她觉得声音无比的熟悉,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?

    而她,又是谁呢?

    竭力想要弄清楚的君梦瑶拼命想着,后脑勺痛得更加厉害起来,眩晕的令她几乎站不住。

    她狼狈捂住头,脑海中光速般窜入一连串陌生却又熟悉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妈咪,君梦瑶今天又偷偷拿了我的玩具,你把她赶走,我不喜欢她!”

    那是年幼时的君梦云,正嫌弃地踩着只粉色布偶,气鼓鼓瞪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从小不学好,跟你那个短命鬼老娘一模一样,不要脸!”

    那是丁嘉狠狠扭着她的脸,咬牙切齿到唾沫星子都飞到她脸上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瑶儿,你跟着翠嫂去国外,没有爷爷的允许不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在外面读书一定要谨慎交友,这里是国外,咱们无依无靠的,一定要处处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她已经没有生命体征,我们会尽快抓到肇事者的。”

    “瑶儿,你在外面多年已经长大,后天就是云儿的订婚宴,回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无数的话语充斥入君梦瑶的脑海,令她几乎承受不住,颓然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是谁的记忆,为什么里面的小女孩总是被人嫌弃和戒备?

    而她,又为什么会泪流满面?

    “你真可爱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恍惚中,君梦瑶的脑海中跳出抹灿烂的笑脸,眼里的和善是从未见过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我叫瑶儿,你呢?为什么要躺在树枝上?”

    “这里风景不错啊,喂,你不要乱晃,会掉下去的!好吧好吧,我是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的!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,只要你乖乖听话,我保证会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呐,这块琥珀玉佩给你,就算是我的信物。我答应了会陪你长大,以后好好照顾你,就一定会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记忆像潮水般涌入,令君梦瑶心酸的厉害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怎么哭了?”慕容怀正握着君梦瑶的手,突然看到她掉眼泪,连忙拿纸巾帮她擦起来,“你呀你,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?我的小瑶儿不怕,有我守在你身边,再也不让别人轻易伤害到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跟君梦瑶恍惚中的声音重叠,令她终于从那虚无般的灰色中醒来,回到了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君梦瑶无力掀动了几下眼睑,缓缓睁开眼睛,对上的赫然是慕容怀那双关切的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君梦瑶醒来,慕容怀正帮她擦眼泪的手一顿,眼里有些错愕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君梦瑶定定看着眼前的慕容怀,心中豁然开朗,原来他并没有在说谎,自己早在十多年前,就在崖底遇到了他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她怎么会丢掉那段记忆呢?

    君梦瑶微微攒起秀眉,依稀记得自己回来后又遇到了几次危机,被吓得整夜睡不好地哭闹。

    后来,是爷爷带着她去了某个地方,回来后她就被直接送出国。

    难道是那时,爷爷找人封存了她的童年记忆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自己能记得丁嘉和君梦云对自己的不喜欢,却唯独不记得掉入悬崖和后面几次历险的事呢?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不许皱眉头。”慕容怀霸道地伸出手指,帮君梦瑶抚平紧皱的眉头,“不要担心,以后有我在,会好好保护你,不让任何人伤害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睫毛翕动两下,唇角渐渐泛出抹浅笑,“这句话你很多年前就说过,不过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用,我慕容怀向来一言九鼎,说到做到!”慕容怀说着,慢半拍意识到什么,惊愕道,“瑶儿,你是不是记起来当年的事情?你终于想起来我了?”